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桑那州:喜多娜游记(二)


第三天一早下大雨,我们在早上被人邀请去参加一个分时式度假村(Timeshare)推销会。花了大半天的时间,没有达成什么交易,但获得吉普车越野旅行的大折扣。原价600元的旅行价,只须100元就搞定了。


下午我们去博音顿峡谷(Boynton Canyon)。当地的土著人将它奉为圣地,认为这是他们祖先的发源地。听说这里风景很漂亮,而且也是四大“能量涡”之一,所以我们就来了。但因为刚好下着小雨,雾水氤氲,云天一色,寒气逼人,我们都懒得下车,坐在车上匆匆拍了几张照片后就离开了。






第四天早上,又是个下雨天。我们开车去斯克尼比里山路(Schnebly Hill Rd)。这里也是一处有名的风景区,在寒冷的毛毛雨中,雾失红岩,雨迷山麓,看不清楚周围的景物。




在42年前,她们三个曾在广东英德茶场当过知青,在艰苦的劳动生活中,结下了深厚的友谊。80年代初因缘际会,她们先后来到北美读书,后来又都变成了移民。1983年罗杰与谭燕坚在洛杉矶结婚时,高铃和丽钊都在场参加了他们的婚礼。




这是关家的全家福。这一家人有美军五大兵种中的三个:陆军、海军、和海军陆战队。他们的儿子曾两次上过伊拉克战场,担任后勤运输保养工作。罗杰的父亲也曾在美军服役。前几年在洛杉矶的世界日报上有过一篇文章,题目是“三代共奏从军曲”,报道他们家不寻常的事迹。象他们这样的家庭,在美国的华人当中是很少见的。罗杰很为他的孩子感到骄傲,他在他的汽车后面的防撞板上,贴了两张从军队的商店里买回来的标签(Bumper sticker),一张上面写着:我的女儿是海军;另一张写着:我的儿子是海军陆战队员。我们笑着跟他说,警察见了你这辆车,都要怕你三分哩。






听说飞机场上面,有一处地方可以看到整个城市的风景,我们就去了。一般的飞机场都是建在平原,但这个机场却是建在一个平顶山上,大概是便于飞机的降落,同时也方便游客在山顶上乘坐直升机,从空中鸟瞰地面的风光。


半山腰上有一观景台(Airport Vista Overlook)。我们到达时,只见喜多娜市的北面被云雾遮蔽,云雾背后的大山到底是什么模样,我们看不清楚。下面的照片正好反映了当时的状况,背面的山景是一片模糊。



正感到有点遗憾、准备打道回府时,突然间,远处的云层慢慢地裂开一条缝,几座白雪皑皑山崖悄悄地露出脸来,仿佛是一个绝代美人正在慢慢地撩开她的面纱,羞涩地向世人展示她那非凡的姿色。在那一瞬间,我们几个不由惊叫起来,睁大眼睛看着前面的景物。那若即若现、朦朦胧胧的山景,实在是太美了。



喜多娜市区和被云雾半遮的咖啡壶山。





在不到半个时辰里,云雾被风吹去,咖啡壶山以及在它背后的群山慢慢地露出真容。






因为早上下雨,到机场观景台的人寥寥无几。当云雾散去之后,蓝天、白雪、红山显得格外清明。地面还是刚被雨水洗过的。





咖啡壶山近景,山上的横向痕迹表明,在远古时代,这里曾经是一片汪洋大海,那些痕迹是海水的冲积层遗留下来的。





在下山的路旁,有一小山丘,叫做远眺点(Overlook Point),据称也是“能量涡”之一。上面的景色一流,可以用360度的视觉远眺喜多娜,是很值得一去的地方。不过,要爬到山顶还挺费劲,需要一定的体力;而且下面的停车场也太小了,只有十个左右的车位。因为我们是在下雨天里去的,所以停车不成问题。


在机场的远眺点的山顶上看到的烟囱山和远处的博音顿峡谷。






在远眺点上看到的179号公路,远处是大钟石山和法院石山。





下山后,我们去了蚱蜢山(Grasshopper Point)。老天开始下起毛毛雨来,乍停乍下的,十分寒冷。周围看不到其他的游客,诺大的停车场上,孤单单的只有我们的一辆车。这条橡树溪(Oak Creek)流过喜多娜市,虽然流量不很大,但给小城带来无限的生机与活力。我们沿着蜿蜒曲折的山径往东走,一路上,但见溪涧两边的丛林错落有致,野趣盎然;小径时而傍山而行,时而穿林而过;寒山冬景,流水淙淙,山间美色,尽在其中。丽钊走在这路上,摇摇晃晃的,有如石上舞,煞是好看。








唐和     《喜多娜七日游 》


相关阅读: 美国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华人旅行社 【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上一篇:亚利桑那州:大峡谷游记 下一篇:亚利桑那州:喜多娜游记(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