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推荐

夏威夷之旅

若想了解夏威夷原住民的风土人情,波利尼西亚文化村是绝对不能忽略的,那里建有土著人的村落和土著艺人的各种“秀”(SHOW)表演。到达夏威夷的第二天,面包车载着我们直奔距市中心几十公里以外的波利尼西亚文化村。

土著人风情扑面而来

  
随车的导游名叫木村,身着粉底白花的短袖上衣,深蓝色的宽长筒裙,脚上穿了一双拖鞋,加上脖子上挂着的黑珊瑚项链,一副地地道道的当地土著人打扮。木村的言谈举止已经很“夏威夷化”了,不仅热情开朗、诙谐幽默,而且连脸上的笑容和说话的语气也像夏威夷的阳光一样灿烂明媚,如果除去一口流利的日语,竟找不出半点日本人的痕迹来。木村在夏威夷大学留学已经四年了,夫人和两岁的儿子也在这里生活。

  
车到村子门前,遇到由十几位青年男女组成的“欢迎队伍”(后来才知道他们都是导游,负责接待团体游客。),只见他们一边打着同样的手势——把左手或者是右手的食指、中指和无名指并拢弯曲,只张开拇指和小指,做出“六”的形状,一边冲着我们喊道:“ALOHA, ALOHA, ALOHA”。众人不解何意,只好默不作声。

  
“你们好。”一位细高挑的白人青年走过来,向我们打招呼。“这位是吉克,诸位的新导游,我为大家的服务到此为止了,祝你们玩的愉快。”木村指着他说。吉克的装束与木村无甚二样,唯有上衣的花色不同,显然他们都属于“导游部队”,却不是同一“兵种”。吉克告诉我们“ALOHA”是夏威夷原住民的问候用语,和手势配合在一起使用,与“你好”的意思相同。

  
难怪刚才门前穿花衬衣花裙子的导游们那么热情高涨地喊“ALOHA”了。

  
一进村,浓郁的土著风情就扑面而来。萨摩亚、斐济、夏威夷、汤加、马克萨斯、塔黑赤和新西兰村分别坐落在一条弯弯曲曲、水流舒缓的小河两岸,一间间用茅草苫盖的尖顶木屋掩映在绿的发亮的热带树木中。各种夸张有趣的人体和动物石雕和木雕比比皆是,其中的一个土著人脸部雕塑,仅那只大鼻子就有一米多长,不知道为什么所有的雕塑都是黑灰色的,与土著人的鲜艳服饰形成强烈的反差。

  
土著男人们的腰间围着一条用茅草编织的裙子或是印有艳丽图案的花布裙,这是他们身上唯一的装饰物,裸露的古铜色肌肤在阳光的照耀下,不仅给人一种阳刚之美,而且还有几分性感。同样肤色的土著女孩大多穿露肩式的连衣裙,头戴花环,浑身洋溢着一种成熟的野性美。村里的一草情一木,使我从心灵上感到一种不曾有过的安宁与永恒,时代的车轮已经碾过了二十世纪,而这里似乎静止不动,除了原始还是原始。

  
汤加“秀”插科打浑爆笑

  
每到下午,各村的“秀”表演正式拉开帷幕,草裙舞、钻木取火、赤手空拳攀十几米高的椰子树、用鼻子吹螺号、用身体灭火、以削尖的木棒代刀剥椰子壳等,各村的“高招”层出不穷。尤其令人惊讶不已的是表演者们都能说一口流利的日语,而且对日本人游客的心理和日本流行的事情了如指掌,妙笔生花的语言使观众们几乎笑破了肚皮,最让人开怀不止的当数汤加“秀”了。

  
汤加王国是南太平洋上的岛国,以盛产胖子闻名于世,是世界上少有的以胖为美的国度,另外,它还是日本相扑横纲武藏丸的故乡呢。武藏丸的“堂弟”在汤加“秀”中唱主角,无论是长相还是身材,他与武藏丸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可谓其“堂弟”了。

  
“堂弟”出手不凡,一出场就从观众席上找了一位又瘦又矮的日本小老头和一白一黑两位高大的美国人,让他们换上汤加男人的服装(仅仅是一条白色的草裙而已)与他一起表演。表演的内容很简单,“堂弟”做什么动作,他们就跟着学什么动作。两位美国人倚仗身体和语言优势以及随机应变的能力还能比划两下子,拘谨的日本小老头却苦不堪言,既吹不响螺号,又敲不动大鼓,台下的日本观众大喊“加油,加油”也是“瞎子点灯白费蜡”。

  
“堂弟”想出一招,俩人表演拳击对打。自知不是对手的日本小老头灵机一动,左迈一步,右迈一步,胸前击掌,然后马步一蹲,来了一个标准的日本大相扑动作,“堂弟”这下子可傻眼了,从哪里下手呢?全场观众爆笑如雷。“这两个木块你要哪一个?”“堂弟”用英语问。

  
哪知,这日本老头是个英文盲,半句话都听不懂。遇到这样一位“主”儿,“堂弟”只好改变戏路,现编现演了。“你喜欢夏威夷吗?你知道汤加在哪里吗?……”一连串的英语从“堂弟”嘴里冒了出来。

  
脸憋得通红的日本老头向站在舞台一侧的一位汤加小伙投去求救的目光,还别说,汤加小伙子真够意思,不露声色地为日本老头当上了“哑语翻译”。见他点头,日本老头就答“YES”,看他摇头,日本老头就答“NO”,两人配合默契地答对了七、八个问题。日本老头正有些得意,“堂弟”插科打浑地说了一句“日本人跟在美国人的屁股后面跑”,汤加小伙的脸上浮现出恶作剧般的笑容,冲着日本老头万分肯定地点了一下头,日本老头见状,声音也跟着提高了八度,“YES”刚一出口,就被暴风雨般的笑声淹没了。

  
走错酋长房门要砍头

  
除了五花八门的“秀”之外,波利尼西亚的风俗习惯也让我感到新鲜,跟在吉克身后东问西问,还真长了不少知识。

  
斐济部落酋长的骁勇善战可以从妻子的数量上得到证明,因为斐济部落里规定吃了败仗的酋长要把自己的妻子拱手送给胜利者,所以,一个酋长通常有很多妻子最多的甚至有五十之多。

  
赢来的大部份妻子仅只有一个名份而已,能够得到酋长宠爱的寥寥无几,若酋长死了,受宠的妻子要成为陪葬品。

  
夜幕降临,酋长的草房里竟亮起了电灯。几十平米的房间内或摆或挂着各种手工艺品,宽大的龙床上堆满了五光十色的“绫罗绸缎,一块漂亮的花地毯铺在龙床前的地面上,房间里没有窗户却有四扇门,可别小看了它们,不明白它们的功用会招来杀身之祸。斐济部落内等级制度甚严,级别不同,拜访酋长时走的门也不同,龙床左右两侧的门是酋长的妻子们和亲属用的,其他的人只从龙床对面的那扇门进出,龙床旁边的门属酋长专用。如果走错了,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一律要被砍头的。

  
在观看萨摩亚的“秀”时,幸运地得到一只圆形头饰,它是土著艺人当场用新鲜绿草叶编成的,上面插着一朵像红杜鹃一样娇美的花儿,淡淡的花香和草香让我陶醉不已,将头饰大小调整妥当,想按中国男左女右的“传统习惯”往头上戴。土著艺人问站在我身边的儿子:“这是你的妈妈吗?”,见儿子点头,他从我手里取过头饰将其转了180度后又还给我说:“可以戴了。”难道它也象日本茶道那样,在没喝之前先要转上三圈半?一头雾水的我赶紧找吉克问了个明白。

  
原来,在萨摩亚有“看花识女人”的习俗,头饰上的花朵若在右边意味着该女子未婚,如果在左边的话,必定是已婚女子。好悬!如果不是儿子相救,我恐怕就要面临被“临幸”的危险。短暂的时间不容我将隐藏在茂密树丛中的波利尼西亚风情全部挖掘出来,“如果是学历史的该有多好”我在心中自言自语。

  
如水的月光洒向大地,波利尼西亚村里人影渐疏,沙鼓声变稀。坐进一直等在停车场里的面包车,眼皮就开始打架了,睡眼朦胧中走下汽车,酒店门前的灯光格外刺眼,波利尼西亚村已如一个星月中的童话离我远去。仅用了一个多小时,我们就告别部落部落,回到了文明社会,想来真有点不可思议。

相关阅读: 夏威夷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华人旅行社 【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美国接驳车服务 免费领取折扣券 

上一篇:美国游记 下一篇:美国游记之游历大峡谷

相关文章:您可能还对以下内容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