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旅游:亚利桑那州篇


Hoove Dam-大峡谷-Page-马蹄湾-大灰狼家-Lower Antelope Canyon



从拉斯维加斯出来走215转93,貌似是通向大峡谷的唯一通道。本来没有去Hoover Dam的打算,没想到一不留神开着开着把它开出来了,那就顺便看看吧,这地方没有特意来一趟的必要。



一路走一路玩加上堵车,活活一天直到日落时分才开到大峡谷,这回有人跟我倒换着开车了,鉴于是无照驾驶,还得时刻提防警察,提防警察最好的办法就是守法,我有一个特异功能,我睡觉的时候如果车速超过85我会自动醒来,我爸被我捉住好几回,我睁眼一看都95了,且不说有没有警察,95就是要了车的命,不过这地方开车前后没有什么参照物,特别容易开快,我十分不理解道路限速的意义,应该向德国学习,只要车能承受,自便。话说轮到我睡觉的时候也睡不踏实,我给大峡谷打电话定campground的时候为时已晚,没有空位了,所以一路忐忑,不知道晚上怎么办。



出门在外,很难保证每一点都计算到了。没计算到的时候就没头的苍蝇乱撞,撞到哪是哪呗。快到南门的时候偶遇一RV Park,派我进去问问,人说有tent的位置,我们就宿营于此了。太阳一下山,气温骤降。由于第一次实践野外宿营,分外激动。沾了RV的光,有hook up,我们把玉米煮了,这荒郊野岭又冷又黑的,有热热的玉米吃,很幸福。我买了三条Swiss Gear的大睡袋,号称能在零度使用,果然,我穿一身睡衣钻进去感觉太热又都脱了。我们的帐篷形状有些诡异,三个人蛄蚴了很久总算找好位置。我过分激动,没有了睡意,起来跟我爸打闹,由于我个小,可以深入钻进睡袋,这样我爸就很难从洞口摸到我,不过我爸个大,从洞口一摸就抓个正着,甚是好玩。第二天醒来,帐篷里都是凝结的水,可见外面有多冷。我钻到帐篷外视察,发现离我们不远有个人带条狗,大帐篷外有个小帐篷,是给狗搭的,美国人民啊,对狗真是太好了,我要是那狗都觉得承受不住。



大峡谷以它的年代久远和壮观著称。壮观显然易见,年代久远呢,一说几百亿年,我其实没有概念。我们在的这两天,不知什么情况,刮得至少是六级风,强劲的时候可以达到八级。而且据观察,大峡谷的悬崖边基本没有拦护。后来经过证实,确实像想象那样,每年都有很多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飞下去,这一点很恐怖。大峡谷里有东中西三条环线shuttle可以坐,我们本着不放过一个景点的原则,一天把三条线都坐了,诚实的说,大峡谷第一眼看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再看也看不出什么花了,那我们也本着少看一眼对不起自己的原则站站下车。有时候有人不想下车的时候,其余人就说不下肠子就悔青了阿,于是立刻像打了鸡血有如神助,自动走下车。总之从最东端到最西端各个段落都看到了。最变态的是,眼巴巴盼望了几个月的直升飞机由于风大取消了。好消息是省了一大笔银子,坏消息是为了看看下边的情况,自己得顺着trail腿下去。我忘了我们下的那条trail叫什么名了,总之能走到谷底,不过目睹了从谷底上来的人个个都泥猴子似的惨不忍睹,我也没有下到谷底的兴趣了。在美国玩归根结底是拼体力,比如这地方没有缆车没有滑竿,就靠自己走,非常狂野。大峡谷这地方,我以我个人喜好评论属于那类一辈子必须看一次,看一次就够的,而且整个地区异常干燥,加上邪风作祟,身上的皮肤跟要蜕皮一样都裂开了,很难受。最遗憾的就是没坐着直升飞机,为了直升飞机置备了很多家当,比如摄像机,都属于被忽悠了,想辙以后弥补吧。



一大早从大峡谷South Rim出来,顺着Hwy64一路向东,途中遇到很多小峡谷,所谓的小峡谷就是地上的大坑,不像大峡谷裂的那样有气势有规模。在这样的路段开车,只要车况允许,想开多快开多快,基本能达到前后一百迈没车的境界。鉴于我们可怜的车本来就不是豪门出身,又不幸被我们塞的再没装下一个土豆的缝隙,也就吐血勉强维持在80迈。转上Hwy89向北就是Page的方向。第一次听说Page是从导师Lisha那里,不敢说所有人第一眼看Antelope Canyon的相片时都会产生势必拿下的冲动,反正我是。



临近Page的时候偶遇一个沃尔玛,买了一个硕大无比的西瓜,在如此暴晒又干燥的沙漠地带,一个西瓜贵比黄金啊,美金黄金好使这时候也不能成把的吃了解渴。不幸的是吃西瓜心切,一不留神开过了,好不容易摸到了Antelope Canyon,已经是下午一点。所谓的景点,不过一个沙漠上突兀的售票小亭子而已。小亭子边上支着棚子,供人休息。我脑子里回旋着导师的相片,却怎么也无法跟眼前的景致联系到一起。我特意去售票处问,这里到底是不是Antelope Canyon,售票的说是lower部分,我继续问入口在那里,因为放眼望去都是被太阳晒得反射出火光的沙漠,那人指着沙漠上的一片脚印说,就是这。我顺着脚印看了看,看到路的尽头就消失了,非常恐怖。



后勤部长号召我们先吃西瓜,当我们把硕大的西瓜搬上桌子,切开,暴殄的时候,边上所有人都露出了羡慕的目光,这无疑让我们倍感得意。想想如果口干舌燥到唇裂的时候目睹别人在一旁吃西瓜得是什么样的心情。后勤部长考虑到大家的火已经上到从鼻孔冒热气的地步,再次号召我们把西瓜吃透,吃透的意思就是再多吃一口就可以吐出来。吃西瓜吃透对于我来说,有一定难度,不过对比自己的实力,我站起来的时候,能感觉到西瓜在肚子里打晃,也算是吃透了。顿觉神清气爽,精神抖擞。此景点别看影响力上还远不敌众所周知的大峡谷,票价可是一鸣惊人,大峡谷是一辆车一个星期25,此谷是一人一天26。于是我捏着百元大钞迫不及待奔向了售票口。刚要交易,被后勤部长一个健步拽了回去。一个看上去六十左右,穿着像homeless的人正在与二位搭讪,也不知道说了什么,他们是连连点头。我经常告诫酷爱搭讪的后勤部长少与人搭讪,好在一般情况下人都说英语,她有那心没那力,这回好了,老虎一打盹,立刻趁虚而入。此 “老大爷”(现在弄得吧,六十岁左右的陌生人,我不知道应该用什么称位,很显然,对于奔六途中的我爸来说,一听老大爷就觉得伤自尊)用中文把他们忽悠的阿,像着了魔一样。把我拽回来以后,老大爷又给我讲了一遍,大致意思就是,如果为了摄影,现在进去就等于白扔钱,最好的时机是上午。白扔钱这三个字对于后勤部长来说无疑是致命打击,又尤其扔的是美金,于是继续盘问,怎么才能不白扔钱。老大爷问明白了我们是不是flexible,可不可以考虑住Page一晚得到肯定答复后,仔细传授了一番,说实话,若不是一眼扫到他那套器材,我非得以为他是开Motel的从这拉客的呢。事实上,这就是一个无比朴实的摄影爱好者。摄影爱好者有一大共同特点就是看不得其他爱好者错过摄影的大好时机,他一看我们这套家伙,也不像来玩玩的,于是苦口婆心的力劝。后勤部长当即决定,下午另行安排,当晚在page安营扎寨。要不说坐在领导岗位上的人通常不理解人间的疾苦呢,我突然想起IBM食人族吃清洁工的笑话。下午去哪?晚上住哪?这可就是我的活了。我又忽然想起(没辙的时候基本靠忽然想起),导师的相片上貌似还有一条河,像雅鲁藏布江的大拐弯,导师说到了Page随便问个人,人保证都知道。虽说如此,我还是很后悔当初没问清名字。我问老大爷,内大拐弯在哪里,老大爷说不就是马蹄湾么,很近很近,刚告诉了我路线,一四驱越野大吉普就到位接他来了。后勤部长还不甘心,非想让我问明白他宿营的地方,准备尾随而去。我和我爸特意把四驱大吉普指给领导看,示意不要屎虼螂爬铁轨,强充大牟钉。特不甘心的目睹人扬尘而去,我们灰溜溜从沙子里拔出沉得快陷下去的小车,屁颠屁颠找大拐弯去了。



找马蹄湾倒是很顺利,跟Antelope Canyon一样,看见沙漠正中停着很多车就到了。毫不夸张地说,看到明晃晃的阳光灼烧在沙子上,我就有为难情绪。无奈,条件再恶劣,也得下车用脚走之。天空蓝得璀璨,不记得还在其他什么地方看到过蓝得像蓝宝石一样万里无云的天。这利于响尾蛇滑行的沙漠走起来真是消耗体力,就好像腿上绑着沙袋一样,死沉死沉的迈不动步子,我的头脑瞬间浮现出袋鼠Pia Pia的在沙漠上蹦的场景,感叹大自然造物的神奇,可惜大自然没有赋予我一对儿可以用来Pia Pia移动的脚掌。我用纱巾把脑袋包住,只露出两个眼睛,除此以外,即使带帽子也无法遮挡从沙子反射上来的阳光。



马蹄湾的景象确实壮观,不枉沙漠里跋涉了那么久。为了照到全景,人必须趴到悬崖边缘,于是很多人冒着生命危险先在距离悬崖一定距离的地方匍匐下,再慢慢爬到边缘,探出一些身子拍照。我爸拍照的时候,我妈在后面双手揪住他的脚,我又在我妈后面双手揪住她的脚,行成一条长链。于是边上有很多人开始效仿,但据我估计,一旦出现情况,整个链状物一起掉下去的可能性会比较大。



看完马蹄湾,不过四点,开始寻找住处,走寻了几家,发现要么no vacancy要么天价。好不容易找到一个motel还有一间房,价钱也能接受,结果老板说屋子太小容不下三人。老头倒是纯朴,搬出大黄页开始帮我查,结果他能查到的地方,我基本都去check过了,巴掌大的town,五分钟开车就穿越了。继续查…万难之中领导不愧是领导,想出妙计,如果不行,两个人睡在屋子里,一个人借用他们的平台宿营,反正我们是带着家伙来的,帐篷睡袋充气袋,you name it…这老头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一通翻找,终于找出一张名片,电话接通,免提的,我能直接听到他们的对话。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最后的希望,否则我也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这老头跟人形容“parents with their child”对方立刻说“we have a perfect room for them, let them stop by and check it out!”挂了电话,我跟老头说,我不是child!这也不能作假,你让我去了怎么交待阿。老头说,你难道不是child么?!没问题,放心去吧,祝你好运!我相当忐忑不安阿,也不知道对方什么情况,整个一副要深入虎穴的架势。GPS引领我们到了大致区域,在小区里转了八圈生生找不到,问谁谁也不知道,看起来也不像有motel hotel inn的样子,天也渐黑,更让人着急。我们分析很可能是私人人家,于是又排查了一遍,终于发现一个车库的一角有一个奇小无比的牌子上写着“Walk Inn”。果不其然是小区里一家私人house。



迎接我们的不是刚才接电话的女的,而是一个男的。他们家地下室全部改成客房了,房间虽然不大但布置很精致。所谓的perfect for us的屋子里有一张大床,和一张单人床,估计专为我们这样带一个“child”的家庭设计的。楼上的living room和开放厨房都是公用,整体看来就像suite,最关键的是一晚才60。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欣喜的入住了。过了一会,女主人和她妈妈回来了。后勤部长要求外出采购食才,由于我要求吃揪片,后勤部长迅速活好面,我们就出去了,没怎么交谈。



回来后,后勤部长开始劳作,有趣的故事也就此展开。老太太佯装看电视,可脸一直对着大开放式厨房。老太太坐在沙发上问我:面团干吗用的,西红柿干吗用的,土豆干吗用的。很显然,我们走了以后,她仔细过来侦察过了,对我们现有的材料了如指掌啊。于是我一一作答,老太太这下来了神,干脆凑过来,一排一号看我妈怎么做,问需要什么调料工具,就给我们拿什么,这意思不是很明显么,就是想尝尝。西红柿鸡蛋揪片做好了以后,给她来了一碗,她是吃的津津有味,还叫来女儿女婿尝。我妈还烙了一些花生酱小饼,又被尝了很多,直接导致我没吃饱。晚饭毕,我妈开始炖肉,老太太又接着问,对食物显示出浓厚的兴趣。当晚我其实特别累,没吃饭就困的睁不开眼了,可老太太问题太多了,善良的我又不好意思不回答,这一答就答到了晚上十点半,找辙撤了。第二天我们一大早就去了Antelope Canyon,故事未完待续。



八点开门,七点四十的时候已经排了十辆车。这一天,昨天那老大爷的话句句显了灵,导致后勤部长长久得意于这次成功的搭讪。根据老大爷指示,买票的时候我跟人说我们需要摄影,人问我们有没有三脚架,我们把硕大的三脚架展示了一下,立刻给了我们三张photo pass,时间是12:15PM。如果没有pass,顶多一个小时就会被轰出来。



有一个穿着像油漆工的小伙子,把我们仨领到跟前说跟他走,他就是我们的导游。又回到昨天的问题,入口在哪里。我们提着一个小箱子,里面是成套的器材。走着走着我妈跟我说,嘿你看这一裂缝,你说要是谁走着走着没走好掉进去怎么办啊。谁成想,导游在这裂缝处停下来示意我们下去。难道这就是入口?我妈都傻了,说这怎么下去啊,宽度有限阿。这我们才恍然大悟为什么昨天那老大爷和今天这导游都穿得跟homeless和油漆工一样了。



硬着头皮下吧,我赛,下去后,别有洞天,激动得我们啊,死活站那就不动了。导游的意思是这刚哪到哪啊,先别激动。早就听说Ken’s Tour特别好,没想到能好成这样。这小伙子莫名其妙的特别喜欢我们,全陪到底,帮我们提箱子,嗖嗖的set up三脚架,节省了很多时间,手把手告诉我爸应该在什么角度照,用什么光圈,追求什么效果。开始,我还有用,起码是个翻译吧,后来我发现,人也不怎么用我,我爸基本能懂他的意思,实在不懂,就把相机给他,他示范一个,就懂了。于是我彻底沦落成废人了,只能录点像之类的,然后就是搭讪。其实我不擅于搭讪,架不住后面老有人怂恿我。原来这就是他们家开的,土著的印第安人。他从六岁就在这里玩,自学成了摄影家。他告诉我爸,有一个角度,他用了六年才发现,那张作品卖给一家日本杂志社了。要说问问这个都是正常,可我妈不吝,什么婚姻状况阿,家庭状况阿都问,调查特务也不过如此了。这小伙子太纯朴,也什么都说。后来他表弟也来了,用我妈的话说也特喜欢我们。我们后面还有两个带photo pass的印度人,其实跟我们是一拨的,结果不怎么受宠。我妈老叨唠,你说这说话也说不明白的,人干吗对咱这么好啊,我说看你有趣呗。我们这一照不要紧,见过爱照的没见过这么爱照的,一下照了六个小时,都到了两点了。小伙子一直陪着我们,不厌其烦的。为了画面清晰,经常把画面里的闲杂人等轰走,照光柱的时候,帮我爸占了最好的位置,那么狭小的地方,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其他人只能二排二号了。我爸一路都表情凝重,生怕照不好,精神高度紧张。这canyon深的很,当你静下心来站在其中用肉眼观察的时候一定会感叹大自然造物的神奇。我妈总问我这地方叫什么,我告诉了她,她又记不住,于是我给它起了一个我妈能记住的名字:丝般润滑。我第一次看Lisha相片的时候就觉得这像德芙巧克力的广告,自然光反射在水百转千回冲刷出的岩石层面上缔造出丝绸般润滑的视觉效果,太美丽。流线,温色温色阶,让人有一种暖暖的被包容的感觉。有些时候相片上能呈现出更多的颜色,比如紫色,很难用肉眼直接看到,但通过调节光圈,可以捕捉到。六个小时,不足以让人看腻,随着太阳位置的变化,反射光也会发生变化,一步一景。这种大自然与艺术天然完美融合所缔造的特殊感官体验,难再寻。最后这小伙子去接另一个photo pass团,他表弟一直尾随我们,跟我们照相,我想起那句话,金拿火试,人拿钱试,在你不能给对方带来经济利益的时候,你看他怎么对你,就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淳朴程度。



下午两点多回到家,匆匆打包,然后吃午饭,准备出发。后勤部长给我们准备了一锅咖喱土豆炖牛肉,准备吃一半,带一半。结果赶巧了,女主人和老太太刚从教会回来,一问还没吃饭,我们客气的问想不想尝尝,结果,说想,再结果,三个人把我们准备带的那一半都尝完了。这件事,成了我们茶余饭后的笑料了。也由于Page这名不太好记,当再提起Page的时候,大家都改用术语:大灰狼家。其实大灰狼给我们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爸爸妈妈非常喜欢他们精心布置的花园和家,能感受到他们对于生活的那份情趣,我非常喜欢问东问西刨根问底的老奶奶,喜欢中部人民这种可以称作生活的生活节奏以及他们的热情,纯真与朴实。



Page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地方,小到很多美国人都没有听说过,我问过很多美国人,他们都不知道Antelope Canyon。一个半月下来,就是这样一个地方,给我们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丝般润滑的Canyon,温馨的大灰狼家,纯朴的人民,当你走到东西两岸的时候就会发现,如此简单的东西,就会沦落成一种奢求。





北极熊宝宝      《2010毕业旅行-亚利桑那篇》


相关阅读: 美国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华人旅行社 【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上一篇:毕业旅行:纽约篇 下一篇:我的10年美加游记:尼亚加拉大瀑布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