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推荐

加拿大洛基山脉游记(二)

虽然现在交通工具发达贯通,但骑马仍旧是游客进入断背山的首选,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是Cowley的小儿子大卫。他脚上蹬着高筒牛仔靴,身上穿淡黄色牛皮夹克,头上戴深褐色宽大仔帽。高高的鼻梁,深陷的蓝色眼睛,英俊的面庞也一如电影中的杰克。


他骑马在山林间带路,是已进入落基山脉的茂盛丛林。刚下过雨,山路高高低低泥泞不平。身下的马即使只是小跑,也让我不得不死死抓紧马鞍才不至于把自己从马背上弹掉。可一旦走得慢了,这贪吃的小黑马又会被路边野草吸引,任我如何拉扯缰绳,它也非要把那一大口野草填入嘴里才能善罢甘休。眼前的路被幽深密林挡住,但嘈杂的泉水声却越来越密,很快一条大河就在眼前出现。河边有一顶白色帐篷,应该是由前夜进山人所搭建。马队排成纵列在丛林溪涧边兜兜转转。我问大卫他俩一起跳落的那个山崖在哪里?大卫说,就在前面不远。


那个夏天之后,又过了4年,已分别娶妻生子的两个人再次重逢。再之后的十几年,每个夏天的断背山,那地上松软的草,头顶蔚蓝的天,身边流淌的水,都一次又一次看到一对恋人曾经来过,看到他们曾经在这里缠绵。


杰克一直想说服恩尼斯一起回老家开个牧场,养几头牛,一起见证花好月圆。可恩尼斯不敢。转眼就到了1983,两个在山林中翻滚打闹的男孩也已人到中年。那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当知道转年恩尼斯不能再来断背山相会的时候,杰克急了,他说,我真想知道怎么才能离开你(I wish I knew how to quit you.)?应该是在说出这句话后,杰克死了心。我是从他眼神中看出这一点。你看,那三月的春波不是分明已化成深秋的死水。恩尼斯更像个犯了错的孩子,委屈地说,那你为什么不离开我,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两个男人一瞬间又变成了男孩,跪在地上,雕像般拥抱在一起。此时善良的李安为观众安排了这样一个画面。20年前的夏天,断背山上一个普通清晨。归来的恩尼斯看到杰克站着睡着了,就从身后环抱住他。低声说,你怎么睡得像匹马。杰克在梦中笑了。同样的拥抱,一个温柔如水,一个绝望如冰。当水凝成冰,往日的缠绵也就变得无比坚硬。


电影的最后一个镜头是一条长长的公路,蜿蜒曲折,一直通向远方天际。同样走在爱情路上的我们大多也像杰克与恩尼斯一样,不知从何处来,也不知往哪里去。只求那么远又那么长的路途中,有这么一段,可以一起走过。

相关阅读: 加拿大全景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华人旅行社 【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温哥华旅游网 美国接驳车服务 免费领取折扣券 

上一篇:落基山加斯帕国家公园 下一篇:加拿大洛基山脉游记(一)

相关文章:您可能还对以下内容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