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雅图旅游团:微雨中游西雅图


途风网现推出西雅图旅游团,华盛顿旅游团等春季特惠旅游团,想去西雅图和华盛顿 的小伙伴们要抓紧咯~~


一个多星期的越洋旅行终于接近尾声,凭借著飞机、汽车,几天来足迹覆盖了中美加日四国的领土,很自豪。此刻正在西雅图机场的候机室里,望著窗外微雨中的美国联合航空公司的大飞机,经历的事情一幕一幕地闪过,还是从西雅图的中国城说起吧,这个小插曲是此趟旅行中的大感叹号。


西雅图国际机场


昨天下午到的西雅图,入住的是一家青年旅社。05年有一个从加州到温哥华办事的朋友曾提起过这家旅馆,他是个经验丰富的旅游者,走南闯北地游过很多地方,他每到一处住的都是住青年旅社,他认爲这是最经济的住宿方式,也是最有意思的住宿方式,遇到好玩的人好玩的事的几率很大。设计这次北美之行时,就真的在西雅图定了这家青年旅社,图的是它的便宜和方便,最吸引我的是一出门不到五十米,就有一个火车直达飞机场,只需在自动售票机里买一张$2.75的车票。


六点多钟时我被从温哥华开来的Shuttle Bus放在了西雅图的市中心,向一个西服革履的绅士打听去往那家旅馆的公共汽车,他通过iphone地图爲我找到了这家旅店在城中的位置,建议我还是打出租车去,离我所在之处只有两英里多的距离。我就到马路对面的大饭店门口等出租,刚站稳就有一辆出租开了过来,它是来接我身边那位气质优雅的老太太的,她也是跟我同坐一个Shuttle Bus来的。她问我去哪儿,如果同方向,就一起上车,两人共同分担车费。司机说我们是一个方向的,于是我就上了车。没想到这个女士是UBC研究艺术史的教授,她是来西雅图参加会议,听说我是在UBC拿的学位,很兴奋,提起我的几位导师,居然她都知道,更是激动。但是我们的缘分就是这麽一点点,几分钟之后,她就要下车了,她给了我十块美金,叫我找她五块,因爲司机说到我要去的地方差不多十一二块,我也不多想,就照办了。其实我不应该收她的钱的,如果我单独打车,全程不是得由我负担吗?


通向旅馆的楼梯


看到旅馆那小小的入门时我有几分后悔,而双脚迈进旅馆门时,更加感到后悔。完全不是我想象的那种简朴雅致的旅馆,办手续的柜台在二层,但却没有电梯上去,只好提著行李登上去。进进出出的人都是想省钱的旅行者吧,青年很多,老年也不少,有几个主动跟我说话,但几个对话下来,发现这些人虽然很善良很友好却几分傻气,随时随地要帮助你,但你真问他们某个事情,却回答得不著边际,问多了反要误事的那种。


管check-in 的小伙子是个大帅哥,有著一副深洞人性的眼睛,神情十分忧郁,不是特别想多说话,但服务周到,有问必答。办手续的功夫,我打听出他不是本地人而是纽约人,只有说起纽约时,他脸上才出现光彩。办好入住手续后我来到街上,企图找点异国情调,但满街的华人兄弟姐妹以及一个个似曾相识的中餐馆让我意识到我此时处身的是西雅图的中国城。


西雅图中国城的标志□□中华门。从这进去不到五十米,就是那家旅馆。


三三两两擦肩而过的都是衣著不体面的黑人兄弟和白人兄弟,追来追去的青少年,一圈一圈巡逻著的警车,我马上嗅出某种不安全的气氛。已经七点多了,还是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正好看到马路对面有一家店的门上写著过桥米线几个大字,好吸引人,就赶紧往那里走去。


里面只有一对夫妇和他们的孩子在等餐,妻子是个中国人,年轻漂亮,但神情很忧郁,丈夫是个白人,很典型的书呆子的样子,有著The Big Bang Theory 中的Sheldon的那种气质,就是英文里说的那种又Geek 又Nerd的人,估计是个正在攻读博士学位的学生,或者是微软的工程师也说不定。乍一看他们很不般配,但仔细一想他们的搭配成立,现在不就是Geeks流行的时代吗?比尔盖茨,乔布斯,马克-扎克伯格就是这类Geeks中的出类拔萃者。 他们的儿子很淘气,一会儿英文,一会儿中文的,大声嚷嚷著各种要求,把他妈妈吵得把头埋在桌子上。让我吃惊的是,男孩在各种要求得不到满足的时候,居然要求他的爸爸教他演算数学,并且因爲跟爸爸一起演算数学题而终于安静了下来。世界真奇妙,竟有这样的孩子!我家朵朵要像他这麽热爱数学我家的事就好办多了。


窗外游走著潦倒的黑人白人兄弟,他们那神经质的样子让我感到随时都会有失控的事情发生。夹杂在里面的是一些中国留学生,十分年轻,16岁到20岁之间的爲多。他们应该是来这儿来这儿寻食的,有的手中已经拎满购物袋,有的则刚刚从车子上下来。这是西雅图的 International Area/Chinatown,不是我想象的能够感受各国文化的国际区域。


还好,这家店的过桥米线很好吃,做的比北京的还到位,价钱也很合理,$6.99一份。正吃得投入的时候一个很年轻、应该还不到18岁的时髦中国女孩匆匆走了进来,紧接著她的两个护花使者也跟了进来,他们也十分年轻,应该20岁不到,都是被父母放逐到这里上学的小留学生。女孩一坐下,就松了口气,用浓浓的南方口音普通话说:“还是在饭馆里安全一些,外面好吓人啊。”一个男孩说:“没有那麽可怕吧?我来这儿好多次了,还没有看到过拿枪的。我真想看到一次。”他们的对话让我感到很不安,感觉他们是冒著生命危险来这儿寻食的,就爲了尝一口家乡的味道。


旅馆就在马路斜对面五十米处,我付完帐就紧张地往那里奔去。走进门口时,我真不甘心,难道我的西雅图之夜就这样了吗?我在旅馆的入门处停了下来,隔著玻璃门打量过往的行人。真的,这个时候在这个地方行走的,都是些让人感到不安的人,他们的脸上写著贫穷,压抑,失意,忧伤,受苦,没有教养,可不,此时一位老黑就站在一家中餐馆的正门前撒尿,完了就转身隔著玻璃门跟里面的人招手,嘴里念念叨叨的,没人理他,他也不走进去,只是久久地站在那里看里面的人吃饭,很可怜。


想起温哥华的中国城,波特兰的中国城,纽约的中国城,都有这些相似的人群。爲什麽北美的脏乱差穷总集中在中国城?是因爲这里的一切很便宜,无家可归的人可以在这里找到存活的空间,还是中国人的忍耐性太强可以容忍他们?更值得思考的是,像美国,包括加拿大这样的富裕国家,爲什麽允许像中国城这样的地方存在,宁愿派那些警车没完没了地巡逻,也不把那些不安定人群关起来,到底是爲了什麽?想来想去我的结论只有一个:是爲了穷人也有一片天地。想起98年那年温哥华市政府决定在中国城盖宿舍收容那些无家可归的人时,受到温哥华中国城的中国人的集体强烈抗议,但最后收容所还是盖在了中国城。看来,中国城除了是海外中国人释放乡愁、买便宜食品和用品的地方,也是那些国家的穷人的一个家园、避风港。


我的西雅图之夜还是过得很安宁祥和,旅馆虽然没有我想象的那样雅致,但还是干净、整洁、有序。感谢前台的帅哥服务员,给我安排的同屋是一个来自伦敦的瑜伽教练,她很友好,很礼貌,是个单亲妈妈,儿子即将中学毕业,大学申请已经递交了,就等著录取通知书,她认爲自己不用再爲儿子操心了,就独自一人出来旅行了。她告诉我,她不会再回到英国去,她的目标是走遍全世界,喜欢哪里就在哪里住一阵,住够了再换一个地方,她不担心生存问题,需要钱,就去找个健身中心教瑜伽,她说,我终于自由了。


旅馆楼梯边的一幅摄影,写著:Love is a game. Easy to start. Hard to finish.(爱情是一场游戏,易始难终。)


让我吃惊的是,这麽小的一个旅馆住著那麽多人,居然一点都不吵杂,厕所浴室是公用的,但一点都不脏,一点不舒服的气味都没有。早饭的餐厅里的一切也是那麽有序,每个人用完餐后,都把自己用过的餐具洗干净放在碗架上,没有人强迫你做,但是每个人都那麽自觉地去做。我的朋友说的没错,“这是最经济的住宿方式,也是最有意思的住宿方式,遇到好玩的人好玩的事的几率很大。”




毛米  《微雨西雅图中国城》

相关: 西雅图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华人旅行社 【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美国接驳车服务 免费领取折扣券 

上一篇:西雅图旅游团:感受西雅图的交通 下一篇:西雅图旅游团:开心游西雅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