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推荐

夏威夷游记(二)

一周以前,我还站在亚利桑那纪念堂的白色大厅里。珍珠港,一个被历史铭记的名字。这里曾是美国太平洋舰队的驻地,而今的珍珠港已成为游客中心,风和日丽游人熙攘,一片盛世祥和。坐船登上横卧于海上的亚利桑那纪念堂,它的下面,是沉没的亚利桑那号战舰,连同它一起沉入海底的,还有一千七百七十七名船员。那些断裂的被岁月雕蚀的巨大钢板立在水面,如同一位饱经世故的老者,向后世的缅怀者们讲述六十八年前的沉痛与屈辱。站在白色纪念堂的甲板上,风轻云淡。远处,是檀香山市的浮光掠影,脚下,是长眠海底的亚利桑那号。过去与今天,战争与浮华,只隔着一汪并不算深的海水。历史所留给后人的,只剩下这写满沧桑的战舰残骸,和身后刻在大理石墙上的一千七百七十七个名字。


列车行驶在哥本哈根郊外广袤无垠的土地上,四周很安静。我靠着车窗,呆滞的看着雨滴打在车窗上,汇聚成细流,划过玻璃,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


十二月的夏威夷也是雨季,但是天公很是照顾我们,大多数时间陪伴我们的,是蓝天丽日,和明媚的有些耀眼的阳光。拾级而上,站在钻石山的最高处,威基基海滩的全景尽收眼底。水晶蓝的天空下,一抹弧形的白沙,似夏日飘摇的裙摆,沿着海滨蜿蜒伸展。蔚蓝而深邃的海,携裹着层层海浪,涌向那片白沙,环抱住这个太平洋中的小岛。明亮的阳光穿过云层,透过海水,投影在海底的珊瑚丛上,随着海浪的起伏渲起层层光晕,逐波荡漾,让人有种跳向大海的冲动。那就跳吧。穿上潜水衣,背上氧气瓶,划个OK的手势,一头栽入这未知而又让人心驰神往的水下世界。虽然行动很是僵硬,虽然耳膜有些疼痛,但是当色彩斑斓的鱼群从我眼前游过,好奇而又警惕的看着我这个动作笨拙的灵长类动物在海底扑腾,我还是兴奋的差点把口中的呼吸器给吐出去。


站在地铁站外的露天站台等车,过往的人流裹着厚重的冬衣从我身边匆匆而过。十二月的丹麦已是严冬。风追赶着云,奔跑在空旷的西兰岛,带走了我不少困意。公交车还没来,再想想看过的风景吧。


恐龙湾,一个由海底火山喷发而形成的马蹄形海湾,一个美丽而神奇的海湾。恐龙湾的水很清很浅,遍布各种天然珊瑚礁石和热带鱼类,以浮潜而著名。当站在恐龙湾的山坡上远眺人们戴着浮潜面罩如鱼虾般穿梭于珊瑚丛中,我忍不住又一次扎进大海。落日海滩,位于欧胡岛的西北角,因为汹涌的海浪,而成为冲浪爱好者的天堂。我不会冲浪,坐在沙滩上,捧着相机,捕捉那些弄潮儿与风同行与浪共舞的瞬间。远处,殷虹的落日坠入大海,隐没在海天交际之处,留下一抹橘红弥留天际,氤氲朦胧。霞光褪去,海风拂面,涛声依旧。波利尼西亚文化中心,类似于国内的民族文化园,主要展示几个南太平洋群岛的部落文化和民俗表演。虽然不菲的门票相对于其内的表演让我有些失望,但是在这里我寻找到了还在孩提时夏威夷带给我的最初印象——随着甜美的音乐轻轻摇摆的美丽姑娘,和她们头顶绚丽的花环和腰间飘摇的草裙。


回到丹麦已有半月,连续几天的大雪把即将到来的圣诞装扮的银装素裹。这会是一个白色的圣诞。坐在飘雪的窗前,翻看旅途中拍摄的照片,一张一张,将那些定格的瞬间串起来,仿佛滚动的电影胶片,又把我拉回到那片碧海蓝天。


“…我本来打算在茂宜岛上渡一星期假,但却呆了五周。 我从来没有在一个地方待得如此愉悦,或是离开时如此的依依不舍过,在茂宜岛上,我从未想过生意上的事情、感伤、人类的痛苦、烦恼、 悲伤或疲惫…而这一切的记忆将会伴我一生。”——马克吐温

 

相关阅读: 夏威夷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华人旅行社 【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美国接驳车服务 免费领取折扣券 

上一篇:费城2日游 下一篇:夏威夷游记(一)

相关文章:您可能还对以下内容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