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攀岩记(四)

快到顶的时候,小依弄错了方向,数好了应该是最后一段的,结果爬上去什么也不是。周围连根草都不见,别说人影了,问路都没法问。方向感差者如我,差点儿当场就崩溃了。不按前人设计好的路线爬,谁知道会碰上什么状况,也许就卡在这里永远下不去了。也许可以用绳子一小段一小段地吊下去,但绳子也许不够长,吊下去没有够脚的地方,安全拴不够用,时间不够长,天气太冷......这样冒险吊人下去完全是孤注一掷,死亡率只怕高于百分之五十。------而这里是天杀的北美48州第一高峰!

  
小依倒还镇定,诅咒了两声,调整了方向,又往上攀。攀了两段之后,他在上面牵绳,我攀到他坐着的那块岩石底下时,看见他的脸上有微笑,仰头问他:“是峰顶了吗?”

  
他答:“是。”天底下再没有比这更动人的音乐了。

  
翻过那块石头,再往上走了两步,果然是峰顶。峰顶的面积足有好几个足球场大,遍布高高矮矮的圆边石块,寸草不生。但是有亲爱的人类,起码有几十个美丽的人类在上面走动!我真是太高兴了。

  
后来还看到有种硕大的鼠类动物在石头上跑来跑去的,一点儿也不怕人。场地中间甚至还建了个小石屋,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我和小依归心似箭,匆匆拍了张照,就准备下山了。在别人的指点下,我们找到了下山的起点。是一个峡谷,虽然仍是很陡,但可以步行下山了。


起点下方有一段路径结了冰,为了避开它,小依先把我用绳子放了下去。

  
我解下绳子,正等小依也下来,突然上面传来喊声:“滚石!!!”(这是攀岩登山时常用的一个词,有时高处常有松动的石块滚下,为了提醒下面的人注意,一般就喊:“rocks!”)

  
我抬头,看见一些石块滚下来,有一块特别大的,直径有半尺左右,从左上方大约二三十米高的地方一路滚下来,速度越来越快。我无动于衷地站在原地等着它过去。

  
不料它在中途撞到一块岩石,改变了方向,向我劈头砸来。我本能地转身躲避,右背被砸个正着,巨大的冲力把我撞翻下山崖,滚了大约十米,终于捉住一块岩石,放稳脚,这才靠在石上痛苦地嚎叫起来。

  
我还从来没这么失态地鬼叫过哩,当时只觉得没有其它方式可以表达那种痛,很自然地就发出了那种动物般的惨叫声。

  
仿佛过了很久,小依和一个女子才下了来。那女的叫马西,是她在上面不小心踩松了那些石头。他们两个的脸都白了,马西不停地道歉,我只是连话也说不出来,仿佛肺里的气都被砸出去了。小依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我表演这种惊险镜头,一个人在三个月之内掉下悬崖两次,大概并不是太普通的事。

  
马西对我说,她在野外救生队工作过,有急救经验,要帮我检查一下。于是她问了我一些问题,我一个字一个字地回答了她。她又在我身上拍打摸捏了一番,初步结论是我没有致命伤,起码脊椎和颈椎都没断,也没有断手断脚,总之除了呼吸困难,好象一时半伙儿也死不了。

  
坐了一阵,呼吸回来了,剧痛也过去了,我觉得冷,马西把她多余的外套和手套给我带上。头部原来就戴着头盔(也许没有它刚才早死了),现在又在下面戴了顶帽子。

  
马西的丈夫,还有他们同行的一个朋友这时也下来了。马西和小依决定让他们先下山找紧急救护援助,她和小依留下来协助我下山。我站起来试了试,居然还可以走动。只是每走一步就牵动身上的许多痛处,臀部,膝盖,胃,呼吸。

  
马西和小依护着我,慢慢地走下山去,太陡峭的地方,就用攀岩的方法把我拴在保护绳上,马西拉绳,我附在小依身上让他带我,姿势象当年的湘西赶尸。

相关阅读: 美国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华人旅行社 【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上一篇:美国攀岩记(五) 下一篇:美国攀岩记(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