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萨诸塞州士兵纪念雕像

州府杰克逊附近激战。占领杰克逊以后,形成一条防线,阻挡从东面调集的南军增援。随后,北军沿着杰克逊到维克斯堡的铁路向西推进。南军为保卫维克斯堡,只能将防线收缩,集中在维克斯堡,背靠密西西比河,在维克斯堡外围北面、东面、西面构筑炮阵防线。几天后,格兰特将军的8万北军,兵临城下。

    
5月19日,北军进攻维克斯堡,被南军击退。5月22日,北军经过休整,备足弹药,再次发起进攻。从清晨开始,北军大炮对这个河边小镇实施连续四个小时的轰炸。上午10点,北军的士兵从三英里长的前线同时出击。这一仗是南北战争历史上最血腥的战斗之一,双方士兵都打得非常顽强。北军一度在几处突破了南军防线,占领了城郊的铁路枢纽,南军士兵硬是拼刺刀重新夺回来。南军的阵线上,一度有几处同时飘扬起北军的军旗,可是随后又被一拥而上的南军拿下,再次升起南军的旗帜。当夜色降临的时候,北军被击退,两军阵地之间,留下了3000具北军士兵的尸体,还有数不清的负伤者,在炮火烤焦了的土地上,挣扎着爬回自己的阵地。

    
这一仗让格兰特将军看到,维克斯堡不愧是固若金汤,硬攻是无法奏效的。随后几天,战火停息。可是,战场上的3000具士兵尸体,却在密西西比的骄阳下暴晒着,两军阵地上突然冒出了数不清的苍蝇,尸体的气息令人不安。24日晚上,维克斯堡守军通知格兰特将军,明天守军将短暂停火,以便北军收葬他们的阵亡士兵。

    
第二天,维克斯堡郊外的战场上,出现了短暂却令人难忘的和平景象。双方士兵走出战壕,收埋自己一方的阵亡士兵。南军走到了北军的战壕里,北军也走到了南军的战壕里。他们互相问候,交谈,互相提供方便,互相致谢,互相款待对方一支烟,一杯水。在很短暂的空闲里,有些士兵甚至一起玩了一会纸牌。北军的安德森上校在日记中写道:我看到我们这边的一个年轻士兵,在两条战壕之间,遇见了他在南军中的兄弟,他们两兄弟坐在一段木头上,一起聊了一会儿。

    
这也是战争中最为惨痛的时刻。士兵们发现,他们浴血拼杀的敌人,其实和自己一模一样,是普通的农家子弟,是平常的城镇孩子。在战斗中,士兵只有一条路,只有一个目标,就是取胜。为此,你不杀死敌人,敌人就要杀死你。可是,内战的敌人,其实和自己一样,善良纯朴,怀着高尚的道德心。甚至,那就是自己的兄弟。

    
当停火宣布结束,双方召集自己的士兵。南北士兵互相告别,互道珍重。北军立即把维克斯堡包围得严严实实,下决心要把这把钥匙拿到手。长达40天的维克斯堡围城战开始了。

    
弹尽粮绝

    
格兰特将军在进攻失利之后,决定把维克斯堡困死。这时候,维克斯堡西面的密西西比河,上下游都是北军的船队1,水上供给已经中断。陆上则是格兰特将军的大军,构筑了炮阵和战壕,围得水泄不通,连一只兔子都跑不进去。北军对维克斯堡阵地实施炮轰。南军士兵只能利用战壕和地下掩体。维克斯堡市民为了避免炮火误伤,也在自家房子院子和路边坡坎上挖掘地洞,在北军炮轰的时候就钻进洞里。

  
密西西比河边的沼泽湿地令维克斯堡易守难攻

    
维克斯堡本来就是一个不大的城镇,外界供应中断,粮食立即吃紧。商店里货架一扫而空。守军司令宣布粮食实行配给。围城进入6月下半月,维克斯堡已经接近断粮。市民们依靠每天少得可怜的粮食配给,用各自可能的办法生存下去,越来越多的时间是待在地洞里,已经没有力气做其他的事情。城内的工商业基本上停顿。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维克斯堡本城的《公民报》,竟然没有中断,还是断断续续地印出来,向本城市民报道新闻。惟一不同的是,纸张早已用罄,《公民报》只能印在仓存的壁纸背面,那个时候,已经没有人有心思用壁纸糊墙了。

    
南军的士兵也在挨饿,虚弱不堪,病患越来越多。他们日夜待在战壕里,白天暴晒,夜晚寒风,很多人已经没有力气站着了望了。

    
6月下旬,北军又策划了一次进攻。北军工兵在炮火掩护下,从自己阵地上挖了一个通向对方阵地的地下通道,在对方阵地下面埋放了大量0。6月25日,北军点燃了0,轰然一声,南军的阵地飞上了天。南军阵线出现了一个大缺口,一个巨大无比的坑洞。北军的150门大炮同时开火,5万北军士兵全线发起进攻。等待着的北军士兵拥入这个缺口,企图由此突击攻入维克斯堡。

    
饥饿而疲惫的南军士兵迎了上去,展开了一场近距离激战。双方士兵都杀红了眼,没有人逃跑,没有人退缩,事实上,除了格杀,杀到自己倒下为止,没有别的选择。这场战斗,持续不断整整进行了26个小时,虚弱得几乎站立不起来的南军士兵,硬是把北军赶出了自己的阵地。当北军终于放弃进攻的时候,战场上留下无数倒下的士兵。伤者临死前的抽搐挣扎和凄惨呻吟,惊心动魄,令双方士兵军官们默然。

    
格兰特将军终于明白,维克斯堡的南军士兵是打不下来的。可是,他已经不需要打了。维克斯堡已经弹尽粮绝。

    
惟有投降

    
维克斯堡的南军司令,叫佩贝尔顿(JohnC.Pemberton)将军。佩贝尔顿将军是北方人,和北军格兰特将军一样,毕业于西点军校,也参加过墨西哥战争。他的夫人是南方弗吉尼亚人,他受夫人的影响而同情南方。当南北战争将要打起来的时候,他认为南方是对的,他想辞去自己在联邦军队的职务,为南军效劳。他犹犹豫豫,担心这样做老家费城的家人会怎样说他。最后,在夫人的催促下,他离开华盛顿,参加南军,并且以其正直勇气和才干,迅速得到提拔,被委以保卫维克斯堡的重任。

    
1863年6月底,他对南军的增援终于彻底绝望,他知道,被围的维克斯堡已经没有出路。他更知道,城里的百姓,战壕里的士兵们,在看着他。

    
1863年7月2日,佩贝尔顿将军召集手下军官开会。军官们告诉他,士兵们已经一点吃的也没有了,他们甚至已经没有力气站起来了。佩贝尔顿将军说,我们的士兵还有一条路,那就是投降,我们可以趁着我们还有最后的一点战斗力,和对方开始投降条件的谈判。他要手下军官就此投票。除了两个人以外,所有军官都投票赞成投降。佩贝尔顿将军说,我同意大家的意见,我将通知格兰特将军,和他谈判。

    
战场公园

    
游访维克斯堡,最可看的是国家公园局管理的维克斯堡战场公园。

    
1899年,在维克斯堡战役过去36年后,国会立法建立维克斯堡国家军事公园,将维克斯堡市郊围城保卫战的整个战场,几乎全部划入公园范围,占地1800英亩,以便保护当年战场遗迹。为了防止风水冲刷战壕而失去当年双方军事对峙的实况,维克斯堡军事公园为围城保卫战中所有军事单位的地点,立下了永久性的标志牌。这些标志牌,南军一方用红色,北军一方用蓝色。连绵的红蓝标志牌,把当年的围城保卫战阵线标得一目了然。南军的防线,有些已经在城内居民区,现在也树立标志牌和纪念碑。这些标志牌纪念碑,有些是在学校的操场上,有些是在居民的院子里。参战军队的家乡各州,陆续在军事公园内,在自己子弟兵当年流血牺牲的地方,立下纪念碑,并为自己州的军官们塑像。维克斯堡军事公园一共有1324座纪念碑标志牌和说明牌。这些纪念碑和塑像,使维克斯堡军事公园成为美国东南部最大的室外雕塑公园。公园里还保存着总长20英里的战壕遗址,15座历史桥梁,5座历史建筑物,还有140门当年留下的大炮。

    
我们是正午时分到维克斯堡的。从20号公路下来,随即进军事公园大门。在大门口的信息中心拿一张地图,就开始沿着单行的游览线巡视阵地了。先经过外围联邦军队的围城阵线,一路上的标牌表明此地驻守的是北方什么州的什么部队,军官的姓名、战役和伤亡。这一路有十几英里长,最后到达维克斯堡国家公墓,在面对密西西比河的山坡上,埋葬着1.7万名牺牲在南北战争的士兵。这是美国最大的阵亡将士公墓。

    
然后我们开始游览内线南军的防守阵地。两军阵线,有些离得较远,有些则近在咫尺,对方喊话都能听见。就在两军阵线之间的一个地方,山坡上原来有一棵老橡树。1863年7月3日,北军的格兰特将军,和南军的佩贝尔顿将军,在橡树下会面了。

    
佩贝尔顿将军告诉格兰特将军,此行目的是谈判投降条件。格兰特将军说,投降必须是无条件的。佩贝尔顿将军坚持,投降的条件是,南军官兵在宣誓不再拿起武器后,必须释放回乡。佩贝尔顿将军让手下参谋和北军参谋继续谈判。当天晚上,终于达成投降协议:南军官兵将获得释放,但是他们必须在第二天,1863年的7月4日,美国的国庆日,交出维克斯堡。

 

相关阅读: 美国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华人旅行社 【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上一篇:美国悲伤的国庆日 下一篇:密西西比河--南方的一把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