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漫记(五)

从风洞回到地面,满眼朗朗晴空,更体会到了光明的可贵。沿着385公路向北,快到Rushmore的时候,在路的右边我们看到了山头上一个巨大的雕塑。形状是一个人的侧面,手臂笔直的指向前方。这就是南达科他的另一著名岩雕。“Crazy Horse”。与不远处的Rushmore不同,Crazy Horse的主人公是一个印第安人的首领。他的本名是克利,是南达科他苏族印第安人酋长。1868年,美国总统与当地印地安人签订条约, “只要河还在流,草还在长,树还有叶子,南达科他的黑山就永远是苏族印第安人的圣地”。可是,印第安人在交出土地搬进保留地以后,却拿不到政府保证作为交换的食品,衣物和帐篷。看到同胞受到欺骗,疯马带领部落与政府进行了英勇的抗争,但是武器落后,寡不敌众的印第安人最后还是失败了。疯马死于白人殖民者之手,那一天是1877年9月6日。


31年后的同一天,雕刻家柯扎克?希欧考斯基出生于美国一个波兰移民家庭。他于1949年开始接受印第安酋长的邀请,带领全家十个子女来到黑山开始凿山。计划中的这尊雕像高180多米,宽210多米,光是头部就有9层楼房高。疯马酋长坐在马上,手指前方,好像在回答殖民者:“我的土地就是我的葬身之地”。从那时到现在已经近六十年。疯马的轮廓已经呈现。雕刻家本人于1982年去世,现在他的妻子在主持雕刻。在设计蓝图的时候,柯扎克就意识到这不是他一生能完成的工作。在笔记中,他详细地记录的计划的细节,以备后人参考,他也相信一代一代继续下去,总有完成的一天。如果说中西文化的有共同之处的话,这就是一个例子,一个美国的“愚公移山”。全部工程预计在五十年后完工。


天色渐暗,我们终于看到了远处著名的四巨头山。Mountain Rushmore早已在电影,照片中无数次出现,连新发行的南达科他的硬币背面也是总统山。所以真正看到使反倒觉得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宏伟。屹立在花岗岩山顶上的四个总统像本来是想刻成半身像的,由于经费不足只有头像和世人见面,也是为什么现在和山体相比,比例似乎有点小。雕刻家Gutzon Borglum花费了十三年时间(1927-1941)(除去由于经费不足和天气恶劣停工的时间,实际花费六年半)完成了这幅巨型作品。他选择的四位总统华盛顿,杰斐逊,林肯和西奥多罗斯福分别代表了美国的创立,成长,保存和发展时期。雕刻家本人去世后,他的儿子Lincoln Borglum接替了他的工作。七个月后,工程由于受到资金问题的困扰被迫停止下来。华盛顿的雕像只是一座胸像,而其他三位总统的雕像更只完成了头像部分。由于整个雕刻并没有按原定计划完成,长时间以来,拉什莫尔山国家纪念公园从来没有宣布正式落成。直到1991年才由老布什主持了一个落成典礼。而拉什莫尔山的名字则和这些都无关。它是1885年一个纽约的著名律师以自己的姓给山命的名。


如今这里已经成为美国的一个象征。在山前飘扬着美国五十个州的周旗,旁边有雕刻家的头像。宽阔的观景台是观赏的最佳位置。四位总统表情严肃,面朝不同方向,连脸上的肌肉都刻画得细致入微。山下的砾石堆是当年雕琢时留下的。有一条总统小径可以穿过黄松林到达山顶可以近距离观看头像。我们到的时候已近黄昏,寒风凛冽,只有放弃爬山。在展览馆里浏览了当年设计图,模型和照片。


相关阅读:
美国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华人旅行社 【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上一篇:动感纽约 下一篇:西行漫记(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