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闸蟹和上海大闸蟹

 

我生在上海。小时候每当十一月份,就听母亲说“秋风起,蟹脚痒”,意思就是到吃螃蟹的季节了。上海人对“大闸蟹”有著一种特殊的感情,把它几乎当作上海的国宝。没有来美国时,也很著迷大闸蟹。可是吃了美国大闸蟹后,觉得上海的阳澄湖大闸蟹也不过如此。

 

因爲受母亲的影响,总认爲秋末的蟹最肥,最好吃。去中国超市买菜时,突然想起该吃螃蟹了,所以就去海鲜部门看看。

一看,今天螃蟹3.99美元一磅,看看都很小,今年螃蟹都不景气。叫海鲜部门工作的墨西哥小伙子抓一个大一点的,他捞起一个说,这只算大的了。只见螃蟹张牙舞爪地乱动,看上去没有半死不活的样子,就要了。秤了后,8美元多一些。可是回到家,才发现它少了一只钳,还少了一只腿。

回想吉米第一次看到我买螃蟹回家时,他大爲惊奇,他从来不吃螃蟹,大概也第一次这麽近距离见到活螃蟹。我知道世界上有一个民族不吃蟹,那就是德国人。但是美国人是吃的。出于好奇,他第一次目睹了我把一只活生生的螃蟹放到蒸笼里,诱W诱l,打开火。吉米的脸上露出痛苦不堪的表情。我毫不留情地对他说,我在给它一个热桑那。等到那只螃蟹开始在蒸笼里挣扎时,吉米闭上了眼,在胸前画十字,合掌祷告。我开始反击说,你在吃那末多的汉堡包,那牛肉都是牛被杀死的做的。我还说,你知道吗,牛在被杀之前会留眼瓷C他说,可是我没看见呀。

 

 

 

 

随著一年一年时间的推移,他也慢慢接受了螃蟹被活活在蒸笼里桑那死的执行法。毕竟是一只螃蟹,又不是猫狗蛇之类的有脑子的动物。

美国的螃蟹和上海大闸蟹有不同的地方。那就是一,美国吃的螃蟹都是公的。捕蟹者捕到母蟹要放回大海里,让它们继续繁殖。但是上海人却钟情于吃母蟹。二,美国的螃蟹,蟹黄是不能吃的,要完全去掉,所以只吃蟹肉。但上海的大闸蟹,母蟹的蟹黄和公蟹的膏却是最好吃的部分。

吃了美国的大螃蟹后,再吃上海大闸蟹,总觉得不过瘾。细细的腿掏呀掏,掏半天掏出的肉连牙缝都塞不满。而美国的螃蟹一只腿的肉就比得上大闸蟹的五条腿,而且肉质鲜美。

在中国吃螃蟹是不用工具的,嘴就是工具。包括我在内,小时候吃螃蟹也用剪子,但常常用牙齿去咬。在美国就不能这样了,那样就有损风度。美国人的歺馆,如果有螃蟹的话,一般都已经爲你钳碎,也一定会爲你提供专门的钳子来钳破蟹壳。还有一把像两头象耳勺,但是很长,可以用来掏那些蟹脚深处里的细肉。

也有在美国的上海人认爲美国的螃蟹不及上海的大闸蟹,那大概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文:来源网络

相关链接: 美国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华人旅行社 【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上一篇:美国大闸蟹泛滥成灾 下一篇:美国纽约时间与北京时间24小时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