掠过真实的美利坚

更多国外旅游资讯


“我所看到的纽约 是这个城市的华彩部分。”

1、向东飞

硕大的机舱里挤满了几百号人,一色的黑头发黄皮肤,除了忙碌的空中小姐。这是美联航由香港 飞往美国 的波音747班机。登机时的喧闹与兴奋已荡然无存,所有的旅客都蜷缩在自己狭小然而松软的椅子上,或酣然入梦,或捧书苦读,或盯著椅背上的电视贪婪地看。因为是白天,昨晚又在深圳美美地睡了一觉,我睡不著,我的同伴们也睡不著,于是座无虚席的客舱里终于有了声音,绝对的中国人的声音。我想,这更像一架中国人的包机。

飞机在万米高空向东飞行,脚下是浩瀚无际的太平洋,我的思绪也像那翻腾不息的海水一样漂流 开去。为什么有这么多人飞往美国?他们去做什么?我很奇怪,不是很难签证 吗?不是有恐怖袭击的危险吗?不是才发生了赵燕在水牛城被殴事件吗?不是过关要摁侮辱性的手印吗?我想从那一双双紧闭的或者沈思的眼睛里寻找答案。然而不会有答案。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考量。而我自己,三年前就曾放弃了访美的机会去了俄罗斯 ,因为我喜欢俄罗斯的文化,我们这代人几乎每一个细胞都浸润著苏俄文学艺术的汁液。现在为什么要去?正是一种奇怪的情绪:你美国不是那样的不可一世吗?我倒要去看看!

没有邀请,也不必公务,我以一个旅游者的身份去美国。只需要找到一个旅游公司,让它代办诸多复杂的手续,而后一个人勇敢地到美国总领馆去面签。

美国人的确够藏□满C约你一大早去排队,站在总领馆的墙外苦苦等候,成都 春天阴冷的天气冻得你发抖,但你还得排下去。所有想去美国的人都挤在犹如公共汽车站一般的小雨棚下,期待著被美国佬叫进去,不管你是堂堂官员,还是尊尊学者,不管你是弱不经风的幼童弱女,还是须发皆白、耄耋之年的垂垂老者。这就是美国的平等。几个小时过去了,终于等到我约签的时间。经过严格检查,进到院中签证厅,可那里还坐著几十名待签的人。有人苦苦地与签证官争辩著,直到警铃响起,被警卫礼貌地请走。我想,如果他们拒签我,我会昂首挺胸目不斜视地离开。不就是去趟美国吗?费得著那么苦苦哀求吗?然而我的签证十分顺利,只用了几分钟,问了三个常规问题:你去过哪些国家?月收入多少?有住房吗?那个仪表堂堂的韩裔美国签证 官就让我过了关。我当时长长地叹了口气:跑了几百公里,等了几个小时,最后只用了三分钟。我没有胜利的快感。

2、美国梦

从成都总领馆出来的时候,有朋友告诉我,美国佬对你还不错,给你签的是自由行,有半年的时间足够游遍全美国了,且不必参团。然而我还是选择了参团,原因很简单,如果自由行,我就得自己负责旅行中的一切事务,还会给美国的亲戚朋友添劳添累。大家都很忙,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陪我去逛大半个美国。于是我选择了夏威夷 的一家旅行社,由他们安排我在美的一切事宜。这样我就成了旅行团的一员。

飞机向东飞,实际上是逆时间而动,飞越日期变更线后,我们又回到了起飞当日的早晨。尽管并不养眼但还算殷勤周到的空中小姐往来如织地为越来越烦躁的乘客们端茶倒水,然而漫长的飞行仍然让他们有度时如年之感,不断有人站起来舒展手臂或者频繁地上厕所。当我们长吁一口气庆幸漫漫旅程终于结束的时候,美国西海岸 的都市旧金山 出现在视野之中。

旧金山候机楼里人声鼎沸,显得乱哄哄的。导游张先生提醒我们小心自己的东西,原来这儿接客的人可以进入候机大厅,然后再一起取行李。到得我们取了行李过了关,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之后了。

因我年长,列19位团友中前三甲,且肯定是共产党员,团友们一致推举我为“书记”,担负起团友“政治安全之责”。想不到突然间就出了事,一位广州 籍女团友出了关就不见了人影,这可把张导急出了一身汗。我这个“书记”也备受谴责,说没有把年轻的女团友管好。我自然马上做自我批评,可是不敢承担责任。说实话,我们相识不过一日,只记得她30多岁,脸黑黑的,用重庆 的标准,连中等美女 都算不上,一个堂堂正正的广州女干部,“黑”在美国有什么意思?

张导连说晦气,说他带团十多年还没遇到这样的事,公司会遭到处罚,不过此人交了8万元的保证金,可以减少公司的损失。

大巴车上,广州女突然打来电话,称朋友接她去玩玩,当晚会回到所住酒店 。张导很高兴,但忽然又晴转阴,说,缓兵之计,缓兵之计,她早已离开了旧金山,她是怕我报警,才打电话来的。果然,待等我们游完了金门大桥 和渔人码头 回到海边的酒店,待等我们第二天一早去乘飞往华盛顿 的班机,也没见到她的影子。张导说,此女实在聪明,她只花了10万人民币(旅游费加保证金),就完成了一次舒舒服服的偷渡。

广州女走之后,另一位桂林 女子也惴惴不安起来,唠唠叨叨地说她有一个女孩在达拉斯 读高中,想去看看。她婆婆妈妈地扭著张导要离团而去,张导居然同意了她的要求。第二天我们一大早飞华盛顿,她就在同一个机场拖著一人高的大箱子飞去了达拉斯。张导说,她会在返程时和我们一起去夏威夷。但直到我们飞返香港,也没再见到这两个女人的影子。

3、惊弓之鸟

说实在的,除了纽约曼哈顿 ,美国的城市建设没给我留下多少特别的印象,一如欧洲澳洲大多数城市那样,以两层别墅型住宅为主,散落在各式各样的地理环境中,不壮观,没气势。何况美国只有两百多年的历史,没有欧洲城市丰富的文化内涵,让你很快就产生一种睡眠感。

不过话又说回来,美国的文明隐藏在它的骨子里,你看看它那宽阔而平整的高速公路,看看那如洪流奔驰的汽车,再看看美国人说话做事的神情,以及他们的衣著乃至步态,就知道为何他们的总统敢于做惊骇天下的事!然而普通的美国人还是很有礼貌很可亲的,就连飞机上的“空奶”也让你看著舒服,有文化,让你感受到国内空姐们所没有的温馨。

我们从旧金山继续向东飞,横越美洲大陆,去大西洋一边的华盛顿。飞机上仍然是中国人的世界,大多是从香港出发的中国团队,六七个小时后抵达杜勒斯国际机场。这里离华盛顿还有一段很远的路程。

大巴带我们径直去白宫 。可是,汽车绕来绕去也未能进入白宫前面的道路。一块块巨大的水泥墩挡在路口,全副武装的警察把守著,不让车辆行人通过。一问方知,当日上午一架小型飞机误入白宫上空,华盛顿军队和警方进入全面戒备状态。好在张导很熟悉路况,他让司机把车开往白宫后门,让我们一了亲睹白宫之愿。然而下得车去,却发现美国首都之丑陋。堂堂超级大国的总统府 后门外草坪竟是如此凋敝破败,阔大的草坪被人踏出一条条小道,一片片沙土裸露著,纸屑和垃圾散布在草地上,水气从几个地洞中冒出来,四处飘飞。大群的人,主要是年轻人隔著一条马路,远远的向绿树丛中的白宫眺望。

我很失望。这与我想象的白宫相去甚远。它没有给我庄严的感觉,我也没有肃然起敬,都怪恐怖份子,让我们只看到了白宫的屁股。同样,在国会山,草坪前面施工的土堆破坏了它的完整性,也没有给我留下完美的印象。

然而,在咫尺之遥的林肯 纪念堂和杰弗逊 纪念堂,我感受到了神圣与庄严。蓝天,白云,碧水,绿树,将两座白色的建筑衬托得如此完美,美利坚合众国开国元勋们创造的事业已经辉照全球,难怪他们或坐或立,慈祥地望著子民们,让他们顶礼膜拜。美国的历史虽然不长,但他们的爱国主义情怀却不在我们之下。纪念堂外全是活泼可爱的美国青少年,在老师的带领下凭吊先辈,缅怀历史。百米开外是越战纪念碑,那是一座构思巧妙别具一格的建筑,沿道路斜坡呈长叶状,将所有越战战死者名字按时间顺序镌刻于上,成了华盛顿一道永远的风景。

我久久徘徊在公园一般的城市里,冥想著美国人怎样把一块印第安人的领地变成了现代化的大国。然而此时一阵阵震耳欲聋的马达声从空中传来,随即一架巨大的黑鹰战斗直升机越过头顶,往复不断,与此情此景很不协调。我想,美国,你怎么了?我从没见过一个强大的国家首都上空有这样的飞机巡弋,至少,在和平的年代,我从未见过!

4危险人物

应该说,我们整个旅程还是祥和快乐的,除了华盛顿的戒备森严,除了登机时的过度检查,看不到“9·11”以后的美国人的惊恐与悲伤。

从旧金山飞华盛顿,我被礼貌地请到了一个单独的检查口,被折腾了个够。我很奇怪,我的外表很文化啊,既没大胡子,也没小胡子,还戴著一副金丝眼镜。我的包很小,X光检查也没警报,费得著让我高举双手查遍全身翻箱倒柜吗?更令人尴尬的是那些人还让你脱下鞋子解下皮带把上衣掀开,裸露你并不性感的上腹部。

后来我才知道,在我们这个小小的团里,有七个人被列为重点检查对象,我就是其中之一。早在入关时,我们的资料就已经被打上了四个S,属于重点抽查的“危险人物”。而我的登机牌下方四个并列著的S,就是重点检查的暗记。

我很生气。如果你将我们列为危险人物,那干脆就不要给我们签证;既然让我们来,又折腾什么呢!何况我们七个人中多半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性。

一旦被列为“4S”人物,全程都得跟踪检查,每一个机场检查口,我们都会被折腾一番,遇到个别挑剔的,会将你的东西翻得底朝天。当然是一无所获,可他们永远是一副忠于职守的模样,而我只能怒目而视,我觉得这是一种侮辱,一种对我本人乃至对中国人的侮辱。检查完毕,他们会例行公事说一声“Thank you”或“谢谢”,但我决不答谢而是昂首离开。在洛杉矶 飞夏威夷的检查口,一名过于负责的检查员足足折腾了我近半个小时,直到飞机快要起飞时才放行。团友调侃道:“谁让你刮胡子呢?本·拉登最近已把胡子刮掉了,所以,现在重点检查脸皮白没胡子的。”团友们哈哈大笑,可我却笑不出来。

不过在曼哈顿“9·11”现场,我的确体会到恐怖主义给美国人民造成的巨大伤害。那被围得不透风的灾难现场,已经成了今日游客必去之地。你想想,那两尊举世无双的摩天高楼,竟在瞬间灰飞烟灭,难以想象,也难以承受!然而反过来想,是谁引发了如此巨大的仇恨?没有不共戴天之仇的人是不会做出如此决绝的事情来的!那么是谁?不是美国人民!是制定政策的人!美国的决策者们在加强反恐的同时应该想想在哪些地方出了错。如果一味的搞强权政治,一味的以武力征服世界,说不定某一天还会出问题,而最终受害的还是美国人民。

我们在曼哈顿对岸的码头上候船时,那一幕情景至今难以忘怀:天上下著小雨,曼哈顿上空云雾缭绕,一群美国艺校学生翩翩起舞,活泼可爱至极,歌美,舞美,游人阵阵喝彩。我望著那些青春的脸,感慨由心底而来,为了这些可爱的孩子,地球上所有人都应该忘记仇恨,都应该祈祷和平,让“9·11”不会再来。

5、百年赌城

在我去过的城市中,纽约无疑是最富丽堂皇最令人叹为观止的大都会了。当然,我所看到的纽约是这个城市的华彩部分。时代广场 大白天也疯狂闪耀著的叠架在摩天楼上数不清的广告牌,联合国大厦相邻大街上掩映在云霭里的楼群,商业街里不计其数的高档专卖店,无一不展示著金元帝国的实力与霸气。

香港的城市是一流的,但与纽约比它缺少不可一世的威严;上海 是朝气蓬勃的,却没有华尔街 的磅礴与奔放;至于重庆,它必须朦胧在夜色里,宏大的楼群中少有标志性的精品,而在白天仔细看,则感觉到建筑师的浮躁和房地产商的急左□Q。我不是建筑家,我也不愿引发众怒,我只想说,我们应该多建一些经得起历史检验的精品,不要只在狭小的地盘上堆砌无数水泥的垃圾,那样在几十年后或更短的时间里,会被我们的后人责骂的。

在从水牛城飞往芝加哥 尔后再飞往拉斯维加斯 的旅程中,我看到了强大的美利坚的另一面。那日阳光灿烂,能见度非常好,飞机下面是广袤无垠的北美大平原,从舷窗望下去,绵延不绝的土地上阡陌纵横,作物茂盛,田园中偶见红色的屋顶和绿色的树林。使我惊讶的是在我一觉醒来之后,机翼下仍然是那片飞不完的土地看不完的草原,我终于明白美国为何以其几百万的农业人口养活了两亿八千万人,同时还向世界销售陶多多的小麦、大豆等农副产品。

拉斯维加斯则是美国另一类城市的代表。这片美国西南部内华达 州的荒漠,在公元1905年才开始它的城市之路。而后赌业使之成为全世界惟一以“非道德经济”飞速发展起来的畸形城市。凯撒皇宫、美高梅、金字塔、Bellagio,直至今年4月28日才开业的花费了27亿美金新建的温·拉斯维加斯大酒店,莫不金碧辉煌,流光溢彩。

夜晚是赌城最美的也是最疯狂的时光。你走在七彩缤纷的大街上,犹如行走在银河天宫,每一家酒店都以其独特的节目吸引旅客,甚至不惜以模拟火山爆发来制造轰动效应。老城为了与更加现代化的新城竞争,竟在数百米长的大街上空搭起拱形天幕,放映巨大的动感电影。你随意走进任何一家酒店大堂,迎接你的都是张著血盆大口的老虎机,赌台连著赌台不见边际。据当地报纸统计,每年来此的游客竟达3700万人,赌场纯利总额为61亿美元,平均每个赌客付出480美元赌资。目光所及处,都可以发现黑头发黄皮肤的亚洲人,而且多半为当地华人或出游的中国人,与笔者在澳洲和欧洲所见实无二致。

6、市场无情

赌城的游客如过江之鲫,瞪大眼睛打望这个与人类道德和经济规则逆向而行的花花世界。和美国各地一样,赌城也有钗h华人经营著懦惮A务一类的三产。最让我称奇的是一位年过半百的东北汉子,每天在酒店里专向中国人推销馒头、稀饭、咸菜,使我们这些吃不惯西洋早尴漱什□H大快朵颐。他的早饭价格用美国标准衡量一点都不贵,每套5美元,他就是以这种最正宗的中国式早婴b纸醉金迷的赌城站住了脚,开了店,购了房,养活了一家老小。可见,每年有多少华人要去赌城,又有多少人要吃他的馒头稀饭。

尼亚加拉大瀑布和科罗拉多 大峡谷是我们这群人选择必去的景点。前者已经被充分开发,没有故事,没有悬念,而大峡谷之行却让我们这些刚刚市场化的中国人感受到已经彻底市场化的美国的虚伪与无情。

去大峡谷必经上世纪30年代修建的胡佛水坝,这座水坝建在举世文明的科罗拉多大峡谷 上,从而形成了拉斯维加斯的水源米德湖。从芝加哥飞赌城途中我从空中摄下了米德湖局部,那真是美不胜收。以当年的技术与建筑工艺论,胡佛大坝堪称一绝,但要与今日长江三峡 大坝相比,则是小菜一碟了。在经过一段宽阔的主干道之后,我们换车进入了印第安保护区,那是很大一片长著难看的沙漠植物的戈壁滩,戈壁滩上的土路曲折难行,半个小时后我们终于来到一处峭壁顶上,那里有一栋小小的房子,供游客稍事休息。每位游客整整花了180美元就是为了来看这栋房子?几个模样特像印第安人的妇女穿著艳丽的服装走来走去。大巴司机也换上了插著羽毛的彩装,每次收费5到10美元与游客合影。可以去参观大峡谷,但必须另缴50美金坐直升机。既然来了花钱算什么?于是大家慷慨解囊,乘机下到几百米深的大峡谷中,在黄色泥浆翻腾的科罗拉多河上乘橡皮艇漂流数百米,再乘机飞上峡顶。

有一顿预先安排的印第安风味午嚏C我们坐上大巴往几公里外的饭厅奔去,下车后方知那里才是真正的观景点。从山顶可以看到绵延不绝远去的大峡谷以及烈日下的莽莽高原。大家此时都感慨美国人的精明,短短路程收了我们180美元,再让你当冤大头乘直升机又花去50美元,最后才揭开了科罗拉多大峡谷的鄙Y。几个友团的上海人为此把一位华裔女导游骂得狗血淋头,而那位导游也伤心之极,痛不欲生。我打圆场说:“算了吧,来这么远,看看也值得,不过200多美元,不来也丢在赌场里了。”大家哈哈一笑,不再提此事,一路昏睡回赌城。

有了大峡谷的经历,团友们忽然聪明起来了,但凡导游推荐的地方都不去。及至后来到了夏威夷,什么海底游呀,草裙舞呀,都不去,把个来自台湾 的地陪女导游气得不行:“你们到夏威夷这些东西都不看,还来干什么?”干什么?我的团友们整天在夏威夷的海边散步,钻进大街小巷寻找风土人情,跳进蔚蓝色的大海尽情嬉戏。夏威夷是自由的,快乐的,率性的,我们的几位重庆女团友,竟然穿著比基尼披著浴巾招摇过市,没有人对他们大惊小怪。尤其是晚上,夏威夷海岸边人头攒动,歌声飞逸,舞影蹁跹,真是人间天堂啊,难怪日本 人都快淹没夏威夷的街巷了。

中国的海岸线长矣,奇风异景多矣,改革开放的速度举世公认。如果能借鉴夏威夷,其前景不可限量!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华人旅行社 【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美国接驳车服务 免费领取折扣券 

上一篇:中国母子在美国旅游神秘失踪 下一篇:龙卷风:美国旅游新招式

相关文章:您可能还对以下内容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