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士顿自由之路行:独立战争第一枪



在朗费楼的诗中,瑞威尔被写成单骑送信,一路大喊著“英国人来啦!”美国的小学生上历史课时就会读到这首诗,瑞威尔"夜骑送信"的故事是家喻户晓。

1861年,美国诗人亨利.朗费楼(Henry Wadsworth Longfellow)写了一首长诗《夜骑送信(Paul Revere’s Ride)》,讲述了一个传奇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保罗.瑞威尔(Paul Revere),说的是他如何在1775年4月18日的夜晚冒著危险,给约翰.汉考克和山缪.亚当斯送信的事。

保罗. 瑞威尔的墓碑

 

自从1773年底波士顿茶叶事件以后,英国政府关闭了波士顿港,驻扎了正规军。亚当斯、汉考克都已撤出波士顿,在波士顿西北方向大约三十五公里的来兴囤(Lexington)“办公”。而他们所组织的民兵和武器弹药,则隐蔽在更北一点的康可得(Concord)。三、四十公里是很近的距离,英军随时都可能攻击这两个地方。爲了及时通报英军的动向,波士顿的“自由之子(Sons of Liberty)”组织了秘密报信的网络。一旦发现英军的动向,他们就会挂出信号灯,另外派人出城去送情报。


1775年4月18日傍晚,有情报说英军当夜将出兵去来兴囤,逮捕汉考克和亚当斯。保罗.瑞威尔和另一个“自由之子”达威斯(Dawes)分头悄悄地渡过被英军封锁的查尔斯河,骑马夜奔来兴囤。一路上,他们见人就报警,于是更多的信使又向四面八方传送消息。半夜时分,瑞威尔到达来兴囤,见到了亚当斯和汉考克。他们分析下来,觉得英国军队这麽大动干戈,恐怕不只是要抓两个人。估计英军是冲著康可得的武器而来的。当即又派瑞威尔和达威斯,再加上一个当地医生山缪.普莱斯考特,三人一起继续去康可得报警。


三个人上了路,不知怎地喝了酒,又撞上了英军的巡逻队。普莱斯考特骑马越墙,没有被抓到;达威斯也逃掉了,但是很快从马上摔下来,伤了腿,没能接著送信;瑞威尔的马被英国巡逻队没收,让他走回家。这麽一来,他也来不及送信了。幸好普莱斯考特路熟,很快到了康可得,及时地报了警。

 
4月19日黎明时分,六百多名英军到达来兴囤,开了第一枪。来兴囤的民兵寡不敌衆,抵挡一阵以后只好撤退。英军继续向康可得行进,却在康可得遇到了激烈的抵抗。民兵的数目大大超过英军,结果英军战败,被迫撤回波士顿。这就是美国独立战争的第一仗:The Battle of  Lexington and  Concord。

 
在朗费楼的诗中,瑞威尔被写成单骑送信,一路大喊著“英国人来啦!”美国的小学生上历史课时就会读到这首诗,所以,瑞威尔的故事是家喻户晓。朗费楼写这首诗的时候,已经是故事发生八十几年以后,那时保罗.瑞威尔也已死了几十年,他的诗作和史实不符也情有可原。而且诗歌本是文学作品,后人也就不计较朗费楼的艺术夸张了。


《英军占领波士顿》,瑞威尔镌刻




尽管保罗.瑞威尔的“夜奔”不如朗费楼在诗里描写的那麽“完美”,但他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物却没错。瑞威尔结过两次婚,有十六个孩子。有那麽大的一个家庭要养活,他也就很忙。瑞威尔是银匠、金匠、铜匠,铁匠,又兼做假牙,金属雕刻画匠;还在美国独立战争中当过军官,造过火药。当年波士顿的钗h教堂里的钟是他的作坊浇铸的。他制作的银器手工精细,连同他镌刻的一些画作,如今被收藏在波士顿艺术博物馆里。独立战争结束以后,他开始引进先进的制作工艺,扩大生産规模,爲波士顿的造船业提供铆钉等等。他活到八十三岁去世,而他的后人继承了他的産业,一直经营至今。

 
朗费楼所描绘的瑞威尔“夜骑送信”,被画在麻省州议会壁画厅的一面墙上,麻省曾以那幅壁画出过明信片。据说,美国$5000面值的国库卷(US Savings Bond)上,印的也是瑞威尔的头像。他一家当年住的一座小木楼,一直被完好地保存著,现在对公衆开放。这也是波士顿少数现存的殖民时期的民居之一。


“夜骑送信”明信片







湖畔风铃       《波士顿“自由之路” - 独立战争的第一枪》


相关袅炕G 波士顿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华人旅行社 【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华人纽约旅游网站 美国东海岸旅游团推荐 美国接驳车服务 免费领取折扣券 

上一篇:波士顿自由之路行:导游 下一篇:波士顿自由之路行:“波士顿大屠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