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士顿游记

    又是一整晚的夜车从华盛顿到波士顿,世界著名的哈佛大学所在地。Megabus还是比较舒适的,有wifi和电源可以使用,座椅也舒服,不过一夜的奔波还是让人感觉非常疲倦。考虑到我们紧张的行程计划,大家还是强打精神上路。

    吸取了前几天拖着行李旅游的教训,我们决定先去Hotel把行李寄存了,然后轻装上阵。我们的旅馆离市区比较远,但在哈佛和MIT中间,所以我们第一天的行程就是大学游。

顶级学府一日游

    波士顿虽然不大,却有着众多世界顶级学府,最有名的当然是哈佛和MIT了。这两所大学我们都慕名已久,但是由于事先功课没做好,又没有导游,所以游的相当马虎,几乎是走马观花。

    像大多数的美国大学一样,哈佛也没有校门和围墙,我们先沿着主路走,估摸学校该到了便从一条小路穿进去,走了一阵看到哈佛书店,才知道应该已经进了哈佛了。

    由于我们去的时候是圣诞节,学生们都回家过节了,只有一些和我们一样的游客在拍照。少了夹着厚重书本,行色匆匆的哈佛学子,学术的氛围似乎欠佳。但是置身一所有着几百年历史的顶级学府,其古老的建筑还是让我们心神向往。

    现在想想哈佛真的逛得很糊涂,没找到著名的商学院和法学院,记忆里只能提取似乎只有John Harvard的铜像和Widener Library。

    John Harvard的铜像号称全美四大雕像之一,让它蜚声海外还有围绕它的三大谎言。另外,据说摸了他左脚尖的学生可以金榜题名,所以雕像的左脚鞋尖格外的油光锃亮!

    接下来是Widener library, 这个图书馆还有个典故,Harry Widener是一个Titanic的罹难者,也是哈佛校友。她妈妈为了纪念他,捐了一笔钱给哈佛,但有两个条件:1,哈佛每一个卖食物的地方必须卖雪糕,因为Harry最喜欢吃雪糕;2,所有哈佛学生必须修游泳课,因为Harry是在水里丧命的。但第二条在几十年前校董开会时被取消了,因为对残疾人不公平。widener library前面的广场就是毕业典礼的地方,每年哈佛都会请一些名人在毕业典礼上给毕业生讲话,自然包括克林顿和比尔盖茨这样的大佬。圣诞前后的波士顿非常寒冷,可能是终年缺少阳光的原因,哈佛图书馆门前似乎格外的冷,我们站了一会儿几乎冻僵,急忙撤退了。

    补充一句,哈佛里的一家香港饭店很不错,味道正宗价格也不高,服务员大姐特别活泼热情,值得宣传。 

平安夜弥撒

    24日晚是圣诞前夜,我们早就商量好和保罗一起去教堂听弥撒。保罗是天主教徒,“保罗”是他的教名,现在被我们叫习惯了倒像是大名一样。

    我们一行人步行至开普利广场附近,先进了Old South Church,很恢弘雄伟的建筑,但可惜不是天主教堂。平安夜弥撒一般在10点开始,我们还有充裕的时间,于是在保罗的坚持下在去找天主教堂。在向一位老太太询问后,我们到了波士顿最著名的教堂——三一教堂(Trinity Church),可惜当时我们并知道它这么有名(画外音:你们这群人玩的敬业点好不?)。三一教堂的南侧是汉考克大厦,由设计法国巴黎罗浮宫的知名华裔建筑师贝聿铭与亨利•科布一同打造的旷世巨作,天太黑我们也没注意。。。(汗,你们到底干吗去了。。)

    经过后来补课,我了解到三一教堂不仅是全美唯一一座被美国建筑师学会评选为"全美十大最有影响力的建筑"的教堂,也是波士顿地区唯一获得这项殊荣的建筑。1885年时,全美建筑师更将三一教堂票选为最重要的一座建筑。到目前为止,三一教堂在美国建筑师学会中仍是唯一在百年后还居前10名的建筑,它的历史意义可见一斑。

    从外面看上去,三一教堂精致但似乎不如Old South那么恢弘,但走进去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高大的拱形屋顶配着美轮美奂的壁画、彩绘玻璃和浮雕装饰物,真是宏伟壮丽,而平安夜弥撒在即更为其增添了不少庄严神秘的气氛,让我们由衷的感到不虚此行。

    因为怕弥撒进行到太晚误了最后一班地铁,我们特意选了后排的位置坐下,方便提前溜号。坐好环顾四周,发现容纳千人的大厅里似乎只有我们几个亚洲面孔更兼无神论者,幸好有保罗在,我们也厚着脸皮滥竽充数。弥撒进行了两个多小时,具体步骤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是先唱了几首圣歌,然后主教祷告,教徒祷告,再唱歌,轮番进行。有一个环节是大家起立,然后和周围的人握手、祝福,我们微笑着和前面一排的美国人说了Merry Christmas,感觉很温暖,但没说Praise the Lord之类的话,还是觉得怪怪的。

   时间转眼过了零点,再不走就真的赶不上地铁了,于是我们决定陪保罗领了圣餐就赶紧闪。圣餐就是红酒和一小片面包,代表着耶稣的血和肉。由于我们没有受洗,不是教徒,所以没有资格领圣餐。领圣餐非常有秩序的一排排进行,终于教会人员示意我们这排可以走上去了。我表面镇静其实内心非常激动,能在平安夜得到主教的祝福可是一项殊荣啊。转眼间跟着保罗走到前面,大家顺次在点子上跪好。虽然之前保罗再三强调让我们全程交叉双臂,示意不领圣餐,但激动之下我还是下意识地按大家的样子伸出了双手,幸好被保罗及时制止才没闹笑话。

    接受了圣餐,我们鱼贯而出,然后撒腿奔向地铁站。Lukily, 我们没有错过最后一班地铁。

无心插柳的Downtown之旅

    第二天,我们决定去逛Boston的市区,这也是我们Boston之行的最后一天了。

    我们早上出发,步行至昨晚下车的地铁站,奇怪的是居然找不到售票处,只有一个孤零零的候车亭立在那儿,连一个乘客也不见。想想圣诞节当天,大家都在家过节呢吧。无奈之下,我们只好一路步行过去。不过也正是这个无奈之举让我们无心插柳的欣赏到波士顿之行最好的一段风景。

     一路走过颇有重工业时代遗风的波士顿大学(对这所大学的印象完全来源于《社交网络》~),我们走到一条通往Central Park的不知名的街道上。街道并不太宽,两边是整齐又各具特色的住房,中间的绿化隔离带上有一些雕像、石椅作装饰。就在我们漫步在这条静谧的街道时,天突然开始飘起了细细的雪花。我们欣赏着路两侧排屋门前精致美丽的花环,彩灯等各式圣诞装饰,不由得感受到强烈的圣诞氛围,觉得内心宁静而美好。

    我们和一位美国朋友在public park附近碰面。正当圣诞节当天,我们实在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这个男孩人虽然有些腼腆,但人很nice,受DC琨天同学之托和我们见了一面,一起在Chinatown的中餐馆吃了顿饭。本来我们打的小算盘是让他带路,结果发现他也完全路痴的(其实也不能怪人家,他家也不在市区),出了Chinatown大家就迷路了,最后还得问路解决。

    问好路,从Chinatown向北,很快就可以到达自由之路(The Freedom Trail)起点附近。说到波士顿,估计大家都会想到的都是波士顿清茶事件吧。如果说波士顿是美国历史的起点,那么这条2.5英里的自由之路便是波士顿历史的浓缩,其沿途共经过16个殖民地时期与独立战争遗迹,有心探寻美国历史的游客一定不能错过。我们沿着地上红线的标示一路向前,经过马萨诸塞州黄金镀顶的State House,Granary Burying Ground,Old Corner Bookstore,Quincy Market等地。昆西Market是卖服装、首饰和就餐的地方,应该是Boston的繁华地带。可惜无论是昆西,还是little Italy,都由于圣诞的关系关门歇业,冷冷清清,连游客都寥寥无几,只怪我们来的不是时候,只能靠窥探路边店铺橱窗来相像平日里的繁华了。

    Downtown是我们波士顿之行的最后一站,走过little Italy时间已经不早了,于是大家打道回府,坐晚上六点的megabus返回纽约。New York,I’m coming back!


 

相关阅读: 波士顿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华人旅行社 【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华人纽约旅游网站 美国东海岸旅游团推荐 美国接驳车服务 免费领取折扣券 

上一篇:纽约植物园 下一篇:人在旅途,情系南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