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波理尼西亚文化中心看演出


在国内旅行时,我通常对人造景观兴趣不大。但此番游玩夏威夷 ,我却觉得一定得去波理尼西亚文化中心(Polynesian Culture Center)看看,因爲我想对夏威夷的原住民有所了解。1月29日下午,H和我便去参加了波利尼西亚文化中心半日游活动。


1:30,来接我们的导游又是一个“绿林好汉”。下一站上来的四、五位游客有点先声夺人,我咋听声音,以爲喜剧演员潘长江来了。几个人上车,才知道不是潘长江,而是潘长江的老乡。一个65岁左右的东北老汉和他的几个家人。老头很健谈,没几分钟,我就从他和后座的两个中年女人的聊天中知道他们已出来一个月了,玩完了美国东部,又玩西部,最后玩到了夏威夷,老头特得意地说:“咱英语一句不懂!”听老头吹的两个中年妇女自称是哈尔滨人,做安利産品推销业绩好,公司奖励,她们就报团出来玩了,因爲也是英语一句不懂。


看看车内十五、六位游客,听她们说话,多半是北方人。看来参加海外华人旅行团的好处就是可“多站式”游玩,又可不必担心语言障碍。对不懂英语,又想一次玩个够的游客确实是不错的选择。


车厢内只有一个60多岁的老头看上去像似欧洲人,太太是香港人,年龄大约50出头。香港太太关照导游老头是个老顽童,最好他也能用英语讲解几句,免得老头觉得太无聊。


导游自我介绍姓Z,当他自报完家门,我发现他与前一日负责环岛精华游的导游身世基本相同,便问此Z与那Z是否有关,此Z回答:“啊,那是我大哥。”坐“导游位”的香港太太接话:“你们俩咋都这麽会说呢!”


两个Z确实都很会说,但我觉得哥哥要胜一筹。弟弟热情过高,导致话语太多,重点不够突出。但他把自己的“话多”归奶_台湾国民党对国语教学的重视,因爲小时候,在学校和父亲的双重压力下,他们哥俩《四书》、《五经》背了一大筐。还说大陆现在安定了,也应该让小孩子背我们中国人的《圣经》□□《论语》,要不然他们以后都不知道该按什麽标准做事了。这麽“忧国忧民”的导游,说话肯定会“四面出击”的,但尽管他话多,却不说什麽“段子”。或野X于职业的习惯,我觉得他在开始用英语讲解前的一番话倒是蛮有趣,也挺有道理的。他说:“今天我们车上有位外国老先生,我就用英语再简单讲一下。不过我得提醒一下这里的几个小朋友不要学我怎麽讲英语,我怕要误人子弟;但我有一个方法你们可以学学,那就是学英语要尽可能多背单词,语法不用管,你只说出单词,句子顺序不对,人家还是能听得懂的。当然你要正儿八经做翻译肯定要注意语法的。”他给车上的几个小学生打完“预防针”后就开始用英语讲开了。说真的,他的发音真够“硬腔腔”,不过语法还是基本规范的,毕竟他在夏威夷已生活了30多年了。那一刻,我想起了去年7月在美国东部参团游时碰到的一个年龄不足30岁的华人导游,因爲团里有印度人,他得用中英文讲解。他每隔二、三个单词就要夹进一个“OK”,一句话支离破碎得简直让我无法容忍,我恨不得提议:“你就在讲OK的时候,干脆说声comma(逗号)算了,这样我还舒服些。”当然,我没说出我的建议,只是我也没能记住他的姓名,只记住了他叫Mr OK。与那位Mr OK想必,眼前Z的英语简直可谓“姜还是老的辣”了。


波理尼西亚文化中心位于欧胡岛北岸莱伊(La’ie)附近,距离檀香山约65公里。导游驾车沿著欧胡岛美丽的海岸线,由南向北穿越岛的中心,途径中国帽子岛,乌龟岛海景区时稍作了停留,当我们到达目的地时,已是下午3:00左右了。


文化中心里有专门的导游,Z把大家领进大门就“放鸭”了,说是他要去办理晚嬷□M晚间的戏票,让大家6:00在到门口领票,这样可不耽误游玩时间。Z话音刚落,就有人指著我问Z:“文化村里的导游是她吗?”我赶紧瞻漶G“不是我!不是我!”不能怪大伙,因爲进入大门后,我已进入了“角色”,头上戴了前一天花了 $2.08 买的花环。


这时候,真正的导游过来了,一个皮肤有点黝黑,头上并未戴花环的年轻姑娘。她要带领大家重点参观几个村落。H和我觉得这样太费时,我们宁愿自己随便逛逛拍拍照。


波理尼西亚文化中心占地42英亩(169,974 平方米),是爲保留波利尼西亚文化资産而设立的非营利机构,同时提供奖学金给上百名就读于邻近杨百翰大学夏威夷分校的波利尼西亚族裔的学生们。中心是由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摩门教会)的劳动传教士于1963年建立。我们在入口处领了中英文的导游图就开始按图索骥地游玩了。我们真的是在“游玩”,因爲几乎每个村落里都有可供游客参与的活动项目。


毕竟是处人造景观,总有“小家碧玉”的感觉,但我喜欢文化中心里清润的空气和整洁的环境。其实,两个多小时的在7个村庄里“走街串巷”,我根本不可能对来自夏威夷、萨摩亚、塔希提、汤加、斐济、新西兰、马克萨斯7个太平洋岛屿的波利尼西亚文化传统和风土人情有多大的了解。


我们不时进入村落里的“小剧场”看一回表演,听夏威夷文,只好“心死眼闭”;听英文,因只见片鳞半爪也基本一头雾水。这样倒也轻松了,干脆来去匆匆地看热闹。看见草坪上有人在跳舞,必定凑一下热闹。从照片上看我的舞姿还真不赖,旁边有位年轻的姑娘竟然自己不跳只看著我呢!


经过一些体验的项目,比如鐟木取火、投掷长毛……大人小孩同样投入的表情总让我忍俊不禁,心想:“白相相的吖,咖认真做啥?”但我是从心底里喜欢看那些老外“做小事怀大志”的模样的,这是童心未泯的表现,一个有童心的人才会从“小事”中寻找到乐趣。最悲哀的人莫过于大事做不成,小事不想做。我已自认做不成大事,所以特享受做小事了,比如涂鸦闲文,袅炊p说、喝茶聊天,等等。


七个村庄的房子,造型各异,有圆有方,屋顶和围墙大都是用茅草围成,这种取之于自然的建筑材料总能吸引我,以致我会把自己的闲居也装修成“农舍”。村与村之间有人工挖掘的小河相连,游人可免费乘坐独木舟穿行于花香鸟语的村落之间。就冲“免费”两字,我们怎麽也得体验一把了。于是一路玩到村尽头的船码头再排队等候,坐独木舟返回大门。

发现时间还早,便又去了刚才不顺道的斐济岛。见寺庙的造型很别致,我便站到前面的石墩上照相。一位斐济帅小伙走过来,我以爲他会说我冒犯了他们的“圣灵”,便赶紧想走下“圣坛”,他却示意我不要下来。我明白了他的意思,便问:“Can I take a photo with you(我可以和你照张相吗) ?”小伙本来就是想帮助我拍一张有纪念意义的照片,他站到了石墩上,还建议我尽管大胆做动作。他端起了“骑士”的布[,我便满脸笑容,左手叉腰,右手很sexy地搭在了小伙子的肩头。或钗]爲这一幕太意想不到,H把照片又拍得“地动山摇”了,好在通过PHOTOSHOP改良,“牺牲”了寺庙的顶端后,我还是做到了“处乱不惊”。


再次来到入口处,已差不多6:00了,Z导已等候在那里了。领了嬷□A我们便去拟]享用号称是波理尼西亚风味的自助晚饭了。


如同村里的演员和工作人员一样,拟]里的服务员也都是杨百翰大学夏威夷分校的学生,这里是他们勤工俭学的地方。门口迎候我们的一位年轻姑娘漂亮极了,看似俄罗斯人,一问,果然她是混血儿,妈妈是俄罗斯人,父亲是德国人。姑娘在我们的要求下,把我们引到了一个靠窗的座位。自助拟]还真不小,食品品种也不少。只可惜这H眼里的“天堂”对我只是个歇脚的地方。我的胃无可救药地只认“妈妈的味道”,所有的世界风味对我都是“邪味”。我只是简单拿了几片鱼片,一点鸡肉、加点蔬菜和水果,再倒了杯果汁,就算把自己喂饱了。我知道这样“很亏”,但没办法,所有的特色调料在我眼里都有点“乱七八糟”,所以这顿自助嫔□祢豪S什麽印象。只记得邻桌正好有人过生日,几个学生模样的演员来到他们的岳□e爲他们弹琴献歌,场面很温馨快乐。


晚饭后,7:30还可在文化村的大剧场里看一场有150名演员演出的《生命的呼吸》的歌舞表演。夜晚的夏威夷有点凉,剧院里的空调很足,我穿上了长裙,披上了大大的披肩,“像模像样”地步入了剧场。


剧情很简单:一个危机四伏的夜晚,一个不知名的地方,诞生了一个叫马那的孩子,呼吸著生命的气息。歌舞剧通过对马那的成长过程的描述把七个岛屿中的六个岛屿的文化风俗串联在了一起。


其实,那晚的演出效果在我眼里不算精湛,但在那样的夜晚,能在观赏歌舞表演中结束波理尼西亚文化中心的游玩感觉还是有那麽点锦上添花的。


演出9:00结束。回到宾馆已是10:30左右了。有点累,但觉得很值,因爲到夏威夷总得了解一下波理尼西亚文化。据说目前纯粹的夏威夷原住民已不多了,夏威夷已成了一个名符其实的“种族乐园”,每三个人中就有一个“混血儿”了。



舒然   《夏威夷之旅(7)□□游玩波利尼西亚文化中心》

相关: 夏威夷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华人旅行社 【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美国接驳车服务 免费领取折扣券 

上一篇:波理尼西亚文化中心旅游指南 下一篇:观夏威夷波理尼西亚文化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