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西游记:出发,到洛杉矶去!


不知不觉,美西之旅已经是三个月前的事了,现在还经常和别人提起关于大洋彼岸的种种经历,仿佛就是昨天。最近曾被问到“如果有机会,想要移民去美国吗?”我认真地思考了一下:“会,洛杉矶的生活太棒了。”
   


也许,是时候把那20天的经历和感想好好记一记。

道别
   

2012年6月6日,7点钟我们就起床了。这是我和gie退宿的日子,一年的研究生课业已经完成,终于要告别住了10个月的九龙城沙浦道51号启程轩10楼,告别由神安排给我的亲爱的室友们——浸会大学是由教会办的学校,工作人员中有不少教友,而且遇到了这几位只相处不够一年就能有这种感情的室友,相信也是冥冥之中的安排。
  

 9点半,约好要来办退宿手续的Cole还没到,我有点着急,决定先将衣物拖到邮局寄回家。之前就已经把行李分开装好了:随身的背包、去美国的中型箱子、请Ian寄存的大型箱子和旅行袋,以及要寄回家的一纸箱衣物。
   

邮局职员和平时一样按部就班不紧不慢,完全没有看出没吃早餐的我头昏目眩心急如焚。填单、装箱,以为就这样完成了,结果却被告知要自己找胶带封箱。幸而曾答应送我机的M君千里迢迢从马鞍山正好赶到,代替我在邮局等着,而我奔回10分钟路程外的宿舍拿胶带。
   

胶带刚到手上,Cole来了。签完名,打点好东西,Cole说:“可以去美国旅行,超羡慕的!”我笑了笑。等Cole离开,我便和室友们拥抱道别,没有哭,因为11月毕业礼还会再见。这时作为一直鼓动我去美国旅行的始作俑者、关键时刻总会伸出援手的Ian到了,看到我需要寄存的东西他显得有些为难,工作关系,他无法立即把它们领走。于是我们与大厦管理员康叔商量暂放在管理处,晚上再取。康叔从来都很好说话,答应了,我们都松了一口气。我说还要去邮局把事情办完,Ian去坐小巴与我同路:“去美国就带这么个小箱子?你会后悔的。”我说:“没关系,不够装就问姑妈借吧。”他怀疑地看着我,笑了:“你会玩得很开心。一路顺风吧!”
   

告别Ian,回到了邮局。M君帮我把箱子封好,拿去给邮局职员——235港币将我在香港的最后家当寄走了。此时此刻,已经过了10点半,而我的飞机将会在2点离开香港。“我们打车去吧。”我对M君说。“哦。”他从来是个没什么意见的人,除了在甜品方面很固执地坚持“多芒小丸子”。于是我们跳上的士直奔机场。
   

路上我们说过些什么,真记不得了,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感慨这一年过得太快?还是对未来仍有些迷茫?反正我只是说:“这个封箱胶带就送给你吧,我不可能带上飞机了,而且也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留念的东西。”然后他骂了我一句什么。
   

加上隧道收费和行李附加费,车钱一共235。怎么又是235。M君帮我拖着箱子,我背着背包,提着送给亲戚们的礼物(茶叶),走向机场。上一次来赤鱲角是5月份飞台北,上上次是1月份飞布拉格——今年上半年就如此大规模地出境旅行,现在想来还真是奢侈呢!
   

办完登记手续快12点了,忙了一上午,早饭还没吃呢,可是已经饿得没胃口。M君说:“要不吃粥好了。”结果多点了炸两肠粉没吃掉,在香港的最后一顿,浪费了。
   

走着走着就到安检门口,“离港”两个字大得能把人吞下去,或者是因为知道这一走,就意味着和包括M君在内的一些感情颇深的同学们难再相见,大家各奔东西南北,毕业礼也未必能回来参加吧。“我们好像一直都没有合影过呢,”我说,“不如临走前合个影吧。”两个人在“离港”前自拍一张作为留念,还真是应景,可惜我因为睡眠不足,慌乱过度而看上去面如枯槁,憔悴不堪,与好友的临别合影居然是这个模样。
   

再见了。回头看看他还在闸外向我挥手。还是没有哭,前面还有精彩的旅程呢!就像我们的未来一样精彩吧!

上路
   

都说国际航班的安检非常严格,而且我还是飞美国的,但在香港出境的每个步骤都还算顺利。
   

应该说美国之旅是从年初就开始谋划,主要是受了室友月的启发——她的圣诞节假期是在波士顿度过的,申请签证的经验帮了我很大的忙。然而真正确定要走是拿到奖学金之后的事,机票钱有着落了,才开始进入签证的流程。拿着香港身份证和内地护照,签证官连存款证明和学校证明都没看,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几乎是毫不费力地就拿到了美国R等旅游签证,特区的优越性得以体现。可是从3月底拿到签证以后,出发的日子却久久不能定下来,主要是因为期末的时间表还没出,南方报业的招聘流程正走到中间。
   

5月,一切总算尘埃落定,在剪完那个后来在优酷有过百万点击率的毕业视频以及去台湾之前的两天空隙,通过网上的旅行社订到大韩航空从香港去洛杉矶的往返机票,来回都要从首尔转机,虽然麻烦但比直飞省4000港币,而且想到能在首尔机场转转其实也不错,还多去了一个国家呢。就这样,美国之旅被设定在6月6日-6月27日。
   

怀着依依不舍又兴奋激动的矛盾心情,走上飞机。“堪撒哈密达。”
   

空姐们长得都好像,不禁联想到韩国发达的整容产业……大韩航空的服务还算可以,而我是个容易满足的旅客。飞到首尔是3个半小时,吃点东西,看个电影就到了。我旁边坐的是一个菲律宾大妈,她一直在和旁边的旁边那个印度年轻人搭讪,偶尔也会艰难地转过来和我说两句:“How do they eat this?”(晚餐她选了韩式拌饭)或者“I think the soup is better.”我也吃了拌饭,味道一般,而且吃饭的时候飞机正好经过气流,把我的胃口都摇没了。
   

下飞机,7点钟的首尔机场还真热闹。以前有听说韩国的化妆品很便宜,结果在机场一看,那是意想不到的便宜。不过作为一个理智的消费者,我忍住了,只买了一瓶准备送给纽约的朋友,因为很可能要去投靠她。靠着机场里的wifi,我将行踪汇报到微博、微信和QQ,免得家人朋友担心。这次转机只有短短1小时时间,于是在首尔机场匆匆一瞥,算是踏上过韩国的土地,正式往太平洋的另一边飞去。
   

抱着一颗平常心坐长途机:假如睡不着就当是倒时差,睡着了精力充沛更好。然而有了一个多月前熬通宵的经历,感觉十个小时的长途机应该不是什么问题。现在已经想不起当时的邻座是什么人了,机舱昏暗,精神恍惚。
   

我喜欢看长途机上的电子地图,甚至比看电影的时间还长。看着飞机经过地图上每一个点,经过静默呜咽的大海,经过变成某种代号的土地,经过神秘的时空,我就从线的一端抵达另一端,从原本的世界抵达陌生的彼岸。不管是过程还是结果,对好奇心过重的我都有着无比的吸引力。
   

10小时45分后,当地时间2012年6月6日下午两点,我在洛杉矶着地了。




□□      《慌乱中出发!——美西游踪(一)》


相关阅读: 美国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华人旅行社 【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上一篇:美西游记:第一天 下一篇:迪斯尼购物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