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升起贸易保护主义阴云

华盛顿 升起贸易保护主义阴云

连日来,众议院通过的经济刺激计划中的“购买美国 货”条款引起各方广泛关注和争议。随著金融危机愈演愈烈,美国国内的保护主义情绪日渐高涨,一些官员甚至提出购物要买美国货,裁员要裁外国人的说法。

将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著名保守派思想库美国传统基金会贸易问题专家马克黑姆指出,这一条款不仅无助于增加美国国内就业,反而会使更多的美国企业因原料成本增加和其他国家的报复措施而破产,从而导致更为严重的失业问题,到头来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马克黑姆表示,美国在上个世纪30年代经济大萧条时代经历的惨痛教训早已证明,贸易保护主义不是解决经济危机的办法,尤其是在当今经济全球化的时代。

据史料记载,美国国会1930年通过的《斯姆特—霍利关税法》关税法案,通过向多达两万种外国商品征收高额关税来限制进口,招致很多国家的报复措施,从而引发全球范围严重的贸易战,不仅使国际贸易几近停滞,而且拉长了美国经济复苏的周期。

“拿美国纳税人当傻鸟”

金融危机之中,美国一些贸易保护主义者认为,正在接受政府救助的美国银行业不应裁减本国员工而雇用外国人。

美国共和党参议员查尔斯·欧内斯特说:“目前美国正面临非常高的失业率……考虑到这些银行正获得美国纳税人的援助,(它们雇用外国人)简直是拿美国纳税人当傻鸟。”

欧内斯特正联合其他参议员推动一项立法,要求美国企业优先雇用美国人。不过这一想法也遭到不少人反对。纽约 市市长布隆伯格认为,雇用全球各国精英能增强美国银行业的国际竞争力。

“现在不是从全球化转向保护主义的时候”

在近日举行的达沃斯全球经济论坛上,各国领导人一致反对贸易保护主义。

英国 首相布朗在会上表示,现在不是从全球化转向保护主义的时候。诉诸保护主义手段并不能解决目前的金融危机。各国应团结一致,加强合作。

世贸组织总干事拉米也表示,反对贸易保护主义是成母章黻□□□藻M机的关键。在这方面,各国不应从已作的承诺中倒退。

拉米还呼吁美国参议院作出明智决定,确保美国履行其国际义务。

“将招致贸易伙伴的报复”

“购买美国货”条款不仅引起世界各国的高度关注,而且也遭到美国工商界的反对。

美国商会总裁多诺休表示,这种条款将招致贸易伙伴的报复,不仅无助于解决经济和失业问题,而且还将使美国丧失长久以来在全球自由和公平贸易市场的领导地位。

据美国媒体报道,参议院有可能将“购买美国货”条款适用的范围从钢铁材料扩大至经济刺激计划涵貌漫□野□ㄥ等堙C

美国白宫 发言人吉布斯1月30日表示,奥巴马 政府正在审查众议院通过的刺激法案中的“购买美国货”条款是否违反贸易规则。

贸易保护主义的阴云已经笼罩在华盛顿的上空。何去何从,将是奥巴马面临的一道难题。(本报华盛顿2月2日电/驻美国记者 鞠辉)

延伸袅�

警惕保尔森为贸易保护主义造舆论

新年刚过,美国财长保尔森在即将卸任的时候再次成为了舆论的焦点。

保尔森在接受英国媒体访问时说,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的高储蓄率造成全球经济失衡,是导致金融危机的原因。此言一出引发了世界范围内的争议。

面对无法化解的金融危机,美国已经开始迫不及待地找“替罪羊”了。

金融危机资源学派理论倡导者、中信集团总部高级主管李才元表示,保尔森的言论用心“险恶”,这其实是在为可能即将实施的贸易保护主义做舆论准备。

“此次危机中的危机是300年一遇的经济理论危机,走出此次世界性大危机需要历史性的新经济学。”

广州 日报:目前有人认为金融危机的第二波可能到来?

李才元:这纯属一种预测,但我个人认为可能性不大。

保尔森论调一对、一错、一险恶

广州日报:为什么你一直认为此次危机是300年一遇?

李才元:将此次危机定为300年一遇已有铁证。1月8日,英国央行宣布,将基准利率降低至1.5%,这是该行1694年成立以来的最低水平,也是该行成立315年来首次将基准利率降至2%以下。300年一遇的大危机终于有了300年一遇的低利率。

此外,称为300年一遇,也是因为300年来自由市场的边际已经扩展到全球了。二次世界大战后,是从政治上解决了这个问题,现在是真正从经济上解决了这个问题。其实,中国加入世贸就意味著自由市场边际在全球形成了。

300年一遇的大危机还动摇和改变了西方世界自英国工业革命以来形成的市场经济和经济理论,使西方经济学家们乱了分寸,开始自相矛盾。

广州日报:你怎么看待保尔森的怪论?

李才元:保尔森的论调是一对、一错、一险恶。首先,保尔森否认金融业为危机最后根源在大方向上是对的。

虽然我们把此次危机称作金融危机、金融海啸或者金融风暴,但是,金融业只是服务业,从大视角看,金融业从来不是危机的原因,而只是危机的结果,充其量是帮凶。

任何金融危机都只是作为结果表现出来的危机。包括微观层面的金融欺诈、过度创新和宏观层面的金融监管缺失在内的金融业对危机的作用只能是推波助澜或者火上浇油。

当然,我不是为金融业开脱,金融业的责任一点也不比别人少,至少从行为学和流程学上看是始作俑者。

广州日报:你认为保尔森的言论错在什么地方?

李才元:保尔森将危机根源归为全球贸易失衡是错的。保尔森认为,中国等新兴市场的巨额储蓄,对全球投资收益形成下行压力,使得利率下滑,促使投资者投资于风险更高的资产,埋下了全球信贷泡沫的隐患,在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后蔓延开来并最终破灭。

如果世界经济想相对安然地度过此次危机,那么信用良好的盈余国家就必须扩大相对于潜在产出的内需。言下之意,你们要负责任。这是最大的谬误和最大的自相矛盾。

广州日报:你认为保尔森言论险恶在什么地方?

李才元:保尔森无法自圆其说的论调有一个急不可待、已经赤裸裸说出的目的。他们认为,拥有巨额外部盈余的国家任由国内需求崩溃,然后出口失业。如果拥有巨额盈余的国家任由这种事情发生,那么赤字国诉诸保护主义措施,通过货币贬值来促进出口主导型增长,它们就不该感到吃惊。

作为世界经济的一部分,盈余国家必须主动帮助赤字国家进行必要的调整。如果它们决定袖手旁观,并坚称赤字国活该,那么它们必须准备好应对可怕的后果。这显然是为他们可能即将实施的破坏国际贸易的贸易保护主义作舆论准备,其用心不能说不险恶。

中国扩大内需以不变应万变

广州日报:你曾将此次经济危机比喻为上演的一部“水落石出”的大片,大片的主角是中国和美国。

李才元:人们似乎在此次金融危机后才重新发现,经济原来是有国界,以美国为代表的高消费国和以中国为代表的高生产国在危机后“水落石出”,是这部大片的双主角,而且双主角都是受难者。

保尔森无疑也发现了这部叫做“水落石出”的经济大片,但他们没有像我们这样大度,他们举起了所谓贸易均衡的大旗来指责我们。这显然是不太明智的指责。

即使按照保尔森们的贸易均衡理论来分析,贸易是个跷跷板,跷跷板断了双方都有责任,最多各打50大板。如果互相指责的话,也只是对对拳,势均力敌,谁也占不到便宜。用这一理论指责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甚至还指责德国 、日本 等发达国家中的贸易顺差国,是最大的自相矛盾。

广州日报:下一步,你认为这部大片的两个主角的命运将如何演绎?

李才元:两个主角演绎方向将不同。美国在很大程度上会倾向于贸易保护主义,减少进口,振兴国内的制造业。美国如果真采取了这一政策,对于中国是有负面作用的。

广州日报:中国应采取怎样的对策呢?

李才元:中国的对策是扩大内需以不变应万变,要把扩大内需提到更高的高度上。其实,中国已经对扩大内需未雨绸缪了。其次,中国还要继续扩大出口,目前已经采取了给出口企业减税的措施。

广州日报:保尔森的言论也引起了世界范围内的大反驳,你怎么看这种现象?

李才元:危机以来,包括欧洲在内的经济学家们把矛头指向了华尔街 ,这是第一拳,保尔森本人也是这一拳打击的对象。

但是,随著认识的深入,人们发现这一拳并没有打准,只是打在了污水上,排污口尚未找到。

现在,保尔森们率先发难,沿著寻找排污口的思路,打出了第二拳,说顺差国要承担责任,但立刻遭到还击。

1月6日,新华社发表题为《谬论改变不了事实》的评论文章,势大力沉地还了保尔森一拳。1月17日,中国《金融时报》也刊文驳斥保尔森的“中国责任论”。这些文章准确地指出了保尔森自相矛盾的指责和怨天尤人的心态。

我坚决反对本末倒置的保尔森版危机根源假说。我向保尔森们打出的第三拳就是:资源泡沫是此次危机的最大根源。不要再拿贸易均衡理论指责别人,那种偷著打自己一巴掌、明著打别人一巴掌的事情没什么意思。

广州日报:你有一个形象的比喻,此次经济危机不是地震,是地陷?

李才元:在我看来,按照贸易均衡理论的内在逻辑,经济危机就像一次地震,高储蓄经济体和低储蓄经济体就像高低岩层,二者间的贸易均衡破坏后必然发生经济危机。可见,地震式危机的根源是双源头或者说多源头。是高储蓄经济体的错还是低储蓄经济体的错?谁也别埋怨谁!

真正的问题是,此次300年一遇的大危机不是地震,而是地陷。地陷的原因是什么?主要是地底下的水资源等被抽取甚至抽干,一般是单一源头,恰恰不同于地震的双源头。此次危机恰恰就是单一源头的地陷式危机,而且是在全球范围内第一次出现。

300年一遇的经济理论危机

广州日报:你对此次经济危机的解释是失血性危机?

李才元: 我曾经说过,只有从实业、金融、资源三者关系出发,才能揭开此次金融危机背后的“三角隐情”,此次金融危机以及接下来的经济危机的实质是资源较量,美国土地+原油+金属=“泡沫铁三角”,正是以华尔街为主吹手越吹越大的资源泡沫抽干了实业领域的流动性,在生产和消费两个方面将全球制造业压扁了榨干了,失血性危机最终在全球全面爆发了。

我认为,二战前后、殖民主义前后、纵贯英国工业革命以来300年的前后不同的全球资源制度是此次危机的根源,华尔街为首的金融业是帮凶,被破坏的全球贸易反而是此次地陷式危机的承担者和受害者,中国是主要受害者之一。

广州日报:你现在提出了一个新观点,此次经济危机现有的经济理论解决不了,我们需要新的经济理论?

李才元: 我们回到了此次经济危机反思和评估阶段问题的实质:全球经济学人都要进行大反思,反思300年来的市场经济理论。目前看来,保尔森自相矛盾的论调在此次大反思中出师不利。

目前中国的主流经济学家对此次危机的解释也仅仅停留在保尔森的层次,是西方经济学股份有限公司里的小股东,充其量是战斗力不断增强的大散户。跟在西方经济学的屁股后面,永远只能是挨骂、受气的角色。

可见,保尔森无法把脏球踢给我们,我们也无法把球踢回去。这就是此次危机中的危机——300年一遇的经济理论危机,而且是全球性的理论危机。我的结论之一是,走出此次世界性大危机需要历史性的新经济学。

应抱著全球利益最大化观点

广州日报:那你心目中新经济学的理论框架是什么?

李才元:一共有3点。第一,每个国家都是一个相对独立的经济实体,都是以内需为基础的完整的经济机构,不是为了贸易而贸易。

第二,以科技产品共享作为主要的贸易形式,是以科技主导的贸易模式,不是以商品或资源主导的贸易模式。

第三,建立全球性资源共享机制和环保共享机制。所以,我们必须建立以科技创新为主的新的经济体系。而这些都是目前的全球贸易体系所不具备的,所以导致了全球性的商品“大搬家”。

广州日报:新的经济理念要怎样才能更好地实现?

李才元:新经济学需要东西两种学术力量通力合作,任何的互相指责只能使事情越来越糟,毕竟我们已经进入“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的全球贸易时代。

第二,新经济学必须超越传统的实业和金融之间的“二人转”关系,发展为实业、金融、资源之间的“三角”关系,要坚信和确立实业和全球贸易领域的劳动价值论,解决谁创造货币的问题;要真正建立金融领域的服务道德观,解决怎样传导货币和金融创新及监管的问题;要明确资源领域的公共事业性,解决地租如何分享利润以及分多少的问题。

广州日报:应以怎样的心态对待国际贸易纠纷?

李才元:我们应该抱著全球利益最大化的观点,而不是某个国家利益最大化,互相指责是毫无意义的。(何涛)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华人旅行社 【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华人纽约旅游网站 美国东海岸旅游团推荐 美国接驳车服务 免费领取折扣券 

上一篇:中美两国教育合作交流30周年在华盛顿纪念 下一篇:传华盛顿第一夫人再次怀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