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费城

    由北京出发,经东京和底特律,在傍晚时分抵达费城。夏日傍晚,晴朗,心中有微微的幽怨。疲倦、时差、转机入境过程中的忙乱、飞机上的食物和干燥空气,和恋恋不舍的情绪。

    回到住处,暑期的临租房客将钥匙留在信箱里。房客是一个飞机机械师,觉得在亚利桑那太热,没法在40度的高温下修飞机,每年夏天向公司要求到北方工作,于是每周飞来几天。屋里比想象中干净整洁,连肥皂洗衣粉都买了新的。短信致谢,他说本来还想给我买束花儿呢。是一个愉快的经验。

   收拾行李,洗衣服,铺床,睡觉。大约因为时差的关系,在凌晨四五点钟醒来,惊觉陈仪不在边上,发生了时空错乱感。确认在洗手间和壁柜里没有他之后,开始给他打电话,懵懂间想他何以深夜出去散步呢,直到电话接通,在猛然意识到,自己在费城的深夜,而他在北京的下午时分。

 

    再醒来时是早晨八点。喜欢这个醒来的时间,天空新新的,开始写to-do list。终于和这个世界连接上了,仿佛电脑重启后,一切莫名奇妙的问题,也就莫名奇妙地消失了。

    首先是查看下周野外训练的装备清单。提前两周回来,是因为要参加Venture Fellow(VF)集训。去年冬天,由四个二年级学生VF带领着去了南极,难以忘怀的体验,因此申请成为下一年度的VF,明年春天将带领一年级同学去八天加勒比海无动力帆船航行。

    而此时,来自大西洋中心的飓风Irene,将在佛罗里达登陆,在美国东部沿岸向北推进,风速每小时120英里。费城山雨欲来风满楼,原本周五晚上开始的集训先改在本市室内进行,可能周一才出发。培训的前两天是学习first-aid,心向往之,一直很佩服电影里貌似每个美国孩子都会人工呼吸、心脏起搏或是溺水救援的样子,觉得是人生重要一课,很可惜我们的教育里缺失了。

    打印出装备清单。因为南极之行,从野营小白多少有点儿进化,能看明白那些奇怪词汇的意思。缺的东西做上标记,大多是因为南极用的冬天装备太厚重,要重新添置轻薄的,或是在损坏、丢弃的。没有告诉我们去哪里,但从装备判断,会去山里露营,有雨,要求带mid-weight fleece和华氏0至10度睡袋,可能夜里很冷,但没有要求保暖帽和手套,也冷不到哪儿去。

 

    整理邮件和账单,写完to-do,订好一天的行程,背上包包,在细雨中出发了。步行去China Town,配备用钥匙、买水果、吃午饭。与国内飞涨的物价相比,唐人街算是便宜,5个橙子、4个梨、1串香蕉、1个柠檬才花了5美元。即将出发,没有买菜。

    路上和陈仪童鞋通电话,他也正在办北大入职手续。北大的繁文缛节、拖沓作风,都给我以亲切感。今天才通知他,如果像他这样,有配偶、配偶在京有商品房的情况,学校只能给住房津贴,不给分配教师宿舍。听说津贴金额时,我俩在电话两端不由放声大笑。每次和学校打交道,都给我一种“哪管世界已经iPhone 4,咱北大只用固线电话”的感觉。我很高兴,不想他住万柳那鬼地方,或是燕东园、畅春园破旧的筒子楼;这下可以理直气壮地自己去租个合适的住处,美美地憧憬了下我即将要有的家。

 

    暑期没有使用的美国手机出了小毛病,去了AT&T和Apple Store。昨晚在CVS和ATM机取钱,密码怎么也不对;早晨才想起,密码是4位数,而我一直在输入中国的6位密码,重新去银行试过。回家,和物业公司办理一些手续。去学校,买公交车和地铁币,去书店。

    然后,去校园里的运动装备商店,我特别喜欢的一家店,不动声色地坐落于一个小花园后面,内藏无数古怪好用的装备。店员都是些geek,发型服装奇怪的男生们,去年就是他们很耐心地对着我的gear list,一样样教会我那都是些什么东东。

    因为下雨,路上鞋袜会湿,我特意带了毛巾和干净袜子开始试鞋,店员看着我拿出毛巾和袜子时笑起来。薄运动袜和中厚度羊毛袜各试一遍,买了柔软轻便的防水登山鞋。以前那双是零下30度雪地用,比较笨重。买了夏天的防水外套、防水裤。外套鲜明的红色,白色链扣,非常好看。去年买过一条黑色运动裤,剪裁合身、防水快干、轻便耐磨,极喜欢,又买了一条。等陈仪童鞋来时,要给他也买一条。

    最后,背着满满一书包装备,换上新鞋开始break in,步行回家。在河边,去看一家自行车店,打算买辆自行车。回到家,虽然知道要调整时差,但还是忍不住倒头就睡。再度在凌晨醒来,还有许多工作未做,但是,也无甚急事,让我先来写博客吧。

 

    大象,我就这样完成了重启,回到了费城。

    回家的路上,雨停了,天空湛蓝,雨伞收起时,伞面湿漉漉地沾着落叶。小松鼠与年轻的孩子们在树荫中活泼着。分隔大学城与费城市中心的斯古吉尔河,太阳下翡翠般流光闪烁。一列火车缓缓经过河流边的高架桥,如一首赠送给河流的配乐诗歌。

    这正是费城明亮的夏天。我回想起,一年前,我来到这里。正如在南极时,那是,我第一次去南半球,第一次野营,这一年来,毫无疑问,我遭遇了许多第一次。一年来,我发生了改变。人们会说,最重要的是,我从单身变成结婚,这无疑是一件神奇的事。

    而这,似乎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仿佛我申请学校、来到美国,只是为了与你重逢。我现在深信,这一切确实都是注定的。这个夏天,我从不曾这样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一件对的事,在幸福着,在通往幸福的路上。在这个意义上,我的MBA确实已经修完了。余下所有,都是人生的bonus。

    在此时此刻,我终于有些明白,我的幸福感来自何处。那是,我少年时深信不疑的一些可以称之为“理想”的东西,诸如爱情是什么样子,我发现,原来是,可以相信可以追求可以实现的。虽然世界并非总是理想中那样,但是,我现在深信不疑,无论理想多么好得不像真的,它总是在某个角落存在着,发生着,并且会降临,以非此即彼的方式,在非此即彼的时刻。尽管来路曲折。

    正如有人对我说过,他/她亲身体验,从而终究皈依了神。我也亲身体验着,因而,重新获得了对这个世界的信念。经过无数次重启,我就这样,变得好好的。

相关阅读: 费城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华人旅行社 【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华人纽约旅游网站 美国东海岸旅游团推荐 美国接驳车服务 免费领取折扣券 

上一篇:Las Vegas 结婚记 下一篇:Yosemite优山美地旅游照片初放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