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美国布朗大学

姜晓航,美国“常春藤盟校”布朗大学毕业,现海归回国工作。曾同时被美国“常春藤盟校”布朗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等名校录取。出版《布朗中国留学生的手记》等,现为布朗中国论坛主席。

  
做自己教育的主人

  
布朗大学成立于1764年,是美国历史上第七所成立的大学,与哈佛、耶鲁、普林斯顿及哥伦比亚等大学同属老牌的常春藤大学联盟。布朗大学不求大,只求精,倾向保持较小的学生群体,在校本科生在6000人左右,研究生在1300人左右。2011年布朗大学的本科部收到来自全世界接近31,000份的申请,仅仅录取了其中约2,700名学生,录取率为8.7%。就录取率而言,其竞争门槛仅次于哈佛、普林斯顿、耶鲁、哥伦比亚及斯坦福大学。


布朗大学是长春藤大学中唯一施行“Liberal Arts”教育体制的学校,就是所谓的“文理”大学。但布朗大学同时又是一所科研及教育资源十分丰富的综合性大学,其应用数学、心理学、英语文学、历史学及生物学科的排名等均位于世界前列。对于本科生来说是种很难得的教育环境:既能享受“文理”大学的强调学生个体的亲密教学环境,同时又能享受大学学府广泛的资源。与其他将侧重点放在科研及职业教育的常春藤盟校相比,布朗大学的这种平衡是十分少见的。因此布朗大学被称之为:“University College”(大学学院)

  
布朗大学最知名的就是其“开放式课程”。本科生在布朗大学可以自由发挥、自由选择自己喜欢的课程。布朗大学要求学生四年修满32门课,通常学生自己的专业课程只占不到一半,其余的都留给他们凭着自身的兴趣和好奇心去探索。“开放式课程”是于1979年获得布朗大学全体师生的投票通过而设立的,但自由式课程的理念在布朗大学历史上源远流长。自18世纪起,布朗大学在常春藤大学中一直引领大学教育的革命。早在1850年,当时布朗大学的校长威兰先生就说:“大学的课程,只要在可实现可操作的条件下,每个学生都应该能学习他想上的课程,所有他想上的课程,任何只要是他想上的课程。”

  
在布朗大学,“开放式课程”倡导的第一个主题就是自由地追求智慧(Intellectual Freedom)。


的确在布朗上本科,学生们都是跟着自己强烈的求知欲走。我印象很深的就是在每个学期开头都有很长的“课程购物”时期。学生可以像去商场购物那样,旁听任何一门自己感兴趣的课程。我旁听过法语、人类基因组、量化对冲基金、火星地理、3D动画制作、中国文学艺术(西方人视角)等课程,挺过瘾的。

  
我认为“开放式课程”这种解放主观能动力、自我探索精神、非人为界定交叉学科的做法,真正能激发学生去交叉学科。在布朗,我看到经济专业的去上心理课,教育专业的去上大脑科学课,生物专业的去上艺术课。当今全球的创新,往往诞生在几个领域的交叉点。孰不知苹果电脑的灵感来自于乔布斯上的艺术课?而且在布朗大学超过一半的专业都是跨学科的,由多个学科部门共同整合资源设立而成,例如心理语言学、视觉艺术学、电脑音乐学、地质物理/化学/生物学、艺术/建筑历史、环境政治、科学哲学、社会与性别学等等。

  
其实我个人认为布朗大学的这种教育方式挺适合培养出适应国内环境的国际人才。因为我们现在国内的大环境就要求一个人才能“行者无疆”,对各种领域的信息都能接受,灵活地组织和挖掘机会,而非局限于某一专业纵深领域。

  
对我来说,布朗的“开放式课程”的确让我收益匪浅。当时在念高三时,我就对一项革命性的生物制药技术--- RNA干扰特别着迷,其发现者正好是一位布朗大学的校友。RNA干扰是一项有可能深刻改变人类生命健康、被国际风险投资家追捧的基因制药技术,几乎有潜力治疗所有目前人类无法攻克的重大疾病,包括帕金森、艾滋病、SARS、生物反恐、心脏病、肝癌等癌症,以至于如今美国和日本都将其作为战略技术。当时我就一身心地想在RNA干扰领域施展拳脚,于是当被包括哥伦比亚大学等几所大学录取后,我选择去了给予我自由度最高的布朗大学。我进入布朗大学后就选择了生物化学专业,然后有计划性地围绕着RNA干扰领域挑选相关的大学课程。好几门生物课的教授都允许并鼓励我以RNA干扰为主题做学期期末论文。在做我的毕业论文时,我也找到了导师,利用布朗大学强大的生物科研资源,探索使用纳米技术运输siRNA治疗分子。当时我才是一个本科生,但每做一个试验的成本都可达到四五百美金。后来我还通过布朗的学术品牌,进入哈佛大学医学院,师从世界顶尖的RNA干扰领域的教授,钻研以抗体运输siRNA治疗分子的课题。在布朗,我确实感觉自己是本科教育的主人,在一个激动人心的未知领域,寻找一颗颗闪闪发亮的珍珠,最后将它们穿起来——本科毕业后我就进入了位于麻省理工学院、由诺贝尔生物奖得主Phillip.Sharp创立的世界最顶尖的生物制药公司,从事当今生物制药界含金量最大的研发项目——siRNA及microRNA的系统导药技术。

  
也因为“开放式课程”, 布朗的本科生都不将自己的学习兴趣局限于一个领域,超过20%以上的学生都修了两门专业,我自己也不例外。在布朗大学学习生物化学的同时,我对华尔街的上市并购、杠杠收购、资产重组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便同时修起了金融专业。当时很多人都质疑我为什么担上两个看似毫无关联的学科,但是做为布朗大学的学生我有自己的想法。如今回国后,我按照自己四年前给自己的定位,如愿地从事起医疗技术及服务领域的风险及私募股权投资。而自己在前期积蓄的学科知识及在行业中对尖端生物制药技术广阔的接触面,便成为了自己独特的竞争优势。当时自己被人所不屑的“想法”,如今在一些与我交谈过的投资界大老眼中,倒被评价为“有远见、有视野”。很多布朗毕业生都有类似的体会,多年以后自己成为那个“笑到最后的人”。

  
在“开放式课程”中,布朗大学设置了“及格/不及格”的学科评分选项,目的就是为了鼓励学生的勇气去尝试自己不熟悉的领域。当时我想上一门大四的金融衍生工具课程,而我只是个大二的学生,但好奇心让自己按捺不住,布朗的课程体系给了我很大的绿灯,也鼓励我在学业上冒风险,于是我先是选了“及格/不及格”的评分选项以尝试性的心态报了这门课,成为该班历史上最年轻的学生。后来成绩居然排到了班上各位学哥学姐的前列,便将评分选项改为了传统的“ABCD”。

  
当然让你自由选择并不是一种自我放纵。学校是在有意识地培养每个学生在不断变化的世界中,尽快获得自己做出判断和决定的能力。在布朗,学生要学会像成人一样,以对自己负责任的态度选择自己感兴趣的专业和其他各个领域的课程。所以布朗在挑选本科生时,非常看重一个申请者的上进心和个人成熟度。

  
这就联系到我想说的“开放式课程”倡导的第二个主题:独立地追求智慧(Intellectual Independence)。

  
学生得有早熟的气质

  
恰恰与很多人想法相反,其实让你自由选择课程时,你的负担非但没有减少,反倒是加重了。因为在尝试同时涉足不同的新领域时,你往往是把自己置身于一片未知世界前。探索自己不熟悉的领域及各种学科的交叉点,不仅仅是个发现新世界的过程,更是一个发现自我内在潜能的过程。战胜在学术上挑战的同时,自己也要能够战胜在挑战未知时遇到的困惑、不知所措、懒惰及挫败的心理。这个过程能给学生带来很深刻的成长,以及领导力的培养。

  
鼓励学生独立追求智慧的思想处处体现在布朗大学的课程设置中。在布朗,你可以自己设置一门课,开展对某项课题的独立学习和探索。在探索多学科的交叉领域后,如果你有自己的想法,你甚至可以向学校申请建立自己命名的专业。除了要求每个学生在大四进行自己的毕业论文研究外,布朗大学提倡“以学生为本的科研”,鼓励每个学生依据个人兴趣提出研究计划,并通过动手试验、查阅资料、实地考察或反复讨论等环节得出结果,直至在专业杂志上发表学术论文。校方则通过计算学分、设立假期科研奖学金及教授教学研究助手补贴等机制鼓励学生开展这些独立的课题研究。

  
学生在挑战自己、挑战未知时会感觉压力,但绝对不会心里感觉无助,因为布朗的教学体系给予每个学生都以充分的帮助。对学生的学术支持体系主要体现在两方面。

  
首先,为了促进学生独立探索,布朗的教授们和学生们的互动十分紧密,在学术的研发及教学上强调与学生培育起一种合伙关系,对学生们的智慧、成熟及眼光寄于很大的信任。在布朗,校方十分重视一点:上课不是教授在台上讲、学生在台下听一个单向的过程。为此学校为刚入学的大一学生设置的许多课程都采取20人小班的学术讲座形式。小班讲座的课堂上均以师生讨论为主,而课后学生有充分的机会从教授那获得对自己作业的回馈。在布朗,学生们常常能享受到一个学术课题领域的领导性人物,比如诺贝尔奖得主,来教该学科的大一入门课程。学生们不仅获得扎实的基本功,更是常常接触到还没写进教科书的重要研发进展及创新方向。教授们也经常和学生在课堂上谈及他们的研究,希望从学生的回馈中得到灵感。一些学生往往在课后就直接进入教授的实验室,成为他们在课题研究上的助手。

  

相关阅读: 美国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华人旅行社 【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上一篇:美国文化 下一篇:北美留学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