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蕾蕾用艺术爲怡乐村带来重生

美国 费城 的一个被人遗忘了的、令人生畏的废墟社区,在19年间,被改造成有剧场、有壁画、有街心雕塑 的社区。敲下第一锄的,是一位来自中国台湾 的女子。她是如何通过艺术为原本被毒品和犯罪笼罩的贫民窟带来希望,重新建立社区人对生活的梦想和做人的自尊?叶蕾蕾,费城艺术大学的终身教授,一位喜爱宋元山水画的国民党将军的女儿,一位有著强烈的入世情怀的艺术家,与我们共同分享她那段艰辛却昂扬的经历,用她自己的话说,“这不是一项社会工作,也不是慈善事业,而是自我完成的一种路程。”

她用艺术给一个罪恶之地带来重生的希望,重新建立社区人对生活的梦想和做人的尊严。她叫叶蕾蕾,而这片重生之地也有一个动听的名字——怡乐村。

怡乐村的1986

到过怡乐村的人无法相信更无法想象,这个每处墙壁都涂满了生命的色彩,每个角落都矗立著灵魂的雕像,充满著浓郁艺术气息的怡乐村,在19年前竟然是费城一隅的贫民窟,黑人聚居,杀人、吸毒、抢劫、强奸、乱伦……这里集中了世间所有的罪和恶,可怕的是,这里的人已经放弃了所有的希望,丧失了所有“人之所以称之为人”的尊严,当时的一个调查结果就足以验证这里的堕落:凡是超过19岁的男人,都是吸毒者。没有人对他们抱以希望,在外人眼里看来,这里是一块文明的盲区,是费城地图上的不毛之地。

1986年,叶来到了怡乐村,参加这里的一个由当地黑人舞蹈家创办的非赢利艺术馆“爱之家”举办的活动,在活动结束后,这位舞蹈家希望叶能留下来,帮助他在艺术馆旁边建造一个小花园——这当然不是为了满足主人个人的情趣,而是和他创办“爱之家”的初衷一样,用爱心和艺术改变这里的满目疮痍。几年来,他找过钗h艺术家,但没人愿意留下来,因为谁也不愿意放弃优越的生活,在仇恨、猜忌的目光里躲躲藏藏,在这片精神沦陷,文明受到诅咒的地狱里还奢谈什么艺术!但叶留下来了,即使她对园林一窍不通,她只是被这位黑人朋友的信仰感染了——为这里受难的人做点什么。

“现在回想起来,其实那时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第一是想帮助他(黑人舞蹈家);第二是觉得在那里工作,对我来说确实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1963年,国画出身的叶离开台湾只身来到美国学习西方绘画,对她来说,在创作上遇到的最大障碍就是如何将东方 绘画中所体现的传统文化和东方思维与西方绘画嫁接在一起。正因如此,她一度无法创作,常年临摹宋元国画使她脑海中形成的东方意境根深蒂固,“这与我在美国所认识的主流文化和价值观完全不同,也钏冱□□熄□L设计恰巧能为我找到一个抒发这种意境的点。”叶说。

拿到政府资助给她的5000美金,叶在怡乐村开始了自己的创作,在拿出一笔数目少得可怜的经费之后,政府就没有再提供给她任何帮助,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相信,一个孱弱的中国妇女能在那里弄出什么名堂。看热闹的当地人给予了她所有的冷嘲热讽:一个根本不属于这个贫民窟的中国女人,即使建好的东西也会被这里的孩子毁得一干二净。

建造园林的空地面积很大,荒凉而混乱,叶根本不知道从哪下手。她想到从艺术史和宗教的角度出发,把它变成一个有条理的地方——有中心、有方向而且有一个边缘。“我在地上划了一个圆圈,从这里开始建设。19年以后,我往回看,其实这个中心是代表我的内心,我寻找自我定义这么多年,在那个时候不知不觉寻找到了这个定义的基本解释,并且开始深入创作。”

孩子、吸毒者和“亚洲精神病”

叶的工程日复一日,这里的大人用无比寻常的冷漠来“关照”这位中国妇女。吸毒的男人摇摇晃晃从她身边经过,女人会喊走围观的孩子,他们称叶为“亚洲精神病”——孩子围著她终究不是件正常的事。

但是,这些从3岁到13岁的孩子对叶的工程却充满信心,他们是“工作队”的第一批成员,并共同在荒地上种了一棵树——用废弃的水泥墩改造的水泥铁丝树。他们将叶拣回的的破碎瓷砖迫不及待地贴在“树干”上,并且成为园林的第一标志,孩子童真的无邪终于让叶看到改造社区的一丝曙光。

后来,一位名叫Jone的流民也加入了进来,这个穿著拣来的破球鞋,睡在垃圾堆里的黑人为了能用这种方式打发时间而感到由衷的高兴。而第3个加入“工作队”的,是一位被人们称为“Big man”的大汉,体重300多磅,吸毒20年,被毒品和贫穷折磨得几度想要自杀,但他却是位很了不起的艺术家,叶非常欣赏他的才华,和他共同完成了教堂外墙8英尺高的天使贴片画——天使是一位黑人小姑娘,因为在叶和Big man虔诚的祈望里,只有黑人天使才能保佑这里的黑人不再经历苦难。而让叶更加欣慰的是,Big man在以后的日子里,再也没有碰过毒品。他私下跟她说:当我完成那些作品时,听见别人对我的赞美让我第一次感受到做人的尊严,那感觉实在太好了!

在更多人不断的参与之下,园林终于建好了,而叶也在其中真正体会到这里贫民的悲苦,她感觉到这是一个危险的地方,充满了地雷和陷阱,各种因素摧残迫害一个个家庭,到处是废墟,生存压力特别大,因此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和冲突也非常集中。因此,叶希望他们可以在这里安静下来,倾听内心的声音,于是她将这个园林命名为“静思园”。

因为叶改造工程的初步成央A接下来的工程便自然而然的加强了政府公益性。有了更多资金和支持之后,她依然没有请专业工人,而是请了那些在当地没有工作、没有特长的人,她希望他们自己挖地,自己学习开挖掘机,自己调制水泥,充分提供给他们学习的机会,用自己的力量改变社区。他们在这里种树、种花、种植蔬菜,移走垃圾,使这里变成一个拥有15000棵树苗,被鲜花簇拥的地方。

“这个社区,这些人,要改变就要从软件上,从里面进行改变,与他们沟通,要给他们美好的东西,让他们看到更多元的生活。”叶总结道。

在与叶一同改造社区的过程中,这里的人已经学会了自己改造环境,就像那个黑人舞蹈家因无力支撑而废弃的艺术馆,也已经被当地人自己改造成了一所业余学校。

叶一直在强调一个“村”的概念,因为乡村 中那种人与自然、人与人和谐共处的关系是贫民窟的人缺乏但又是必不可少的。叶用艺术一下拉近了它们之间早已疏远的距离。而今天回头去看,谁又能否认这位“亚洲精神病”创造了一个改造精神的奇迹呢!

一种怡乐的精神

“美国的主流文化对当地少数民族的压力是非常大的,而对在贫民窟里生活的黑人来说,压力无疑更大,而自救最重要的手段就是清除他们思想中的垃圾,让干净美好的东西去占领他。即使美国政府对这里很不平等,但一定要他们发现,自己的文化是那么有特点,自己的社区是那么美,自己的心灵是那么纯洁。这里有很多家庭是不健全的,有很多问题儿童,在他们的画里经常会弥漫著不可想象的孤独,因此增强他们的信心和能力是最重要的。”

社区改变了样貌,叶开始关注对孩子的教育——注重增加孩子的自信心,增强他们的能力。她不仅教孩子绘画,还教他们中国书法,并且成立了出版社,和问题儿童一起收集当地居民的作品并将其印刷成刊物。她经常领著孩子,带著小板凳走出去,努力让他们发现这个世界的美好。她还成立了青年戏剧团,用歌声和舞蹈让孩子们了解非洲的故事。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华人旅行社 【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华人纽约旅游网站 美国东海岸旅游团推荐 美国接驳车服务 免费领取折扣券 

上一篇:我的电脑是这样组装起来的 下一篇:费城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