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苏尔地区游记

从美国西海岸的三藩市沿著一号公路向南,行车于悬崖绝壁与广阔大洋之间,几百公里的壮美让心灵震颤得无处逃避。欢迎来到大苏尔(Big Sur),欢迎来到自然馈赠给人类的圣域。


1.    圣域的入口

从某种意义上说,大苏尔的入口是著名的金门大桥(The Golden Gate Bridge)。以这样的传奇场所作爲入口是相当合适的,人类建筑史上一个里程碑式的成就与西海岸的自然奇迹交相辉映,徒步其上,天地的伟大与个人的渺小对比是那麽强烈,难怪金门大桥成爲“世界最受欢迎的自杀圣地”,纵身一跃,雾气弥漫之间,生与死已经不是需要考虑的因素了...

云雾中的金门大桥像撒旦的微笑一样美,像上帝的祭坛一样庄严,只有金门大桥,精致邪恶得需要祭品:

三藩市(San Francisco,旧金山)是嬉皮士运动的发祥地,看过电影《阿甘正传》的朋友应该对其中那首“三藩市”有印象吧:如果你要去旧金山的话,请别忘了在头发上插满鲜花。在旧金山这座城市里,你遇到的人温柔善良。对于那些要去旧金山的人,今年夏天将充满爱的阳光...

最早听到这首歌是在一张奥斯卡金曲CD里,歌里描绘了鲜花般美好的年代,整整一代人要求获得精神上的解放,他们在运动,他们要自由。当时并不知道这首歌的背景是嬉皮士运动,只是从那时候起开始神往那座城市,梦想著那里金色的阳光和友善的笑容。

且不论那场运动的阴暗面给社会带来了怎样的冲击(最典型的莫过于“垮掉的一代”这个词的诞生),嬉皮士运动却催生了多种社会思潮的産生:性解放、异族通婚、东方宗教、环保运动、音乐节、背包族、摩托党和反战运动...旧金山地区就此成爲了艺术与文化之都,一如 “波希米亚”时代的巴黎左岸。

然而,这里仅仅是大苏尔的入口,艺术的圣域才刚刚打开了大门,让我们告别旧金山和金门大桥继续深入这片馈赠之地吧。

2.  亨利·米勒的山居岁月

亨利·米勒可以说是美国文学史上最具争议的作家,几乎每一部作品都有著大量的“污言秽语”,因此钗h作品遭到毁禁,"文化暴徒"和"污言秽语之王"成爲了他一生的标签。

然而,他却是大苏尔的第一批居民。很难想像,他最爲著名的几部作品是在大苏尔山麓自己搭建的木屋里写成的,面对轰鸣的大海、大洋上升起的雾霭、变幻莫测的光线,他用最直接、最尖刻的语言向西方社会的传统价值观发起了挑战,用 “污言秽语”作爲武器,将物质至上的价值观打得落花流水。

经过早年在巴黎放荡不羁的生活之后,他选择在大苏尔定居,当时的大苏尔几乎保留著原始的风貌,后来那条传奇般的一号公路还不知所踪,几十户居民散居在这片美得令人心惊的海岸附近,因爲地势崎岖,使聚居变成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但第一批定居者之间却有著非常亲密的联系,物质上的匮乏反倒使这些定居者相互间变得非常信赖,这里是一个温馨的社区。

或扣A会觉得亨利·米勒是一个游戏人生、粗俗不堪的人,写出那麽多“有伤风化”的文字的人竟然生活在这麽美丽的所在,似乎是对大苏尔的亵渎。但人们有所不知的是亨利·米勒还有一部作品,名字就叫做《大苏尔》,这是我看过的唯一一本他写的书,这是一本非常可爱的书:“它是一本从他生活中最幸福的阶段之一提取出来的最奇特的、独特的、富有敏锐的洞察力的散文、故事和轶事集。该书从始至终流露出米勒那独特的粗野、幽默与讽刺的文风。对于想要过上一种生机勃勃的生活的人来说,该书实爲一种急需的蓝图。”

米勒描绘了一个那个年代的乐园,人人都是那麽善良且才华横溢,每个人都是那麽快乐,自给自足的生活、朋友间的情谊、天使般孩子、早晨包裹一切的雾霭、建在悬崖边的木屋,还有那些爲著自己梦想拼命努力的人们。

他爱著大苏尔的一切,不仅是自然的馈赠还有定居者们使生活更美好的努力成果,他爱著这里的孩子们,爱著自己的生活,爲一切美丽的东西感动,如此的柔情让我感动。在书的最后,米勒说:“宁在大苏尔默默无闻,而不在一个失去所有价值观的世界里声名显赫。”

因爲这是他的精神家园。

3. 在路上的休憩之地

成名后的凯鲁亚克依然过著这样疯狂的生活,1961年他重返旧金山,却因爲整日整夜的酗酒而心智迷乱,这时候一位朋友向他伸出了援手,让他到自己在大苏尔山中的小木屋疗养。

后来凯鲁亚克用了十天时间写出了《大苏尔》这部作品,同米勒一样,以这样的馈赠之地爲背景的作品没有了他其他作品中“垮掉的一代”那种不顾一切的疯狂劲头,远离了酒精和迷幻药,置身在大苏尔雾气弥漫的山间,这个“垮掉的天才”用自己清醒的眼睛和心智感受到了天堂。

希望有机会能够读到这本书,了解一下这个“公路狂欢者”静谧的木屋生活,那段时光应该是美好的,“梦境般的草地,有漂亮老旧的牲畜门和带刺的铁丝围栏”,还有芬芳的石楠花...

(他的《大苏尔》书中写到了一座雾气中的大桥,据考证就是这座著名的Bixby Bridge,景色异常妖娆)

离开大苏尔的凯鲁亚克开始了“自我放逐”的生活,渐渐远离了那些“垮掉的”伙伴,但依然过著放纵的生活。1969年,47岁的凯鲁亚克逝世,离开了这个他一直“置身事外”的世界。

他死后名声越发响亮,以下的三个头衔足够他在泉下得意了:“垮掉的一代”的代表人物、东方宗教的引入者、公路狂欢的鼻祖。

但是凯鲁亚克不是嬉皮士,他一直引以爲傲的标签是“垮掉的一代”:抛弃了中産阶级的生活方式,始终寻找著令自己信服的人生价值。凯鲁亚克其实有著一个很单纯的理想,那就是当一个作家。至于因爲《在路上》而成爲嬉皮士所尊崇,这的确是一个意外。

对于大苏尔来说,能够让不羁的凯鲁亚克看到尘世中的天堂就足够了;而对于凯鲁亚克来说,“大苏尔那麽美,可惜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4. 尾声 & 卡梅尔

虽然有一号公路贯穿南北,但大苏尔依然是有著明艳的色彩的“优胜美地”,自然的美仍然有著不可撼动的统治力。不过这片海岸上那些天才的足迹极大地增添了大苏尔的魅力。

悬崖与大洋之间难以立足,使得向往大苏尔生活的人们在附近平坦的海岸上建立了新的定居点,这就是著名的卡梅尔镇(Carmel-by-the-Sea)。创建者是好莱坞的艺术家和一些迷恋大苏尔的画家,当然镇上最大的明星是那位可以整部影片笑都不笑一下的Clint Eastwood,他担任过这里的市长,而且在镇里拥有大量産业。今天的卡梅尔是一个非常可爱且迷人的地方,那条滨海大道(Ocean Avenue)在西海岸可是有著鼎鼎大名。

镇里有钗h画廊、工艺品商店,艺术气息极爲浓烈,这应该是小镇建立者基因的体现吧。喜欢《廊桥遗梦》的读者可能记得,退役之后的罗伯特·金凯曾经骑著摩托车从旧金山南下,在大苏尔海滨遇到了一位低音提琴手,她就是来自卡梅尔,那次的相遇诞生了他一生不曾谋面的儿子。那时的卡梅尔聚居了大量的艺术家,后来好多人都在艺术史上有了自己的地位,卡梅尔的名气越来越大。

在《廊桥遗梦》的后续系列中,也提到了大苏尔,但那已是嬉皮士的年代了,一些“公社”在那些山间建立起来,嬉皮士们想实现“原始自治”的理想,但很快也因爲饥寒交迫离开了大苏尔。

现在的大苏尔,依然是那样明丽且纯净,米勒的时代早已过去,嬉皮士的喧嚣也已经被海浪驱散,想要朝拜这片圣域的人们大多沿著一号公路进入,被沿途的壮美震撼;也可以徒步在那些早年定居者开拓的小径上,山林小溪边早有木屋旅社提供了栖身之所,而不是像在最初一样要和野兽荆棘争夺生存场所。不得不感叹人类可以如此便利地接受自然的馈赠,而不必像前人那样爲了美景甚至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在这样的圣域,除了惊叹,请什麽也不要做。

 
小贴士:

1、大苏尔从北旧金山往南洛杉矶走看风景较好,也比较方便停车。但因爲是靠大海一侧开车,要险一些。在一号公路上,风景好并且稍微宽阔些的地方,有无数的观景平台,供游人下车休息看风景。由于公路西边是大海,东边是山,要想充分领略Big Sur的景色并且停车方便,自然是要从北向南开了。Big Sur的道路狭窄弯曲,中间还要经过几座这样的高架桥。走在桥上的时候,还真有点紧张。不过,路况还是不错的。走这条路的都是看风景,没有人著急赶路。这段路花上二、三个小时慢慢开,边走边看,还是很惬意的。

2、大苏尔沿途基本无加油站,在进入这段公路前一定要先加满油。进Big Sur之前切记要察看油箱。因爲地势险峻,大约60英里的路上,基本没有什麽服务设施,没有加油站,路也十分的曲折。因此,钗h人说Big Sur这段路十分的危险。路旁的海景太美了,可是道路又是那样的弯曲狭窄,如果爲了美景分心很容易发生意外。

 
3、气候:冬季温和湿润,平均气温18℃左右,夏季宜人,平均气温24℃左右,偶尔会有35℃的高温天气。



ntours   《加州大苏尔:自然面纱轻轻滑下的圣地》


相关袅炕G 美国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上一篇:天堂之地:雷尼尔山 下一篇:加州美景圣地:大苏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