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天环游美国(八十八)


2010年8月2日,环美第16天。晴。



早9:30分起床,再度焦急地度过了等待洗手间的一段时间。今晚,我们将离开旧金山,奔赴大名鼎鼎的优胜美地国家公园(Yosemite National Park,大陆又译约塞米蒂--但我格外喜欢前一个台式译法)。11:00退房,将行李暂放到了旅馆的行李房。绿龟青年旅馆中的过客来来往往,总能在这里找到简陋但温暖的家的感觉,这里的设施似乎全天候地对我们这些绿龟客户们开放。天空晴朗。现在,该是到了看看另外两个名胜的时候了。半个月来,包括我在内的绿龟团友们已经不知不觉地养成了一个习惯:暴走。绿龟大巴只负责载运我们到达目的地,接下来的所有观光工作都要我们自己来完成。事实上,大家基本全凭了两条腿遍览美国大好河山。皮肤越来越黑,双腿越走越健。当我决定今天要态度认真些地逛逛时,完全没有思索便拿出了地图,三下五去二地框定了徒步线路--向东,经Broadway到海滨大道The Embarcadero,然后再向北向西,经渔人码头的外沿到九曲花街,再向北顺着海滨走,到达金门大桥后折返,向南到Union St,然后沿着这条著名的繁华之街东行,穿中国城回旅馆--决定这一线路走势的有三个因素:1)临海;2)九曲花街;3)金门大桥。



拖着这两天被热水冲泡得有些慵懒的身体,出旅馆门左转,路两侧多是三四层的楼房,标致整洁,在千米之外摩天楼群的映衬下,时光的脚步在这里似乎慢了许多。街面上几乎看不到任何种类的垃圾,很难想象这里距热闹的中国城只隔了两个街区。远远看得到长长的海湾大桥。两侧的建筑物虽不高大,却上下前后呼应着许多漂亮的植物。除了那些市政部门栽植的排列整齐的街边树外,路边楼畔还常有漂亮的各色植物妆点风景,三角梅是其中比较张扬的一种。红花绿叶,两种明亮的色彩被这种植物绽放得团团簇簇,整片整片的粉红和翠绿既独自成景,又恰到好处地与各自依附的建筑调弄出别样风情。在北京,这种花瓣如叶却娇艳的南方佳丽除了公园里可见外,也常出现在一些楼宇大堂中,繁茂的一株,从盆中四散出数抹夺目。没想到,这种北方人不常见的漂亮植物,居然可以象爬墙虎般攀援到楼壁高处,灿灿烂烂地开出满墙的明快来。原来这样漂亮的花,也并不是天生就属于花盆的。



美国人对于自家的绿植有着异乎寻常的责任感,几乎各家各户都会定期修剪,这固然是个需要点技巧的力气活,却能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营造出整体环境的优雅。一株长相自由散漫的绿色植物就在这样的整齐背景中赢得了我的关注。依靠在路边一棵大树旁,憨憨灰绿的茎儿、肥肥嫩绿的叶儿、淡淡鹅黄的边儿,这个样子是当年见多了的。小时家中便养了一棵,叫豆瓣青,学名不详。虽不开花,但四季长绿,且不娇贵,极易活,只需掰下带叶的一枝埋进土里,过不多久便生根发芽地自成一株了。冬季,屋外皑皑白雪,室内一盆青翠,在那时的东北农村也算难得。不华丽、不娇贵,这样的植物注定难以流行,注定不会成为君子们附庸风雅玩高洁时的摆设--而那些曾让君子们歌颂赞美比之念之的物件--植物如兰,矿物如玉--现在早就贵得跟穷酸们没什么关系了。室雅兰香,岂只是一种境界,简单就是一种奢望。





Embarcadero大街环绕着旧金山城的东北边沿,面对旧金山海湾,分布着几乎全部的码头。这些从南到北一字排开的大小码头栈道,为平静的海湾增添了许多味道。一个人漫步固然有些单调无趣,但却可以自由随性地安排节奏与内容。前方空中聚满了暗灰的云,身后更大的区域依然是蓝白相间的通透。沿一处栈道前行,踩着老旧的木地板,间有咿咿呀呀的伴音,两侧是对称的、老旧的、金属的围栏和街灯。造型简洁素朴的街灯沿着栈道两侧向前延伸,如忠勇的士兵般守卫着曾经与未来的岁月。栈道上只有星落的几个游人,安静从容地或行或站,完全不似渔人码头的喧嚣。清凉的海风吹过,莫名地带来一点肃杀与惆怅。



木制长椅上坐着一位穿得厚厚实实的流浪汉,我想那身行头也许再过两个月也不会觉得冷,椅子旁边倚靠着一个大口袋,那该是这位老兄的家当了。我已经与很多不同职业的美国人合过影,但还真缺一张流浪汉版的。简单的打了个招呼后,流流汉老兄愉快地满足了我的合影请求,然后便滔滔不绝地同我讲述起他的故事以及他对美国政府的不满。年近70的老兄当年在工作中失去了两根手指,也就从此失去了工作的热情,这些年来一直过着游手好闲饥饱不定的流浪生活。



“我从来没去过中国,我也不知道中国在哪,但没想到能和一个中国人聊天,还聊得这么愉快!”流浪老兄美美地吸了一口劣质雪茄卷烟,强烈的烟草味道瞬时令我的呼吸系统不知所措。戒烟已近一年,这似乎是头一次被如此浓烈的烟雾超近距离地包围,也几乎是头一次闻着烟味觉着不舒服。

“我也是,从来也没想过会在这里听一位不认识的老兄讲这么有趣的故事。”流浪老兄哈哈大笑起来,缺了好几颗牙。



同他告别时,老兄有些结结巴巴地对我说,“今天天气挺好,也许我们可以多聊会的。”不知道上一次、以及下一次、有人陪这位喜欢讲故事、骂政府不讲良心的流浪老兄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了。



旅行是一个发现的过程。发现美丽,发现惊喜,发现新奇,发现自己。因为有了好奇和充满发现欲的眼睛,我们的旅程才不会单调乏味,不断让情绪升温。也正因如此,许多在身边习以为常视而不见的景物,才会在异国异地重新成为风景。餐馆前装饰成金鱼状的自行车,橱窗里模样可爱的玩偶,街道上方交织的线网,甚至穿着漂亮小花衣的狗狗,都自自然然吸引了我的关注,相机快门也一直按个不停。我后来想,要是一直保有这样的好奇心,恐怕根本就没时间走出北京的街头。  街边一个展示着各种威猛图案的纹身店里,临街摆放着一尊慈眉善目的观音像,旁边却又摆放着狰狞夸张的箭鱼。美国人似乎已经习惯于将身体作为创作的对象,许多纹身都更象艺术品。路过那个身店时,里面恰好有一个至少奔四的兄弟在被创作,我略看了看,觉得JESSICA本来可以弄个更复杂的。

 

转到Lombard街,无需刻意寻找,只要抬头向前方望去,一个或爱可乐的奇怪景观就会直冲进眼帘--名气大大却又距离短短的九曲花街。花街名曰伦巴底街(Lombard St),号称最弯之街(Crookedest Steet),其实不过是俄罗斯山(Russia Hill)上Hyde和Leavenworth之间的一小段弯路而已。只是这路弯得实在有些怪异,不过几十米的坡路,却左弯弯右弯弯地弯了好多个弯,几乎就是一连串压扁了的S。远远看去,拐了拐了的花街上面一个接一个地摆满了慢慢爬行的车辆。这里当然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游客,但黑色幽默的是,不过就是一条拐了拐了又密植花草的弯路小街。






这样可乐的景点实际是相当严肃的。“这段坡度非常陡的街道原本是直线通行的,但考虑到行车安全,1923年这路段被改成目前所见的弯曲迂回情况,利用长度换取空间减缓沿线的坡度大小,并且用砖块铺成路面增加摩擦力”(摘自百科词条)。这种作法其实并不新鲜, 比如电脑键盘。当机械式打字机问世后,人们打字速度之快曾一度令打字机故障连连,为了有效解决打字机反应速度过慢的问题,聪明的发明家设计了一种最折腾人的字母排列键盘--也就是现在我们每天都在忙活着的键盘--这种当时号称最新科技最优排列的键盘,唯一的作用就是降低手指准确敲击按键的速度,从而从另一意义的根本上解决了机械问题。九曲花街大有同工之妙。 这块巴掌大的地方现在是旧金山最富盛名的景点之一,无论是游人还是游车,无不以亲临其境为乐。一连八个大弯组成的弯街中,每一个弯道都围笼着一大块花畦,粉白红紫的各色鲜花便在每个花畦中盛放,将一组密密的弯弯小路装点得姹紫嫣红、花团锦簇。游客们从花街两侧的小路拾阶而上,一辆接一辆的轿车由上鱼贯龟速而下,每辆车中都充满了吃惊又快乐的叫声。



对于那些开车来的游客,若是不能亲身沿着花街九曲走上一遭,实在是没办法跟自己交待的一件事。每辆车的车窗差不多都是开着的,大大小小的相机从车窗内伸出,各种年龄与肤色的笑脸在镜头后绽放,全都嘻笑着为这种罕有的驾乘体验留影为念。这么一条缺少传说的弯曲小路,居然会成为旧金山的标志性景点之一,实在会让那些赌衣当裤搅尽脑汁要出名的许多地区思索和汗颜。中秋自驾过内蒙某县城,每条街道都装饰着晃眼的不同图案的景观灯,可关键性的照明灯却又昏黄无力--我没办法不去恶意地祝愿县老爷的拙劣创意早日熄火。如果知道这么一条弯弯街也会出名,他们或许会在城区里建个盘丝洞。 



旧金山人建了一条奇怪的街,造了一处可爱的景,却是中国人给起了一个极诗情画意的名字。九曲花街。



   
何润宇 《34天环游美国》


相关阅读: 旧金山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华人旅行社 【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上一篇:34天环游美国(八十九) 下一篇:34天环游美国(八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