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推荐

翠湖山庄如仙境


离开魁北克 城之后,人原本要在满地可逗留几日,可电视上却严重警告说,飓风爱琳第二天即将光顾那里。所以人只在那些老旧的高楼间草草地遛了一圈,就象逃难一样离开那个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城市,逃向西北方向的翠湖山庄


有朋友曾说,翠湖山庄(Mount Tremblant)可是度假者的好去处。有山,有河,有湖泊,冬天可以滑雪,夏天可以登山、划船。或者只须租一间半山腰的别墅,早晨坐在窗前,满眼是绿树和扯在绿树间的薄云,一家人坐在窗前吃个早嚏A享受一份惬意的懒散。


车在令人困倦的,毫无起伏的景致中开出去不过一个多小时吧,劳伦琴山脉就象温顺的牧群转进人的视线。那山的轮廓柔和得有些象骆驼跟羊的的脊背,难怪土著人把这里称爲抖动的山峦,而那一丛丛深绿色的树木远看去则象一团团的羊毛卷。峰回路转之后,终于找到旅馆,那是山脚下一幢白色的小楼,我们的房间有一扇落地窗,从窗户望出去是有著颀长身材的树木,几颗浑圆的大卵石极贴切地点缀在那由窗户框出来的风景画的一角。


收拾停当之后,人走出门,阳光正殷勤地照著山峰、树木和贴地而生的小草。白云则一副没人看管的样子,东一朵西一朵地散落著。人也不急著去找那热闹的去处,只躺到草坪里那张原木的野岳□W,听著蟋蟀在小草间有一搭没一搭地鸣唱,不知不觉间,人沈沈地睡去。一觉醒来,人的头脑清醒得有如退潮后的海滩,空旷而又清净,而身体则因爲吸足了阳光而感到热烘烘,圆鼓鼓。心满意足之下,人出发了。到了游客咨询中心才知,最热闹的地方还在五十里之外,人索性到离得最近的自然公园去看看。


车在山与树木夹成的巷道里行进,一闪而过的是一个个小小的湖面,偶尔眼前也会亮出一大片湖水,染著山与树以及湖边别墅的倒影。地图上说,这就是苏比利尔湖(Lac Superieur)。但人没能做一分钟的停留,因爲要赶向公园的最中心--门罗湖畔(Lac Menroe)。


及至到了门罗湖,太阳已渐渐西下,所剩无几的游人肩扛著或橘红或浅黄的独木舟上了岸,环住湖水的山象一条盘在霞光里的龙,要将太阳那燃著烈焰的龙珠慢慢地吞下。镜面般的湖水又把这风景一模一样地影到水底,人踌躇著是否该把此地取名爲“双阳山”。而湖边坐在布椅上的老者膝上摊了块毯子,专著地望著那风景,却不知他自己也成了这风景画中温馨的一点。


 


人沿著湖边红色的沙滩朝前走去,眼前是一座小桥,只是那两只桥洞里的山光水色连同它们水里的影子,让人误认爲是两面映了风景的圆镜子,不知宝玉当年游过的太虚幻境是否有这般精巧。走到桥上去,那圆木做的桥柱雨淋之后已渐老化,那黑绿色的断面上挂了雪白和亮红的苔藓。人对著那桥柱看了很久,原来腐朽与卑微可以天成这样一幅热烈的画面。


过了桥是一片空寂的树林,林间小路的尽头有清脆的喧哗声,寻声走去,却见一股泉水流过卵石。出乎意料地,一头小鹿从树丛间闪出来,它扭过头来见到人时,也小小地吃了一惊,还没等人按动快门,就一转身没在林子的深处,过了一会那小鹿重又出现在水边,原来是我们这外来者惊扰了到泉边饮水的生灵。


出了树林,太阳敛起他的光芒,只清清爽爽地留了半个天空的菊黄色。人光著脚坐下来对著那晚霞。湖中央有人在划独木舟。暮蔼中,只看得见坐在舟上的人影和船后拖著的白色的水痕,只是那船桨拨动湖水的声响和划船人的轻咳声让人觉得那船好象离的很近。


尽管人一直看著湖面,却也没发觉是在什麽时候,从什麽地方,几蝼H淡的雾气象京剧里的白蛇,披极轻极薄的缟素,纤细的手指挑起水袖,半掩著秀顔,悲悲切切切地飘上水面。人不禁打了个冷战,周围夏虫的鸣唱也似乎更加起劲。人说,天不早了,回吧。


弯曲的山路上,人同天边的的彩云不断地你追我赶。一会是山坳里开一片纯红色的木棉花,可当人想凑上前看个究竟的时候,那花却一转弯躲到山的后面去了;一会是树梢头揪碎了一块块粉红色的锦缎,却又在人接近她的一瞬逃的无影无踪。


到了山口,天渐渐地暗下来了,要开啓车灯才能前行。忽然,车猛地停住,转头望去,那是一山一湖俗艳的云彩。那云彩就象一位妖冶的女子,著一席拖天拽地的紫红色的裙,放浪行骸地狂舞。她的舞是情人的唇将吻未吻时的颤抖,也是热恋的人相拥时散成的一姜@蓟狱□C那女子不是白素真,只著一袭轻帛在那里悲悲切切;不是小家子气的顔婆惜只钟情一个张三;更不是西门庆的潘金莲,把双套了绣鞋的脚探在当街的门帘下招惹是非。她定是位奔放的女子,有著丰腴的胸与臂膀,她浓装艳抹,长长的睫毛下藏著又深又亮的眼睛。但她也绝不是与斗牛士周旋的西班牙女郎,因爲她尽管狂野,却怀一腔悲愤,不知是爲自己还是别人的身世与命运。如果那个把灵魂卖给魔鬼的浮士德见了她,一定会仰天叹一句,太美了,随即倒地而死。想到这里人有些怕了。也部A来时的路上,人匆忙间怠慢了苏必利尔湖里的鬼魅,惹得她在暗处化作一湖的紫云迷住人的心窍,令人自己踩了刹车却全然不觉......


小学时候的一篇课文里说,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这一次,这句话完全没有应验。因爲第二天,天空象摊开了的灰色的毡子,密布阴云。起风了。但人还是早早起身去找那最热闹的去处,因爲天气预报说,飓风爱琳将在当天下午三点左右抵达翠湖山庄。


按照地图的指示,下了高速公路,在第二个转盘右转就是通向热闹处的路了。可右转之后,路反而幽静了下来。路旁的大树掩住小小的一片湖水,仿佛有人在灰色油底子的布面上大笔地画了几段树枝。再往前走是一大片荷花。人打转车头,回到路的起始停下车,因爲要再见那荷花。人坐在湖里只供独木舟出入的船坞上,身旁飘著一枚枚水草,那桃子形状的叶子,嫩绿的顔色,柔润的样子让人想起“点溪荷叶叠青钱”。不过这一句在这里显得沈重了些,因爲有份量的青钱怎会这样飘逸地,不著一丝俗气地荡在这清澈的水上。


擡眼望去,层层叠叠的荷叶睡在水面,就象母亲爲将嫁的女儿做的绸被。而那花则零零散散地缀在一片碧绿间,粉红对著雪白,鲜艳茁壮的望住行将凋零的,还有那一朵,虽然花苞已然开裂,露出点点的粉韵,但她却如一个女子依然紧紧地抱住自己,把自己抱成一柄收笼的粉绿色的伞。人说,未发之情就如那花的含苞一样,欲待发泄出来情就不爲真情了。也部A这就是什麽那朵将开未开的荷花让人觉得有几分壮烈的美。


后来人才知道是因爲走错了路,才遇见那片隐在树后的荷花。到得那最热闹之处,只见山峰高耸在灰黑的天空,山间是一排排城市模样的别墅。人们来往在经了人工雕琢的小亭子间,买些吃食冷饮之类的东西。坐上冷冰冰的电缆车到了山顶,凉风吹散了人的长发,只见一大块蘑菇样的阴云笼在模模糊糊的湖面上。原来这旅游圣地也不过如此。


人觉得有些兴味索然,于是急急地下了山。车开动的那一刻,一大颗雨滴重重的砸在挡风玻璃上,看看表是下午三点十四分,看来天气预报真是很准。一路上,疾驰的车辆卷起水雾,好象是波浪中行船。坐在温暖的车中,回顾这段赶热闹的行程,人不禁对著那淌在车窗上的雨水点头,嗯,著意闻时不肯香,香在无心处。


第二天,太阳照样早早地升起,暴雨浣过的天空、群山和树木都散著微甜的清新味道。人驱车踏上回家的路。当再次接近满地可城时,又遇到那片汪洋一样的水面,她缓缓地,不露声色地流淌,人他乡遇故知地叹了声:圣劳伦斯河!然后转过头,望著那衣袂飘举的妇人渐渐地远去......



丁大炮   《翠湖山庄--著意闻时不肯香》

相关: 加拿大全景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华人旅行社 【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温哥华旅游网 美国接驳车服务 免费领取折扣券 

上一篇:记忆加拿大翠湖山庄 下一篇:加拿大翠湖山庄行

相关文章:您可能还对以下内容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