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节,美国游行大暴走

5月1日国际劳动节,中国人都在放长假,美国人却不一样。媒体报道说,劳动节这一天,大型美国游行在洛杉矶爆发,数十万移民涌上街头,爲美国境内1200万非法移民争取权益。


洛杉矶警方估计,参加此次游行的人数约50~60万人,这已经是洛杉矶市一个多月时间内爆发的第三次同一主题的游行活动。美国的非法移民一定很羡慕中国,劳动节还能放长假!他们游行的口号之一就是:劳动节这一天不上班、不上学、不购物,让美国佬尝尝没有非法移民的日子,看看美国佬离开了非法移民怎麽过日子。除了洛杉矶,在这个劳动者的节日里,纽约、芝加哥、亚特兰大、新奥尔良等地都爆发了同样主题的游行活动,只是规模不如洛杉矶。但是,作爲国际劳动节发祥地的芝加哥市,游行人数也达到了30万。


这让我想起不久以前一个美国电影《离开墨西哥人的日子》。这部电影讲述了一个假设的故事情节,加州某地的一个城市,某天早上,美国人醒来,惊讶地发现,全城的墨西哥人都不见了,城市居然陷入半瘫痪状态。最后,大家不得不把失踪的墨西哥人统统找回来。这个电影有点类似去年一位美国家庭妇女做的一个试验:在一段时期内,坚决不使用“中国制造”的産品,看看会怎样。结果,她发现,离开中国制造的日子,虽然也能过,但是过得很辛苦,生活难度增加,生活成本增加。


反对移民的人有一个理由:非法移民抢走了美国公民的工作机会。这倒让我想起北京的一件事情。北京以前的街头厕所都很差,爲了改变北京的国际形象,政府花钱修了很多美观舒适的公共厕所。硬件完成之后,管理厕所需要具体的人,北京市有关部门用几百个现成的工作岗位,招募需要工作的北京人,尤其是下岗职工,据说月工资1000元。但是,拥有北京户口的下岗工人很少去应聘这个岗位,最终不得不把这些工作机会给了外来打工人员。原因也很简单,看厕所,打扫厕所的工作太低贱,北京人丢不起这个面子,即使没工作,还有几百元的最低保障。而外来人员则不同,他们如果没工作,就一分钱收入都没有,所以对于工作岗位没有很多的选择余地。而且,有些外来人员甚至住在厕所里,北京的新厕所大概比他们老家的房子要好很多,既有了一份工作,又省去了房租。这就是外来移民与合法居民在就职上的差别之一,你能说是外来人员抢走了就业机会吗?所以,在美国,外来移民,尤其是非法移民的处境也一样,美国公民的成本较高,很多低工资的工作美国公民根本不愿做,只好由非法移民来做,美国人享受服务。


美国人的生活离不开非法移民,道理虽然很简单,但是,美国爲什麽不给1200万非法移民合法的身份呢?我们爲美国政府算一笔粗帐,如果将1200万非法移民都合法化,美国政府一年需要花多少钱?美国最低生活保障大概是每人每月280美元(以前印象中的数字,现在如何需要核实)。这笔钱远远高于非法移民在本国的收入,他们如果没有很多的金钱欲望,完全可能拿到社会救济金,不再主动干活,享受美国“天堂”一般的日子。如果是这样,美国政府一年需花400多亿美元!这还没完,医疗保险呢?教育义务教育呢?比这更多。并且,一个非法移民成爲正式美国公民后,他(她)的直系亲属按照美国法律,都可以获得美国公民的身份或者绿卡,合法移民数字至少要扩大3倍,美国能受得了吗?而且,一旦非法移民都合法化,他们还能接受每小时几美元的低工资待遇吗?显然不行,美国的工会等组织也不答应。如此一来,曙U端盘子的要涨价,洗衣工要涨价,保姆要涨价等等,全体美国人的消费价格都要上升,美国人的平均生活水平必然下降。某些善良的美国人面对个别非法移民时表现出来的同情心,当面对移民合法化造成的生活质量必然下降的结局,还会继续同情下去吗?再说,非法移民合法化不是一次性就能解决的问题,全世界有多少每天生活费在1美元以下的绝对贫穷人口?一旦美国放开非法移民合法化这个口子,非法移民将源源不断地涌进美国,美国就完了。


(5月11日补充:近日有一条报道,德国的一名男子,爲了报复本国政府,计划领养1000名落后国家的儿童,目的是让本国政府背上沈重的财政包袱,目前已经领养了几百名外国儿童。按照德国的法律,别国儿童被德国公民领养后,便拥有德国护照,甚至该儿童的母亲也能获得德国身份,当然,前提是该儿童的父亲已经不在。1000个外国儿童,理论上就是再加1000个外国母亲,一旦拥有德国公民身份,从最低生活保障到医疗、教育等等,支出真的是很大的一笔。目前,德国有关政府人员说,对于这种“慷国家之慨的败家子行爲”,也没有什麽办法,除非修改法律。在“败家子”这个用词中,听出一点别的意思吗?)


(领养外国儿童的情况并非只有德国存在,目前,已经有7000多名中国儿童被美国人领养,其中包括好莱坞明星梅格-瑞恩。有人会认爲,中国的穷孩子被有钱的美国人领养后,等于半只脚进了天堂。这种情况不是没有,去年,一位领养了中国儿童的美国妇女,爲了给孩子治病,花了很多钱,多次来到中国,寻找孩子的亲生父母或者亲属,因爲,那位中国孩子需要换骨髓,亲属之间配型成左荧妓v更高。光是这份爱心,就属于天堂的级别。但是,在美国,同样有人利用领养儿童而发财的。被美国公民领养的外国孩子,每个月都能领到政府的补助,三、四百美元。对于有钱的领养者来说,这点钱不算什麽。但是,对于美国穷人来说,聚沙成塔,积少成多就很可观了。有报道说,一对美国夫妇,因爲领养了很多儿童,光靠政府发的补助,每月就有8000-9000美元的收入。如果这些钱都花在孩子身上也未尝不可,但是,报道指出,这些被领养的孩子生活状况都很苦。)


(领养外国孩子也属于移民,不同的是,成年人移民,观念、文化已经很难改变,而儿童甚至婴儿领养,等于从小洗脑,彻底远离本国文化,接受养父母所在国的文化。即使这样一件应该是充满爱心的事情,也被巨大的财富差异和商品意识搞得乌烟瘴气。发达国家都会自我反省:爱心也会惹麻烦。站在发达国家之外的立场,应该说,如果没有外界人爲的干扰或设定,自然状态一定是日趋平均化,这是一个无奈的结局。不合理的状态只有用不合理的手段才能维护。如果手段合理,哪怕是表面上的合理,移民问题的后果就是发达国家必然要承担的。当今社会已经不可能像古代民主样板古希腊那样,一方面实行人人平等的民主政策,同时又保留著大量没有公民权利的奴隶。)


当年美国人指责中国没有人权的时候,邓小平非常简单地回答美国人说:把中国最贫穷的人口移民2000万到美国,让美国给他们富裕、人权如何?美国人哑口无言。


(5月14日补充:作爲发达国家之一的日本,老龄化同样严重。联合国报告指出,日本每年缺少劳动力近65万。目前,日本主要以工作签证的方式解决一部分劳动力,未来的日本有没有可能实施移民政策呢?这对于日本也是一件很头痛的事情,一些日本人指出:移民是特效药,也是剧毒药。)


在资本主义的基本理念中,自由所包含的一项内容就是迁徙的自由,这种迁徙包括本国境内的迁徙,也包括跨国的迁徙。美国就是一个移民国家,它现在的人口除了印第安人外,都是移民的后代。因此,美国宪法也保障自由迁徙的权力。但是,美国宪法的这个条款只在美国建国初期“真正”地实行过。纽约港外自由女神像是当年外来移民见到美国的第一个印象。包括卓别林在内,钗h美国人就是从这里很方便地进入美国的。当然,在比这更早的年代,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纯粹移民国家就对不同的移民采取了不同的政策。已经居住于本地的原住民没办法赶走他们,只好把他们赶到交通不便的山区或者荒凉之地,或者从肉体上消灭、减少他们;来自非洲的强迫移民只能是奴隶,来自亚洲的集体劳工很难获得美国公民的身份,自由移民政策基本上只对白种人适用。


随著美国人口的日益增加,僧多粥少使得自由移民政策即使针对白种人也越来越苛刻,越来越像翘豸l,移民条件越来越苛刻。法国明星德帕迪约曾经主演了一部电影《绿卡》,讲的就是一个法国穷小子想移民美国,采取假结婚的手段,结果被移民局官员怀疑,在分头询问他们的夫妻生活细节时,终于露馅,德帕迪约主演的法国穷小子不得不被驱逐出境。但是,电影制造了一个结局,两个原本假结婚的男女,在被驱逐出境时,産生了真正的爱情,然而,违犯美国《移民法》使得法国穷小子无法留下来,有情人最终难成眷属。


不光美国如此,所有的西方国家在这个问题上都一样。不然的话,按照自然规律,穷人必定往发达国家蜂拥而去,发达国家很快就会难以承受。当年的大英帝国号称日不落帝国,英国女王是所有殖民地的女王,但是,所有殖民地国家的居民也没有自由迁徙到英国本土的自由。直到今天,英联邦内往英国本土的移民依然条件苛刻。去年,著名导演斯皮尔伯格执导了一部由汤姆-汉克斯主演的电影,中文名字叫《航站奇缘》,说的是一个东欧国家的游客因本国政变,在进入美国时,护照失效,只好驻留机场,结果得到了一段爱情。不久前,英国发生了一起与电影《航站奇缘》非常类似的真实事件。非洲一个英联邦国家的黑人,梦寐以求的就是移民英国,结果放弃了本国国籍,但是英国国籍要到英国本土才能获得,于是,他被机场海关拦住,进不了英国,回不了本国,在机场吃住1年(?)。他当然没有像电影里一样获得一个爱情,而他移民英国的目的就是爲自己的孩子将来获得良好的、免费的教育机会。举一个例子就能理解这位黑人父亲的行爲:在中国,如果你拥有北京、上海这类大城市的户口,你在孩子受教育的问题上就有很多便利,比如学费,比如升学率等等。这位需要英国国籍的黑人父亲就是想让他的儿子将来可以按照英国公民的待遇接受便宜的教育,享受英国公民在教育问题上的社会福利。这位黑人最终好像是获得了英国的国籍,但是,他的遭遇也可以看出,向发达国家移民有多难,发达国家限制移民有深刻原因。简单来说,增加一个移民,就是长期赠送这个新移民一笔钱,所以,接受穷移民谁也不愿意,如果要接受移民,一定是有经济实力的,或者是有特殊才能的。


西方国家理念上对于自由移民的认可与现实法律对于移民的限制是一对难以化解的矛盾。限制移民的压力来自国家政府和本国公民两个方面。但是,西方国家的社会经济制度又确实对移民有著必然的需求。随著人口的老龄化,劳动力缺少也是必然的结果,非法移民作爲廉价劳动力,对于西方国家经济的作用,某种程度上类似当年多付出、少收入的黑人奴隶。所以,本国的低收入阶层嚷嚷著移民抢走了工作机会,本国的资本家并不愿意听到这种言论。商品经济环境中,谁不想降低成本?因此,从资本的角度,其实是非常愿意让非法移民始终存在下去,按照本国的法律,雇佣本国公民是有最低工资标准的,而雇佣非法移民则完全不受最低工资标准的限制,非法移民也根本没有说理的地方。


(5月18日补充:近日,法国也通过了一项新的移民法案,遭到很大的反对。法国原先有规定,凡是在法国逗留达到10年,就可以获得法国公民身份。新的移民法案取消了这一条。由于非法移民获得合法身份后,其家人也可以相应地获得合法身份,批评者指出,取消满10年自动获得法国身份的条款,将使很多非法移民长期不能与家人团聚,除了人道主义的考虑之外,还容易引发犯罪。同时,法国新移民法案还强迫要求移民学习法语和法国公民课程,批评认爲这是侵犯人权。新移民法案倾向于接受高素质的移民,抵制没文化、少技术的低层次移民,批评者认爲是爱富嫌贫。新移民法案总体上加强了对非法移民的控制,批评者认爲这破坏了法国作爲受迫害者避风港的一贯形象。法国的新移民法案主要出于利益考虑,反对者来自两个方面,一是利益受损者,二是漂亮的道义。法国也同样难办。)


所以,虽然美国几十万非法移民在五一劳动节举行声势浩大的大游行,但是,他们不会得到预想的结局,能有点改进就不错了。非法移民也没有投票权,谁也不会在竞选中站在非法移民一边来拉选票。美国政府真的很难办。按照法律,发现非法移民就应该将其驱逐出境。非法移民的公开游行无疑就是公开暴露自己的非法移民身份,他们知道美国政府不可能将他们驱逐出境。《移民法》对非法移民驱逐出境的条款也是有条件执行的。很多时候,美国执法部门对于非法移民的存在都是睁一眼闭一眼,但是,如果怀疑某人与阿拉伯恐怖主义有牵连,驱逐他或者不让他入境如果采取其它借口,可能会有种族歧视的嫌疑,《移民法》就是最好的工具。


美国如果将非法移民都合法化,就是一场灾难的开始。美国如果将非法移民驱逐干净,就是另一场灾难的开始。美国如果默认非法移民的存在,就是言行不符地自打耳光。面对非法移民大游行,美国真的很难办。我不相信美国以及西方政府在这个问题上会有什麽高招。


(5月18日补充:五一美国移民大游行后,这几天,美国政府对移民问题有了一连串的反应。首先是布什总统宣布向墨西哥边境派出6000名士兵,目的是拦截未来继续新産生的非法移民。这个举动在美国国内的反对声音不大,有点怀疑而已。墨西哥方面的反应有点奇怪,政府警惕美国的做法会不会导致国家的战争状态,民衆说:我们去美国其实是互利的。墨西哥方面的表态其实很无力。如果美国限制了非法移民,从墨西哥政府的角度,每年将减少大量来自美国的美元汇款,从墨西哥百姓的角度,美国的做法让他们前往美国挣钱的难度加大了不少。但是,不论是墨西哥政府还是百姓,对美国的做法都没有正当的理由反对。而布什总统的决定无疑显示了美国对于非法移民的根本态度,那就是严格限制。)


(当然,美国政府也作出了一点有人情味的表示,例如,对1200万非法移民有选择地给于合法身份,比如在美逗留超过2年或者5年,2年以下的统统遣返。这个决定实施很难,如何确定时限?靠非法移民自己说?实施了之后,无疑造成一个既定事实:只要用各种方式在美国逗留到一定的期限,就可以让美国政府接受现实,不得不将非法移民合法化。这个口子一开,甚至可能导致更大规模的非法移民,而且,还有可能出现以此赚钱的心行当,例如给非法移民提供保护,不被执法机关发现,安全达到非法逗留的时限,然后从非法移民那里赚一笔钱。)


(在给于非法移民合法身份这个问题上,这几天的美国也显得手脚忙乱,有议员提出,犯过罪的非法移民不在获得合法身份的范围内,这项提议获得全票通过。也就是说,向非法移民开绿灯是有条件的。)


(美国参议院5月17日还通过一项议案,要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修建隔离墙。在国境线上修隔离墙,古代有中国的秦始皇,罗马帝国的哈德良皇帝。现代有南非、以色列,如今又多了一个美国。能否起作用,日后看结果。满清入关的时候,看著长城说:明朝修这个东西,根本没用。也鸟它□□□m不知道这个典故,但是,他们一定会有相同的看法。)


(美国近日来在移民问题上频频有大动作,明确显示了非法移民问题对于美国是一个极爲头痛的问题。即使出台了一系列政策,也如同大禹的父亲鲧治水那样,靠的是堵,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非法移民作爲廉价劳动力,受到美国社会和经济的极大欢迎,这个问题不改变,非法移民就不可能解决。)


移民问题不是美国一个国家的问题,所有西方国家都面临同样的难题,而且,这个难题是难以化解的长期矛盾。随著时间的推移,移民问题将越来越成爲西方国家的严重社会问题,甚至有可能深刻地改变西方社会。关于这个问题,本人的另一篇文章也有所涉及,《爲什麽不生孩子及其后果》,文章链接如下:http://blog.sina.com.cn/u/4134ba90010004bo,可以参照。


(5月14日补充:发达国家的高福利政策也与移民问题密切相关。高福利政策导致本国劳动力成本过高,象德国这样的国家,本国失业人口连续多年在10%左右。与此同时,德国却需要大量移民,这是一个让西方国家非常无奈的矛盾。德国2005年实施新移民法,导致本国公民的激烈抗议,甚至连社会待遇较高的医生也参加到抗议队伍中。因爲,德国的新移民政策鼓励高素质的外国人移民德国,外国医生也在其中。对于德国医生来说,外国医生移民之后,成本较高的本国医生便失去了竞争力。由此,原先收入较高的德国人不得不往瑞士、卢森堡、荷兰等地区移民,造成一个奇怪的现象:一方面德国需要大量外国移民,另一方面,德国每年大约有15万高层次白领移民离开德国。这种现象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西方资本主义制度有著严重的隐含的问题,这个问题如果得不到解决,总有一天会大爆发。然而,在我看来,商品经济社会难以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在需要大量移民的发达国家中,以色列比较特殊。由于商品经济社会与人口下降的必然联系,以色列的人口也面临老龄化的巨大挑战,尤其是面对四周和本国境内大量的阿拉伯人。爲了避免未来犹太人在以色列也成爲少数民族,以色列除了鼓励生育之外,还鼓励世界各地的犹太人后裔移民以色列,甚至包括《圣经》中记载的非洲犹太人。然而,巴勒斯坦动荡的局势使得这个计划职能吸引落后国家的犹太人,造成移民整体素质较低,早期犹太人移民和近期犹太人移民之间的歧视也在滋生。)


(几天前,普京总统将鼓励生育列入了国家重大政策之中。俄罗斯人口的大量减少和老龄化问题比较复杂一些。现在的俄罗斯因爲有钱了,便指望靠经济手段鼓励本国公民多生育。在我看来,这种政策如果有效地实施,很可能在50年、100年后造成更加严重的后果。)


中国在这个问题上采取的是实事求是的态度,中国在移民问题上不需要那种假惺惺的无法落实的自由迁徙概念。国内的自由迁徙正逐步实现,但是国际化的自由迁徙依然受到控制。中国不接受双重国籍,对于进入中国的移民限制非常严格,反之,对于离开中国的移民则非常宽松。这种现实的态度,是中国面对移民问题最好的政策。



刘仰 《移民大游行,美国很难办》

相关: 美国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华人旅行社 【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美国接驳车服务 免费领取折扣券 

上一篇:加拿大枫叶美景看不完 下一篇:美国游行:同性恋游行篇

相关文章:您可能还对以下内容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