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夏游美国东部:神殿礁公园


犹他州的南部属于科罗拉多高原的一部分。这里广漠、荒凉,长年的水流和风的侵蚀造成许多千姿百态的奇观胜景。在这片绚丽多姿的土地中央,有一片南北向连绵上百英里的彩色砂岩带,这就是神殿礁国家公园(亦称国会山礁国家公园,Capitol Reef National Park)。

   

这片彩色砂岩带地质上被称为“水袋褶曲”(Waterpocket Fold),其沉积岩的最早形成年代可追溯至6500万年前。后来由于地壳运动,沉积岩被抬起、弯曲,经过上千万年的水流、风、冰和日晒等的综合作用,最上层的沉积岩被侵蚀、流失,露出地表下不同年代的岩层。

   

大峡谷是经河流切割作用,在垂直方向显露出不同地质年代的岩层,而“水袋褶曲”则是在水平方向就可以看到不同形成时期的砂质沉积岩。上千万年历史的地层暴露在阳光下,述说着地壳变动、沧海桑田的历史。由于不同时代形成的沉积岩颗粒大小、矿物种类和含量、色彩和坚硬度等都有所不同,在侵蚀作用下,神殿礁国家公园就为世人展现出嶙峋崎岖、谷深岩陡、奇峰怪石、色彩绚丽等特点。

   

原本以为公园名称加了“礁”说明地层是石灰岩。其实这里是砂岩地貌,因为地表崎岖不平,孤峰、低丘、小山、深谷连绵不断,人行其中犹如鱼儿巡游在海洋的珊瑚礁中,因此而得名。而“神殿”,英文Capitol,则是形容公园内耸立连绵的砂岩群峰,如同方正、雄伟的宗庙神殿。

   

神殿礁因为远离主要高速公路,周边亦无大城市,所以并非热门旅游区。但它位于犹他南部高原峡谷风景区的中间位置:东北有高布林峡谷州立公园(Goblin Valley State Park);东邻石拱和峡谷地国家公园(Arches National Park & Canyon Land National Park)、以及天生桥国家纪念地(Natural Bridges National Monument);西南南接布鲁斯峡谷国家公园(Bruce Canyon National Park)和大阶梯埃斯卡兰特国家纪念地(Grand Staircase-Escalante  National Monument),东南则是犹他与亚利桑那州交界的格兰国家休闲旅游区(Glen National Recreation Area)。所以对喜欢深度游的游客来说它是必到之处,且景色一定让人感觉值回票值。

   

我们是8月16日晚游览了高布林峡谷州立公园后,经24号高速自东向东西穿过神殿礁公园,在Torrey农家的小木屋过夜的。这里人烟稀少,夜晚星空灿烂,周边一片宁静。我一觉睡到天亮,大家吃了自做的早餐后,9:30驱车开往公园。

   

一路的美景自不细说,我打算先到游客中心,然后询问Ranger有关今天公园北部那条著名的“大教堂峡谷”简易路的状况。根据我在国内做的功课,限于我们只有一天时间,我打算开车以逆时针方向绕公园北半部一圈,然后回到Torrey,再去“魔鬼花园”和布鲁斯峡谷国家公园。大教堂峡谷路是未铺路面的原始路,属于真正的Backcourtry(荒野),沿途有太阳庙、月亮庙等众多景点,旅游团是肯定不去的。根据美国车友介绍,晴天时两驱车能通行,如果雨天路面就非常泥泞,连四驱车也不能开。高原气候多变,我们开的又是两驱的面包车,为安全起见,所以要先问过Ranger,再根据公园提供的地图进行越野行驶。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根据沃尔玛买的的交通图,公园的游客中心就在24号公路边的“城堡”景点的斜对面,可我们一路跑下来,从西到东直到开出公园也没看到游客中心。

   

中午时分我们到了著名的“工厂平顶山”观景点,根据我国内看图的记忆,我们已经过了北上进入大教堂峡谷的那条简易路的三岔口。征询大家意见,队友们觉得天气还好,面包车虽为两驱,但是后轮驱动,底盘又高,就去闯一回陌生地吧。于是我们折回西返,不一会就找到三岔口,标牌上写着“距大教堂峡谷26英里”。路面是沙石或泥土的,不少地段高低不平,我们小心地驾着车,不时停下拍景。在接近传说中的太阳庙时,远方天空突然阴云密布,不时有闪电划过天际,可怕的高原天气状况已经在酝酿中。可我们毫无觉察,在太阳庙和之后的观景点,我们遇到了三、四辆车,它们都是四驱车。

   

自三岔口前行了60多英里后已到下午三点,我们又来到一个三叉口,指示牌上右边指向两个观景点,左边指示为“距24号高速29英里”。按照事先的研究此时应该是向右找到72号高速,GPS此时也显示向右。但因为我们原定的路线是经72号高速后回到24号高速。既然出现了24号高速的路标,那就沿此方向走吧。虽然GPS显示的目的地里程陡然增加,可惜当时我们没有在意。

   

开着开着,又过去了一个多小时,我觉得不太对劲,因为出国前在电脑上研究过地图,在这个地方距72号高速应该很近了,怎么越开越荒凉,还翻山越岭时不时行驶在河床上?一个多小时后,我们的车开始完全开在沙质河床上,大家开始有了不安感,都不敢打瞌睡,个个精神起来。突然前方河床出现了水渍,“不能再开下去了”,已经有先知者叫了起来。但“开弓岂有回头箭”,车未停,继续向前走,几秒钟后终于车身一抖,不动了-------面包车已陷入泥沙中!

   

抬头往前看,已经可以看到远处高地上有车行驶,那应该就是24号高速了。我自告奋勇沿河床向前探路。河床上有清晰的车辙印,证明确实有车从这里驶过。走了两三百米后一个转弯,一条大约六七米宽,水势汹涌的红水河挡在了我的面前,而前方几百米处就是24号高速了。原来高原砂岩区域一遇暴雨就有冲刷性质的洪水(Flush Flood),干涸的河床马上就会涨满了水。我们刚才在太阳庙附近看到的乌云和闪电其实就在这里下着暴雨。

  

我们现在只有尽快摆脱困境,往回开才能找到公路去。此时天空有了乌云,时间已是下午四点了,万一大雨再来,这条河床也充满了水,那可就不是一个“杯具”那么简单了。这里手机全无信号,无法叫外援,在这过夜是不可想象的,温度很低,荒郊野外狼、响尾蛇,你怕什么它就来什么,况且我们的水也不多了。此时只有大家齐心协力,把车开出沙陷处才能脱险。

   

好在车陷时未下雨,众人挖坑的挖坑,填石的填石。女士们则客串拍摄像的战地记者和出主意的顾问高参。周边是稀疏的灌木丛,枯树枝很好找,但垫底的平板石几乎没有(都是块石或团石,湖州话叫“毛险石头”)。所以除一人挖坑外,其它人散开取石块,总算找来几块勉强合适的(我找到一块平板石,那可是在近百米外发现的,拿回来费了不少劲)。这时弟弟为以防万一而带的工兵铲派了大用处,表兄和弟弟两人一鼓作气在四个轮子下都挖了坑。挖好坑、填好石、铺好树枝,我们几个在车头推车,老司机陈医生发动把方向。但试了几次,车刚起来又陷下去了。这时,天空又阴云密布起来。

   

难道我们就真的要困在这里了?如果这种情况发生,估计CCTV会有报道:据美国国家公园署消息,8月18日,9名来自中国浙江的游客在南犹他州荒漠地带自驾游时,因方向辨识错误进入无人地带,后车陷河床遇险……那咱可就出名了。

   

当时虽然紧张,但大家没有慌乱,大不了就走到前面的24号公路喊救援嘛。我们分析了几次启动情况,找出了症结所在:其一是必须四个轮子下都填石块,而不是仅仅放在两驱动轮下;其二是在后轮之后和前后轮之间要铺好枯树枝,防止轮子出坑又陷下;最后是一启动要开足马力,一鼓作气倒车开出,直至坚硬路面才能停。

这样我们按上述原则做了准备,这次我们不在车头推车了,两人在车后观察倒车方向。因车后这六七十米路是软的沙子路,有水坑,路也窄。陈司机一发动,“起”一声,福特E350猛然窜起,成了。车一路倒退,终于来到坚硬路面。

   

脱离险地后,大家一阵欢呼。就在此时,大雨倾盆而下,大家赶紧上车。此时已过5点,油量已不到1/4格,新的担忧又笼罩在大家心头。这时我倒不紧张了,“只要回到三叉口就没事了。”我宽慰着大家。不一会我们来到一个铁丝门入口,原来刚才我们已出公园了。门旁有一信箱,上写“公园信息”,我打开一看,居然是先前想去游客中心找但是未找到的公园地图。看了地图,一切都明白了。原来我们在那三叉口又折回大教堂峡谷了,正确的方向是向观景点开,东北面不远就是72号高速啊。

   

按照美国法律,如果游客在国家公园内遇险,官方一般会无偿营救。大家开玩笑说“如果要等救援那是爬也要爬到公园内等的。”是啊,这老美救人动辄直升机,如果费用自负可值好几次美国游了。

   

一个小时后我们回到了三叉口,继续往观景点方向开,不多时,72号公路就出现在眼前了。当然下午这近3小时的冤枉路也是有收获的,比如拍到了著名的“平衡石”和夕阳下大教堂峡谷壮丽的全景照片。大家觉得公园方应在三叉口路标上标出距离72号公路的里程数和方向,以防后来者再犯我们的错误。

   

本次历险的教训是:

1.进入陌生地域一定要带地图,要随时关注天气变化;

2.GPS虽是高科技先进的旅行伴侣,但在小比例范围内还是要结合地图来判断正确方位;

3.荒漠或峡谷一遇暴雨,短时间内就会有水量聚集,小范围的大雨就会引发洪水或使干涸的间歇河“复活”,必须提前防范;

4.在荒野开车或远足最好带上对讲机(手台),预先调到当地的应急频道,以免手机无信号时手足无措,无法联系救援;

5.车子一定得通过性好,马力强劲,四轮驱动;水、油、食物准备充足。当然这次福特E350十二座面包车表现还是不错的,感谢这位无言的搭档。我们后来在进拉斯维加斯前,好好地给E350洗了个澡,希望它把幸运带给下一位租客。

 

后记:据英国《每日电讯报》9月25日报道:断腿男子在犹他州沙漠4天求生

   

峡谷地国家公园(Canyonland National Park)巡逻人员在理查德9月8日跌下峡谷4天后发现了他。带着腿伤,他的肩膀也曾脱臼。在没有手机信号和只有两根蛋白质棒可吃的情况下,理查德开始穿越多石地区,爬回他的车。在艰难地折返之际,他用雨水灌满水瓶,最终费力地爬行了8公里。理查德说:“我实际是跟着我的GPS的指引,沿着我之前留下的脚印爬行。”

   

峡谷区和阿切斯国家公园的巡逻队队长丹尼奇曼说,巡逻人员在9日发现理查德的露营地无人看管后开始找寻他。几天之后,直升机发现了理查德。后者用自己相机上的闪光灯引起了飞行员的注意。

 

峡谷地国家公园就在神殿礁国家公园往东约100英里处。我们这次也去过,只是没到荒野探险。所以教训6是:千万不要一个人到荒野探险,栽在这上的高手海了去了。





cits4105         《暴雨洪水来临前的胜利大逃亡-神殿礁公园历险记》


相关阅读: 美国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华人旅行社 【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上一篇:美国西部十日游:第一天 下一篇:美西自驾游(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