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到美国旅游:游黄石美景

 

饭后,径径照列在车中小睡。和父母到美国旅游来了很多天,父母也都累了,今天我就一个人趁机去盆地看热泉。天又开始下雨了,继而转爲小冰雹。我没有带雨具。冰雹较大时,就在松树下躲避一会儿。美国 黄石的这种松树生命力极强,在硫磺及其他化学物质含量这麽高的水和空气中生长得郁郁葱葱。我很快地跑过了整个主景区,用小G7拍到了很多有趣的热泉。

主景区看完后,我从路旁的示意图上判断,走回头路回停车处和前行至公路,再从公路走回停车处的距离差不多。前面还有几个没有看到的热泉,我决定往前走。没想到实际距离与示意图上相差甚远!已经走了起码一、二公里路了,还没走到公路呢。我怕径径著急,狂跑起来,但中途还是忍不住时常停步,对著路边的热泉匆匆喀嚓一下。很久没有这麽长跑了,直跑得我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径径在车中等我等了起码有1个多小时。车外不是下雨,就是冰雹,他根本没法入睡,出去找了我一大圈,可根本不知到哪里去找,真是难爲他了。不过当我们一起坐在车里一起翻看G7里拍到的那些热泉照片时,又都高兴了起来。

回到旅馆时,餐厅已经空了,只有一桌亚洲青年男女还在就餐。前台小姐客气地对我们说:对不起,已经过了用餐时间了。我急忙说:怎麽?不是10点关门吗?现在还没有到呀?小姐一愣。径径看了看自己的手表,突然醒悟到,原来我们没拨表。已经到黄石两天了,还在用西雅图的时间!华盛顿州与这里的怀俄明州时差1小时。天,这麽说黄石的太阳9点多才落的山。小姐说:别著急,我去给你们找些吃的东西。稍后,她从厨房给我们捧出两个纸盒。当然,我们付了一些钱。回到住处后,我们打开纸盒,发现里面有盒装的西餐浓汤、面包、饼干和咖啡。我们热乎乎的吃了一顿,然后洗澡;睡觉。□□好紧张的一天呀。

第二天早饭后,我们先去旅馆旁边的加油站加油。径径在加油时,我跟老板聊起了昨晚因爲时差没调表,结果没有赶上晚饭的事。那位中年人操著很好听的美国南方口音说,他从家乡刚迁到黄石来的时候,有2小时的时差呢。他也不知道有时差,结果来到这里后好几天都还在用他家乡的时间。澳洲也一样,从东到西跨著好几个时区。在这些国家旅行,还真得注意,不然会耽误飞机、车、船的出发时间。

今天是65日星期三,我们的计划是游览Canyon Village(峡谷村?)地区。那是黄石公园中的一个山区,以高山、峡谷、河流和瀑布著称。我们的重点,是拍摄Lower Falls瀑布(下游瀑布)。顾名思义,Upper Falls瀑布(上游瀑布)和Lower Falls瀑布是一条河流的上下两个瀑布。Lower Falls瀑布落差大,并面对整个峡谷,更爲壮丽。观看Lower Falls瀑布的观景台都在峡谷两岸的山崖上。通往北边山崖的公路在修整,暂时关闭了;南边山崖的公路修整后刚开通。我们开车去了南路最南端的观景台□□Artist Point(艺术家之颠)。那是个多云之日,没有精彩的阳光。但山崖本身因岩层中所含物质成分的不同显现出的五彩顔色弥补了部分不足。我们选好取景地点、角度,径径开始对著峡谷和瀑布认真拍摄。他更换不同镜头,选择不同设置,喀嚓,喀嚓地不断按下快门。当云层移动、光线变化后,再调整相机的设定,重新拍摄。可惜贴在这里的照片因压缩得过小,完全无法展现径径照片的大幅广角拍摄效果。

我们开始打道回府。路过Black Sand Basin(黑沙盆地?)时,我累了,在车中休息,这回是径径独往,自己去浏览了那里的热泉。我们离开Black Sand Basin时,公路边的松林中,一大群美洲野牛慢吞吞地出现了,约有几十只。他们开始只是沿松林边缘行进,

后来就上了公路,在公路上列队行走起来。那正是傍晚游客们纷纷开车赶回旅馆的时间。给动物们让路是黄石,也是各个国家的规矩。几十辆车跟在慢吞吞的美洲野牛队伍后面。

警察赶来了。但是,他们可以管人,却管不了野牛。警察的作用是让两边来往的车辆都停了下来,让野牛通行。我们干脆掉转头,回Black Sand Basin了。这次回去,我们在那里拍到了一个间歇泉从干井到出水,到喷发,到回复平静的全过程。

我们再次开车上公路,公路还被美洲野牛占领著!没辙,我们干脆又回Old Faithful了,准备在那里吃晚饭。进入Old faithful Inn的餐厅,餐厅居然爆满!我才想起这里需要事先预定。我们刚要出门换个吃饭的地方,迎面碰到三个警察从门外走进来。我急忙过去询问。他们说,美洲野牛已经下公路了。我们立即放弃了吃饭计划,赶快开车赶路。刚开出几公里,定睛往前一看,天!公路上又出现了堵车的长龙,原来那些美洲野牛又回到了公路上!没辙没辙。我们干脆停车进了松林。黄石的松林树种比较单一,也没有多少鸟。可能因爲这里的土地、空气里硫磺等化学物质比较多的缘故吧。十几分钟后,我们就离开了松林。回到公路上时,意外地发现堵车的长龙没有了,我们喜出望外,赶忙开车继续前行。不过,也就刚走了20分钟,堵车再次发生!不过这次只堵了23辆车,还有几个警察在公路上。径径开车慢慢挪近,仔细看去,原来是两只大美洲野牛,正在马路上溜达。他们先走到停在我们前面的一辆白色轿车的车窗前,向里张望,然后一前一后,踏著大步直径向我们的车走来。前面那位走到我们的车前,站定,那巨大的头正对著我们,铜铃样的圆眼睛和我们对视著。我闭住呼吸,同样睁大眼睛直望著它,从它的瞳孔里猜测著,它们到底有多少智商,对我们这些缩在铁壳里的生物有多少兴趣。然后,它绕到径径一侧,踏著笨重的步伐,慢慢向车后走去。另一只也跟著它做了同样的动作。在这麽近的遭遇里,我感到了他们身体的巨大,沈重;感到了那里面蕴藏著的生命的活力。遗憾的是,在那几十秒钟的时间里,我竟然忘记了手中的小G7……

终于摆脱了美洲野牛们的路阻。当夕阳就要下山时,公路左边出现了一个热气蒸腾的热泉。后来从地图上看,那应该是Grand Prismatic Spring(大棱镜喷泉?)。这个热泉在山坡上形成了一个蔚蓝色的湖,湖面喷出的蒸汽被桔黄、赤红、嫩绿的池边生物辉映著,加上夕阳的照耀,显现出五彩缤纷的顔色。热泉不断涌出,湖水顺河岸流泻,形成了一条彩色的瀑布,汇入Firehole River河。我们停车拍摄,直至夕阳辉落。一看表,已经晚上8点半了。旅馆的餐厅10点关门,我们急忙开车赶回旅馆。

这时,一位专业摄影师扛著两包摄影器材,和一个表面已经磨损,但质量顶级的三脚架上来了。他把相机架在了径径旁边。那是架顶级Linhof中画幅专业相机。他等到光线比较满意时,才耐心地用测光计测光,精心选择设置设定,然后按下快门。胶片相机的拍摄,哪里能像数码相机那样随意。一卷专业相机胶片还是挺贵的啊。过了片刻,在等光线时,他笑眯眯地对径径说:你的相机真不错,刚刚拍完就能看到照片。径径也笑了,他的发烧友级业余相机怎麽能跟摄影师的专业相机相比呢!周围的游人多起来了。他们围拢过来。一位女游客问那位摄影师:你是某某吗?那显然是一位很有名的摄影师的名字。不,我不是。摄影师笑眯眯地回答。女游客说:可你的面孔很像他呀。

拍摄多时后,摄影师开始收起相机。我对径径说:我们也该走了。” “是呀,专业摄影师都要走了。径径边收相机边回答。没想到,那位摄影师把Linhof中画幅相机收起来后,打开另外一个摄影包,搬出了一台4X5寸大画幅相机,架到了三脚架上!这次,他还打开一个一面银色的遮光布,像照相馆里的摄影师那样,用布罩住相机和他自己,又开始拍摄起来。我们已经在那里折腾了近两个小时了,所以就离开了Artist Point观景点,没有再陪那位摄影师一起敬业

我们拍摄了上、下游瀑布后,开车攀山过2700米高的Donraven山口,去拍Tower瀑布(塔形瀑布?)。刚转过山口,狭窄公路两边的车忽然都停在了路中间,不走了。大约有45辆车吧。在黄石,一遇这种中途停车现象,多半就是路边发现了野生动物。我们也赶快停车环顾寻找。啊!是黑熊!我从右边的车窗外看到山坡下面一只大黑熊妈妈,身后紧跟著一只小黑熊,正慢慢地往山坡上我们所在的地方走来。径径抓起相机就冲出了车门。黑熊越走越近了,大家都向后躲去,勇敢的径径冲到了最前面。那熊妈妈带著她的小宝贝,似入无人之境,一步一晃,在距离径径几米远的地方从车中穿过,登上了山坡。小熊跟在妈妈后面,一走一回头,一副憨厚的模样,煞是惹人喜爱。

文:来源网络

相关链接: 黄石国家公园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华人旅行社 【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上一篇:父母到美国旅游:美丽的黄石公园游记 下一篇:父母到美国旅游:漫步黄石国家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