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生活:自驾游


早上5点55分,准时醒来,“广步于庭,被发缓形”。推开玻璃门,走到露台之上,浩瀚的大西洋在宁静中安睡,几屡火红的霞光,跳跃地海面上。海鸟的声音从不远处的小岛上传来,声音轻轻松松就撕破了黎明。我蹑手蹑脚地回到卧房,又轻轻地从二楼走到一楼侧面的小书房,这间房的三面都独立于房子的主体之外,一边朝海,一边临路,一边向邻。白色的空间里聚焦了海上传来的灵气。



 



我昨天一早就起床,写了一篇日志,又整理了一篇以前的文章,发在了早己开张、却未经营的新浪博客上。在美国的小日子,到处都是英语的围城,老籍的淡语轻谈,家里汪星人Bear所听从的指令,全都是英语的。写写日志,就像持续用文字的块垒堆砌心中长城。

   

7点钟就准备好的早餐,老籍9点才起来消受。我们收拾妥当出发,都已经快十点钟了。今天是我第一次驱车上高速,从康州的Enfiled开车到麻萨诸塞 Great Neck去看望他的家人。有了GPS的指引,加上“教练”的督导,一路行来,也算顺风顺水,当然,如果不算我在时速75麦时在曲折的道路上时调整方向盘时感觉到的驾驭一个沉重的狂野机器时的惶恐,也不理会我下高速进辅道时把车轮擦着路牙子来飘,更不管我有一次并道时前后无法兼顾的心惊胆战,我还真是不错的司机。行程过半,老籍就说:想不到你是一个Speed Demon. Demon意指恶魔,Speed意指超速,加在一起,我宁愿理解为他在说我是“女车神”呗。高速路上的限速是65,一般速度到75也没什么问题。但是我的观察是,前前后后的车都在80-85之前,我如果按75的速度跑,后面的司机会疯了的。我忍不住加速,老籍就说:Slow down. 如果你吃了罚单,你后面的司机是不会为你付账的。

       

途中,我们到一个休息区买了两杯饮料,这里小店林立,价格与普通商店并无差别,这是在美国消费的一项好处了:不管是机场还是火车站,商品的价格均与普通商店相差无几,甚至一模一样。这里的麦当劳已经成功转型成一家Wireless Café,成为食品与星巴克的结合。去年回国时看到麦当劳在中国的转型,对它们的商业战略是很赞叹的:纯快餐前途有限,竞争激烈,进入亦食亦饮亦情调的“Café”领域,加上固有的网络力量,麦当劳比以前可爱多了。





回到停车处,遇到两家农夫在卖自己出产的产品,我请老籍买了一瓶蓝霉酱,开心回到车边时,被雷到了:Bear在车子里便便,前座后座一片狼籍,人家直接把太阳踩碎成星星,并且直接带到了整个银河系,还把它的臭臭味像香水一样酒满了整个车厢。在我还目瞪口呆的时候,老籍已经拿了清洁剂和纸巾清理起来。一个高高大大的大男人一点儿脾气没有的清洁车座,足见他对Bear的感情之深。离开休息区时,我们顺便加了油,38美元左右,加满了整个邮箱。上路之后,感觉到我们的大福特跑的更带劲儿了!

   

下了最后一个高速时,我们逐渐进入树林环绕的双行普通公路,有几次依山爬行,我觉得景色很美,便迫不及待让他帮我拍照,可到后来,发现美景都处都是,我也终于“麻木”了。可见,我是多么地没见过世面。汽车越来越接近海滩,路径便越来越曲折,风景也便越美妙。可惜我的双手握着方向盘,便无法按快门了。

   

正午左右,我们先在Ipswich小镇上一家名叫Stone Soup的餐厅吃了午饭,下午1点左右到了目的地。这座房子临海而立,百米开外就是大西洋了。房子整洁干净,里里外外,都让我想起希腊的白色……在这边稍作停留,老籍就带我去了Little Neck,他姐姐Cindy住在那边他父母的另一所房子里。房子就在海边,与海几无间隔,一进门,就见了活泼开朗的小Charlie,他才五岁,但看上去像七岁左右的样子,大小伙子一个了,上次老籍来中国时,我们给Charlie和他的弟弟John买了少林寺的T恤和那种带辫子的老爷帽儿,妹妹珍还帮他们带来了可以用水练字的特制画布,在我们在桌边闲聊时,小Charile就把这一切都拿出来回顾了一下,还让我用中文写了他的名字,然后宝贝似地把写着“查理”两个字的纸条收进他的文件夹里。弟弟John今天三岁,我们去的时候,还在床上午睡。或可因为开车太过疲倦,我在阁楼上的午觉一睡就是两三个钟头。醒来时已经将近五点,来不及出海了。驱车再回到Charli的住处,稍做休整之后,便出去之晚饭了。



Charlie在阳台上给我介绍附近的小岛



 


临出门前,Charlie打电话预约了位子,开车二十来分钟之后,我们才到了Windward餐馆,它由一家普通的民房改建而成,餐厅内部的高度有限,但处处古色古香,这幢有两百多年历史的房子,仅一座烛台,就比我认识的任何一个活人都长寿了。每个是一个年轻的国家,但许多地方,尤其是波士顿附近的区域,都有着浓重的历史感。在美国我感触很深的一点是,这边的砖房的建筑质量都非常好,有厚重感。大学校园尤其布局漂亮、建筑扎实。这种厚重感在国内除了北大、清华、南师等历史名校,其它地方很难见到。

   

来美国虽然一年多了,但我仍然在学习如何在西餐馆里点餐,一个虽然慢但是有用的办法,就是记下自己每一次所点的菜肴,然后记下自己用餐的感受,这样,至少可以避免下一次再点同一道自己不喜欢的菜的。以这道晚餐Baked Stuffed Scallops来说,这道菜里的土豆加黄油我就不喜欢,至于Mix Vega (混合蔬菜) 则是由白水煮过的蔬菜组成,这对于舌尖上的中国人来说,实在难以下咽。我唯一真正喜欢的,就是炸虾这一部分,它们真的很美味。

   

Charile为我点了一杯White Wine,这里的White Wine虽然可以直译为白酒,但其实与红酒一类,我们国人所说的白酒其实对应的是Liquid。老籍谈到上次到郑州时在酒店被我的老同学献辉一轮轮敬酒的经历,他完全缺乏应对这种场面的经验,只要对方举杯,他几乎都老老实实地举杯,“哇,again and again, it seems never end!” 我无甚酒量,一杯White Wine足以让我有些头晕了。以后出来,再不要点这种酒了,我还是更喜欢白开水一些。

   

席间,作为老牌海军的Charlie聊了一些他驻扎在欧洲时的经历,我也顺便了解了一下老籍年少轻狂时的一些□事,比如一次又一次错过国际航班,比如到底是如何在没有签证的情况下乘火车入境俄国,在火车站被抓出来之后如何在站台与人狂饮伏特加……老籍又一次说到想去土吉克斯坦,Charlie就在旁边直摇头。老籍再“老”,在Charlie面前,永远都是个孩子。

   

回来的路上,飘起了细雨。到家后,老籍帮Charlie维修电脑,我则带着Bear出去□了一圈。夜色深沉,我很想到海边去,但却没找到路径,如果不小心私闯民宅,那将是单纯不妙的,虽然我有Bear在旁。

   

回家后,知道我喜欢看探案剧的Charlie,告诉我调频道到一个在播英国探案剧的频道上,可惜我很快昏昏欲睡,醒来的时候,一睁眼,就看到了沉睡的海洋。



 CiCi   《开车去看大西洋》


相关阅读: 美国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华人旅行社 【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上一篇:去美国留学吧 下一篇:美国小镇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