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西部国家公园游记:拱门国家公园



由于此前在洛杉矶预订的酒店不能退,此时我只好选择马上办理入住,之后在一个小时内退房,因爲我还要抓紧时间享受那顿免费的早嚏A也只有这样才能使我那曾经失衡的心态多少找到些平衡。坦率地说在美国的第一顿早尴瑶□q很一般,甚至在我经历了从中国飞往美国的十个小时、在机场等待的十五个小时和连夜赶路的八个小时的一系列舟车劳顿之后,怎麽感觉好像又回到了中国。



面包是已经切好一片一片的、咖啡是用纸杯盛装的、果酱和黄油似乎还是限量供应的,此外就尴瑰藿珙O嘈杂的。在那个由酒吧临时改造的、面积不大的曙U中,不时响起的是已经有36个小时都不曾听到过、38个小时没有机会讲过的熟悉的乡音。一个个来自中国的旅游者们集合在美国洛杉矶这家酒店的大堂,大家都已经整装待发,马上就要踏上美国的西部之旅,这次一定不同于钗h人都已经参加过的美国东西海岸游,上路之前人们那种兴奋的心情溢于言表。



不管此前的经历怎样离奇曲折和历尽艰辛,我终究还是赶上了这次旅游的团组,现在回想起来确实有些后怕,因爲一旦错过规定的集合时间,只能靠自己想方设法努力追赶。至于采取哪种方式,我首先想到的是搭乘灰狗长途车,只是不知道应该前往哪个地点,才能与团组汇合;其次可考虑包辆出租车,不用说费用一定高的吓人;除此之外,还可选择乘坐飞机,那需要从旧金山直接前往团队下一个停留城市的机场,还得是较大城市的较大的机场。查看地图那可能就是丹佛或是盐湖城了。前者就算能及时赶到,显然已经错过了前面的好几处参观景点;而后者即便是顺利抵达了,也差不多早已是行程过半…… 



此时幸运的我已经坐上那辆具有鲜艳的明黄色的、还算宽敞和舒适的高级大巴车,这意味著我这趟美国西部之旅的行程即将开始。从洛杉矶出发一路向东,经拉斯维加斯前往此行将参观的第一个国家公园拱门国家公园。对于洛杉矶这座在美国乃至世界上都很著名的国际大都市,在八个小时之前还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此次可谓来去匆匆,停留的时间确实是过于短暂,而我实在是无可奈何。依依不舍地与它挥手告别,之后便开始与这个繁华的花花世界渐行渐远。



在车辆不多的公路上一直走下去,逐渐没有了车水马龙的喧嚣,也不见了高楼大厦的林立,再之后更是人烟渐稀、植物渐少。总之最终在公路的两侧,已经找不到任何人工设施和丝毫人工雕琢的痕迹。不断映入眼帘的是那种仿佛远古时代的荒凉景象,我知道这也意味著国家公园那纯朴的自然景色即将出现。



褐黄色接近红色的土和那些土构成的疏松的岩石逐渐多了起来。有时看到整个一座山丘就是一大块巨石,顔色也愈加鲜艳,上面的纹理或者说是漂亮的花纹越来越清晰。最终当车子停下来的时候,我们已经走入了一片广袤的平原上,不同造型的石头既散乱又有序地分散在周围,这是大自然既精心又不经意的一种安排。寻找和发现美,尤其是一种荒芜的美要靠我们自己的眼睛。



拱门国家公园位于美国犹他州,她的名气在美国的国家公园中应该不算太大,因爲在她周围风景绝佳的国家公园还有不少,像什麽宰恩公园、布莱斯公园、峡谷公园等等。不过其景色倒也别具一格,颇有一番独特的韵味。来到这里看的就是一大块、一大块朱红色的石头,一座座拱形的石门在各处山丘的顶部挺立著。其实那是一面面的石墙被强劲的风吹打出的一个个形状不同的大洞。


显然参观这样的景点最好选择在清晨或黄昏,日出或日落时分,那些红顔色的石头都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红彤彤的绚烂色彩将被渲染的格外漂亮,加之她们一座座的造型十分生动,可谓千姿百态。大自然用鬼斧神工在岩石上打造出形状各异的独特形状。有些像拱门、有些如蘑菇、还有些似窗户。使得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在遐想之中,流连忘返。尤其是刚刚从洛杉矶那灯红酒绿的现代繁华大都市,突然来到此处荒芜人烟的不毛之地,即刻形成极大的错位和反差,感到一种莫名的精神恍惚,时空在瞬间的转换让人感觉恍如隔世。


经历水和冰的洗礼、在极端的气后条件下,再加上地下盐层的运动催生出拱门国家公园中由岩石构成的那雕塑般的景致。在晴空万里和蓝天丽日的天气,也扣A很难想象那些似乎微不足道的冲击作用,经过一亿年的侵蚀,竟産生出如此猛烈的自然之力,造就了这片神奇的自然景观。它堪称世界上最大的神奇拱形结构岩石的汇聚地。在这里分布著超过2000种不同尺寸和形状的所谓拱门,从最小仅有三英尺的一个小开口,到最大跨度达306英尺的标准拱型结构。



时至今日新的拱门在不断形成,旧的拱门也在一个个消失。大自然的侵蚀和风化在减慢,但是我们仍然要感叹岁月的无情。随著时间在悄然发生变化,就此形成了运动的地形。有的时候这种演变极富戏剧性。1991年一块 60英尺长、11英尺宽、4英尺厚的岩石厚片从一处景观拱门的下侧落下,留下的是更薄的一块岩石残片。这样也好,在不同的时期来到公园,你能看到不同的造型景色。即使遗憾地没有看到那些已经倒塌的拱门,却仍可以爲你所看到的和发现的新生的拱门而庆幸。不过最值得庆幸的还是看到那石块落下的一瞬间,如果哪位游客正巧站在它的下面,恐怕就没有牛顿先生那麽幸运了。


美国的印地安人在这片土地上生活已经有数千年。远古时期的人们和印地安人的祖先在这块贫瘠的荒野上寻找动物和野生植物作爲食物,用石头制作工具和武器。他们还留下了少量古代石壁画和刻在岩石上文字的证据。最早的非印地安人探险者也来此寻找矿藏和财富。大牧场主首先在这里发现的财富便是提供给牛和羊的大片草场。美国内战的残疾老兵约翰威斯利沃尔费和他的儿子佛雷德在十九世纪末来此定居。一个经风吹日晒由圆木搭建的小木屋、储藏蔬菜的地窖和畜栏证明他们在此经营这片原始牧场二十年。踏上这一大牧场也就仿佛步入了那个久远的年代。



来这里参观的人们其关注点也雪|稍有不同。一般游客会被其独特的风光深深吸引,先是远远地拍照一些全景的照片,然后走近一个个拱门,不少人都忍不住亲手抚摸一下,感受那种历经数千年的原始的粗糙。之后站在拱门之下留影,或者在远处以此爲背景,既然不能与它们在这个世界上一起长久留存,那麽就让影像轻而易举地做到这一点;不过地质学家更关注在这片土地下究竟有著怎样的地质构造,以及在地上如何能够形成如此这般奇特的不同造型。



公园的下面是地下盐层,钗h地方有数千英尺厚,在三亿年以前穿过科罗拉多平原沈积下来,那是海洋流经此区域并最终蒸发掉的结果。经过几百万年,在洪水、劲风和海潮匆匆来去之后的残余物覆挽□Q层。瓦砾被压缩后形成岩石,一度曾深达一英里。

我们中午时分到达这里,一座座拱门呈现出的温暖的赤红色,给人一种亲切的感受。看到的是一片红彤彤的世界,带给人燥热和热情的冲动;但是也不难想象,当夜晚降临时,它们又会恢复一块块石头的本色。除了这些时而冰冷、时而干硬的拱门石头之外,其实在公园中还有更多生命的存活,包括植物和野生动物,只是它们不易被人发现。或品种稀少、或默默无闻。不过一旦它们突然地出现在你的面前,往往会令你感到手足无措。衆多生命个体的呈现,能够使你在此也能够一饱眼福。



松树和多节的杜松子树使得绿色与砂岩地形的红色形成鲜明对比。四月到七月在这里也能看到丛生的野花盛开。大多数哺乳动物在晚间异常活跃,可以看到黑尾鹿、软毛小狐狸,最常见的是长耳大野兔和美洲白尾棕兔、袋鼠和其他啮齿动物以及小的爬行动物。成群的蓝色松鸦在树顶喋喋不休。迁徙的山蓝知更鸟和定居在此的金雕若不仔细观察较难发现。



除此之外,游客要知道即使微不足道的生物土壤表面也是有生命的,无时无刻都要小心你的脚下,它们同样需要保护。曾经被称爲隐生土壤,这种黑色的地表覆挽蛩s袤而奔放的沙漠,它由蓝藻、青苔、藻类和真菌组成,它抗击侵蚀、吸收水分,并且爲植物的生长提供氮肥和其它营养成分。人们要避免破坏这些赋予生命的有机体。没有这些地表钗h大株的植物将无法存活,而它们一旦死去,动物也将遭遇灭顶之灾。这样整个沙漠将失去钗h能够带来神奇的生命。





娓娓道来    《游览美国西部国家公园-III》


相关袅炕G 美国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上一篇:温哥华的午 下一篇:美国西部国家公园游记:抵达洛杉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