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人

汤姆是波士顿 北边小镇Salem人,生长在普通百姓家庭,有兄弟姐妹11人。他排行老六,原来的职业是工程师,后来不知为什么改变志向,放弃挣钱的工作,进神学院学习,想当牧师。他在神学院认识了莱丝丽,两人结婚,毕业后一起到波士顿的一个大教堂做实习。那个教堂有一个免费的英语学校,汤姆和莱丝丽负责英语学校的组织工作,我是在那个英语学校认识汤姆的。

汤姆和我有点儿一见如故,对我格外关照,经常给我“吃小灶”,加快我学英语的速度。《圣经》一直是我学英语的课本,但我后来一直没成为基督徒,让汤姆非常失望。有一位同是那个英语学校的中国朋友告诉我,汤姆特别失望地对他说:“我给一个中国人讲了一年的《圣经》,他最后回答我只相信90%。”我告诉那个中国朋友,持90%信仰的人就是我。

虽然我最终没有和汤姆一起做“圣徒”,我们确曾做过好朋友,亲密到彼此不保留“隐私”。男人最大的“隐私”是和女人的关系。那时,我和汤姆都没孩子,有一次他问我,你们是不是避孕,用什么避孕方法?我当即语塞,不想坦然相告,更不好意思回问他的情形如何,于是一笑而过,他也没再追问。后来有一天,他悄悄告诉我,莱丝丽怀孕了,并要我保密,先别告诉别人。第二天上课的时候,我留意莱丝丽,她在课间仍像以往那样带领大家唱歌,边弹吉他边扭动身体,一点看不出是孕妇。我相信,我是汤姆之外第一个知道莱丝丽怀孕的男人。

后来,汤姆和莱丝丽去了新罕布什州,在一个小村子当牧师,主持一个小教堂。我曾去探访过他们。他们买了一座二百多年的老房子,自己做了翻修。他们的儿子那年三岁多,正在房前玩,见我是生人,边往回跑,边喊爸爸。只见从房子里慢悠悠地走出一条大黄狗,也不叫唤。是莱丝丽在信里提到的那只20岁的老狗,从她爸爸家领来的。汤姆从房子后边走来,一身泥土,正在翻地种花,人显得消瘦,脸上皱纹很深。汤姆和莱丝丽招待我吃过午饭,然后带我去参观他们的小教堂。小教堂是新建的,建筑风格相当“现代”,里面是木板地,翻“□|椅,圣坛一侧放著一个电子合成器,有一把吉他和一套架子鼓。

后来,汤姆写信告诉我莱丝丽又怀孕了,之后又来信告诉我流产了。不久后再来信告诉我又怀孕了,后来终于生了老二,接著又是老三。我没再去探访他,每年感恩节他都给我寄一张“全家福”。每隔两年的“全家福”上都多一个孩子。截至2002年的“全家福”,他们已经有4个孩子了。我不知道他们是否还要再生,也不好意思问他们为什么不避孕。更不敢冒犯地问他:既然人生来都是有“罪”的,为什么还要生育这么多“罪人”?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华人旅行社 【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华人纽约旅游网站 美国东海岸旅游团推荐 美国接驳车服务 免费领取折扣券 

上一篇:为波士顿写宣传 下一篇:波士顿,走自己的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