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不仅是美国的首都,也是美国的回忆

华盛顿 ,不仅是美国 的首都,也是美国的回忆。二百年的风云际会,全部浓缩在城区的数百处纪念建筑物、纪念碑、雕像中。这些大都与历届总统有关。2000秋季的美东十日之旅,华盛顿安排了的是大半天的日程。我们是一路从费城 开过来的,费城毕竟是老城了,建筑都显得古老锈浊,而当进入华盛顿进入视野时,眼前不禁豁然开朗。市中心是大片的林荫绿地公园,两侧是美国政府各部的办公大楼以及种类繁多的博物馆,当然还有标志性的国会山和白宫 。但这些留给我的印象,都远远不及越战墙。

直刺云霄的华盛顿纪念塔,高达169米,映衬在一池碧水中,波托马克河从市中心蜿蜒而过,沿河是著名的日本 樱花林,纪念塔南面有杰佛逊总统纪念堂,堂外有他的骑马 雕像。从穹顶的杰佛逊的纪念堂出来,暮色已经渐渐升起。暮色中的林肯 纪念堂庄严肃穆,狠G的亚伯拉罕林肯,正面向著华盛顿纪念碑,斜阳已经给白色花岗岩的碑体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在蓝天的背景里更显突兀苍凉。在林肯纪念堂和华盛顿纪念碑之间就是著名的越战墙和韩战墙。历史一下子在这里变得凝重了。“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发动了一场错误的战争”,那个著名的败军之将的一句名言的背后,是五万多个死难异乡的亡灵。

越战墙的设计者林樱,是林徽因的侄女,设计这个惊世之作的时候,她只有21岁,还是耶鲁大学 建筑系的学生。黑色花岗岩,岩石深埋大地,并竖排成直角的两面墙体,墙面上光鉴照人,上面刻著近六万名越战阵亡将士的姓名,据说要三天才能从头到尾看完所有的名字。一本阵亡将士名录安放在起点的石桌上,他们的亲友,可以据此索引找到他,给他放上一朵鲜红的康乃馨或玫瑰或美国国旗。

我在苏格兰 的那一周恰逢欧洲战场二战结束六十周年纪念日,Shopping Center里钗h中学生模样的孩子穿著迷彩服,捧一个募捐箱,每有人捐款,他们就会给捐款人的胸前别上一朵红色四瓣的小纸花。我问同事他们在做什么,同事说这是给二战的老兵捐款。随著年代的推移,当年的老兵们都陆续离开人世了,仅存的也都是耄耋老人了,亟需经济上的援助。电视里也在播放一个有关二战往事的系列剧,格拉斯哥的街头还举行了隆重的纪念仪式。在爱丁堡 的古堡里,其中一座建筑被修成了阵亡将士纪念堂,出于对亡灵的尊重,我没有拍照。沿著大厅的墙上记载著苏格兰王国的历次国内国际战事,每一场战争的牌子下面都是一本花名册,那是为了战争献出生命的苏格兰勇士的名录。

以前做过问答测试,问人生最大的理想是什么。一位朋友说,是希望世界和平。当时我觉得自己还没到那个境界,现在想来由衷的觉得和平才是一切幸福之源。人类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战争、掠夺和杀戮,在动荡和恐怖的背景里,谈什么都是奢侈。在战场上,人不过如蝼蚁,每个触目惊心的伤亡数字,背后都是无数个家庭的支离破碎,和爱人、亲人绝望的眼瓷C那些被毁灭的生命,是对战争无声的抗议和控诉。站在越战墙前,看著那密密麻麻的金字,那是多少曾经充满热血和激情的生命啊,亚热带丛林的潮湿、闷热,毒蛇、虫蝎,暗桩、陷阱,恐惧、伤亡,随著时间的流逝一切已经了无痕迹,但在墙的黑影里,还能依稀感受到那份苦痛。

离开的时候,暮色已经渐浓。沉默的越战墙更显凝重。碑墙对面不远处有一组雕塑 ,是美军战士在战场上的情景,眼神里透著迷茫。时过境迁,每当我看到关于中东战事的报道时,都不由得想起越战墙。想起墙体上映照的自己以及行走的生者,在感受著林樱虽死犹生、生死无界的创造理念的同时,我深切理解到受难者的死亡记录对于人类的意义,假如忽略人类历史悲剧中的受难者,我们就是在轻践人类和生命本身,假如忘记了战争的罪恶,就难以抵达真正的现代文明。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华人旅行社 【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华人纽约旅游网站 美国东海岸旅游团推荐 美国接驳车服务 免费领取折扣券 

上一篇:美国白宫 下一篇:加拿大领事馆落在华盛顿遭争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