耶鲁校规与教规的冲突

不过,最近耶鲁的“住宿学院制”受到质疑。五名保守犹太教派的新生在今年年初联名起诉耶鲁校方,要求同意他们住在校外。这是违反校规的。这五名学生声称他们的宗教不允许他们住在“充斥着性、酗酒、-和异性的校内”。而校方则声明“住宿学院制”是耶鲁最重要的一个制度,是耶鲁学生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校方说:大学的教育绝不只限于课堂上,在与同龄人的交往中所受到的教育往往对一个人的影响比书本大得多。如果这些学生不愿意住在学校,就等于他们不愿意经历耶鲁大学教育中最重要的一章,那还不如干脆转学算了。

    
耶鲁作为学校给自己的学生定校规的权利,与学生们作为美国公民享有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到底哪个更优先?这个问题在学生中也引起激烈争执。到现在为止,似乎支持校方的学生远比支持犹太教学生们的要多。许多学生认为这些犹太教学生无理取闹,或认为他们受了沽名钓誉者的利用,对他们不以为然。《耶鲁每日新闻报》的调查表明绝大部分的学生都站在校方一边,显示出他们对“住宿学院制”的忠诚。

    
不过,保守犹太教派的学生在耶鲁人数相当多,势力也很大,他们从华盛顿雇来最好的律师。律师指出,耶 鲁的校规自相矛盾:规定新生一律住在校内,可是却把二十一岁以上的人和已婚的人除外。他们反问,为什么有宗教原因的就不行呢?校方则表示如果犹太教学生起诉的话,他们愿意奉陪到底。这场案子,看来会越闹越大,甚至可能进最高法院。

    
坦白地说,我是耶鲁“住宿学院制”的一个衷心拥护者。我最要好的朋友和大部分认识的人,都是卡尔洪学 院的。耶鲁这一制度,让我这个新生在有洋洋五千人的大学校里不至于彷徨,相反倒很有归属感和安全感。

    
“指导研究”——“指导自杀”?
  
    
“指导研究”(Directed Studies)这个耶鲁为新生开设的项目,我上耶鲁以前就听说过。我在十一年级暑假一个全美学术夏令营认识的一个同伴,上了耶鲁后考入了这个项目,隔三差五地写电子邮件给我,有时炫耀在课上读的名著,有时抱怨功课太忙。我被耶鲁录取后也报考了这个项目,居然被录取了。

    
“指导研究”在耶鲁历史悠久,也是在美国高等院校中有名的项目之一。每年申请的学生有几百名,从中选出一百二十名。参加此项目的学生在一年级的必修课程是:一门文学,一门历史与政治,一门哲学。三门课都是分成研究课式的小班,各由一名教授来教。每星期一节讲课,两节讨论,学习内容按时间顺序,纵览西方文明从古希腊以来两千多年中重要思想家的著作。因为这些课给学生的阅读量大,而且每个星期五需要交一篇论文,学生给它起了个外号,叫“指导自杀”。


“指导自杀”听起来吓人,不过我学起来还是蛮津津有味的。第一学期主要是学古希腊、罗马著作,文学课里读荷马、维吉尔、阿维德、萨福的诗歌,哲学课则全是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政治理论课主要还是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不过也读了罗马的政治历史学家西塞罗、泰塞提斯等。阅读量确实大得惊人,在学期初买书时一张桌子几乎都摆不下。“每个星期要交一篇论文”听起来也很吓人,但教授和蔼可亲,而且要求和题目都说得非常明确,还允许学生遇到困难或疑问到办公室谈谈。这下我心宽了许多,多写几次也得心应手了。每到星期四,在别的学生都松了一口气开始为周末娱乐活动作准备时,只见一群睡眼惺忪的“指导研究”的学生还在电脑房里握着咖啡杯彻夜苦干。规定星期五上午十一点必须把论文交到教授的信箱里去,有的学生一直拼到十点五十分才大功告成——我也有一次是这样。

相关阅读: 美国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华人旅行社 【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上一篇:耶鲁风采独秀林樱(一) 下一篇:我是耶鲁新鲜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