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美国行记(五)

或许是因为在芝加哥火车站遇到的一个老头对我莫名其妙说了大通攻击中国的话,或许是因为 etone 说的“华盛顿充满冷战后气氛”给我的先入为主的印象,或许是初到华盛顿就遇到的怀有恶意的嘲笑,我在之前几天积攒起的好心情迅速冷却。感觉人们都变得不那么友好了,即便是穿着制服的公共交通服务人员,即便是青年旅舍的前台,都是冷淡面无笑容。于是,我也不再愿意说话,我得了失语症。


失语症对于游华盛顿来说是件好事,这样我就可以专心逛博物馆。而白宫、国会大厦、方尖碑,这是他们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与我无关。我不需要听自大的美国人骄傲地诉说他们战争中的英雄事迹,更不需要与人争辩中国政府到底是否邪恶。在火车站遇到的那个老头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告诉我说:“瞧,你丈夫没能跟你一起来美国吧?那是因为你们政府需要留他在国内,以防止你潜逃。”无论我说什么他都会打断然后很同情地告诉我我被政府洗脑了,于是我只能重复两遍“you are ridiculous”然后走开。


由于火车晚点了四个小时,我到华盛顿时已是下午五点多。博物馆都关门了,那就闲逛到白宫门口,拍张“到此一游”的照片吧。在去白宫的途中遇到凶神恶煞的乞丐,对我大声吼叫 the four-letter word。我在芝加哥也遇到过不少乞丐,但基本上都低声细气试图给你讲述他们的不幸,我装作听不懂英语他们也就安静走开。像这样有攻击性的乞丐我还是第一次遇到,环顾四周,路人行色匆匆,我找不到哪怕一瞥援助的目光。只能硬着头皮快步朝前走,终于来到白宫附近,那片区域有摄像头监视。


世界顿时清静。只有几群衣着统一的学生听老师的介绍,然后兴高采烈地在白宫前合影。参观白宫的时间已过,他们只能靠着栏杆拍照,或者面朝白宫脸紧贴栏杆试图看个究竟。这样的热情与紧闭的大门形成强烈反差,令路人我深感滑稽。比起他们,倒还是照片中的松鼠更幸福。在白宫前的草坪上刨坑,专心致志旁若无人,似乎要掘地三尺挖出样什么宝藏来。如果想当间谍,变身松鼠恐怕倒是合适。


一路走走停停不时拍几张照,可全然没有去了解我所拍为何物的欲望。平心而论,华盛顿的环境还是不错,特别是那些绿地,有美国别的大城市所不具备的整洁。随便挑几张贴出来,别问我是什么地方,我多半说不清楚。


天色渐晚,那个狂吼的乞丐令我心有余悸,因此不敢在外停留太久,尽管不累也还是决定回旅舍。途经一家教堂,比起那些政府的灰白建筑,它橙黄的灯光令人倍感温暖。


在旅舍遇到一位小我四岁的新西兰女孩,她详细地告诉我今天去了哪些地方,频频使用 cool, awesome 等词,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她说她明早九点的飞机,因此五点就要起来去看华盛顿纪念碑,然后赶回来拿行李。我正患着失语症,因此没问她别的国家的纪念碑与她有什么关系,只是淡淡笑了笑然后说非常棒,可惜我累了,先睡了晚安。

 

相关阅读: 美国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华人旅行社 【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上一篇:一个人的美国行记(六) 下一篇:一个人的美国行记(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