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推荐

匹兹堡游记:卡梅研究所


其实,卡梅和匹兹堡大学紧挨着,就像没有围墙时的南开和天大。只是当时逛完了匹兹堡大学的我走向了相反的方向,所以在闲逛了一个小时之后,看到这个梅隆研究所的牌子,颇有一种“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感觉。



卡耐基这个有钱的老头,在美国,加拿大,英国各地捐了很多学校,博物馆,图书馆和基金。高速路上随处可见的Carnegie University的标志,和中国各地随处可见的各种“逸夫”楼,“逸夫”学校异曲同工。卡耐基艺术博物馆就在卡梅旁边,我这个理工科女粗博士自觉的敬而远之了。



毫无保留的说,对卡梅有浓厚的兴趣,一方面也是因为那个远房的表姐曾经在这里读书过。表姐不过大我半年而已,但身上却有那种让我艳羡的“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一直和前表姐夫是更亲密的朋友,所以在举手拍下这张照片的时候,心里还想着什�时候拿给他看,告诉他这就是他的爱人曾经无数次穿过的大门和走廊。虽然不明白公共政策管理和信息系统管理有哪些相似性,以至于让他们共享一栋办公楼,但仍然感受到这所年轻学校的蓬勃朝气:大概没有一个老牌学校愿意把布招牌挂在楼前吧。



在匹兹堡,我只待了一天。但是我要说,匹兹堡的亮点在卡耐基.梅隆,卡耐基.梅隆的亮点在计算机系。要来计算机系,大概是因为大乔的缘故。记不清是不是他说过在他的领域,全美最好的项目组是在卡梅。反正,我来了,而且不虚此行。卡梅计算机系系楼的外表很像国内的学生宿舍,给人超级平易近人的感觉。全玻璃幕墙的外观,让我看到很多玩偶,很多小招贴和很多生活。然而就是这种平易近人的感觉与众不同,让你想深深的投入其中。



计算机系的一楼有个小小的门,但进门后一层是个大大的透明的咖啡厅。与匹兹堡大学的压抑不同,这里的一切都给人欢快轻松的青春感觉。我喜欢这些鲜艳的咖啡卡座,也喜欢大厅里晒着太阳,大声讨论着学术或者八卦的老师和学生。



大厅的中间有旋转而上的走道。不是阶梯,更像是滑梯。我想象着抱着滑板的男孩子们,下课后从这个旋转的滑梯,一分钟内离开教学楼的情景,就忍不住笑出声来。楼上的教室,有彩色的墙壁和透明的门。我坐在楼道拐角处的椅子上,偷窥着教室里的年轻老师,和整面墙的公式和推导。我觉得,在这样环境里学习的他们真幸福。



后来这个教室下课了,我偷偷溜进隔壁一间空着的教室。说不出为什丑A就是喜欢。觉得发自内心的安静。或许是花儿总是邻居的香,与斯坦福地球物理系压抑的教室相比,我真的真的喜欢这样的地方。心里想着,要是有时间真的听一节课就好了。这次没能实现,不知道何时能实现。



我依依不舍的离开了这座楼,但我知道,即使我走遍了这个教学楼的每个角落,我也只是个孤魂野鬼一样的过客,这里的一切,没有一样属于我。所以美好的东西总是让人惆怅的,大概就是这样的道理吧。然后我去学校的�厅吃饭,居然偶然遇见了实习时认识的东北美女小老乡。这世界真小。可是人的梦想,可以很远,很高。有种叫做希望的东西会呆带着我们,走向那里。





阿呆       《【旅行的意义】匹兹堡游记 - Part B 卡耐基.梅隆大学》


相关阅读: 美国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华人旅行社 【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美国接驳车服务 免费领取折扣券 

上一篇:匹兹堡游记:匹兹堡大学 下一篇:新斯科舍省夏季景点介绍

相关文章:您可能还对以下内容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