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游记攻略 (五)

<五>. 回 家 的 路 上
 
他确是我的“北斗星”。
 
我该收场了。
 
跟着“北斗星”朝南飞吧。
 
“最高代表”跟着我们走到登机口。在交还我的机票前,他对K说:“我个人很佩服这位先生。要换了我,我也不会松开裤腰带的。但是,我有责任把今天发生在这位先生身上的事完整地向我的公司作一份书面报告。这份报告有可能会被转到美国运输部的安全处,也有可能被进一步地转到美国国土安全局的有关部门。这份报告有可能导致对机场的安检程序作进一步的检讨,也有可能使这位先生今后被联合航空拒绝购票,拒绝上机。”
 
我朝K认真地看了一眼。我知道有公司的律师在场,一切交由律师打理,我不必多嘴。
 
你是相信这位先生受到的安检是失当的。是吗?
 
是的。
 
我的公司会收到这份报告的副本的。是吗?
 
是的。
 
我们该上机了。
 
等等。我已经为你们两位安排了商务舱的座位。这是无条件的升等。祝你们旅途愉快。
 
谢谢。希望我们后会有期。
 
我开始对这位“最高代表”依依难舍。
 
我这个级别,讲到坐飞机,只能坐经济舱。要六小时以上的国机航线,才能坐商务舱…今天我是靠着菲女的骚扰才因祸得福升等坐到商务舱啊。A big lemon cake!
 
今后我要多被女人骚扰骚扰。
 
2008年六月20号。联合航空的由温哥华直飞旧金山的UA1149航班在晚点了35分钟后终于开始滑动了。
 
K的全家住在温哥华,要他在周末离开家庭陪我去旧金山,总有点过意不去。
 
没什么。你是公司的求助热线开通十年以来第一个使用者。你还真敢启用它啊。这也考验了我们的反应和处理能力。我个人也想见识见识你这位反性骚扰的勇士。当时你不怕吗?
 
我一不是恐怖分子、二不带任何违禁品、三主动配合并通过了他们的安检,我有什么可怕的?
 
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对你作进一步检查吗?
 
报复呗。因为我高声抗议要我松裤腰带。
 
是因为你拒绝检查。他们以为你身上携带有什么违禁品。例如,毒品。
 
裤带里夹带毒品?
 
有过先例的。
 
当时,我不光是气这个菲女无厘头地要我松裤腰带,我还不满意后面的一系列的行为。例如,他先问我身上有没有伤疤。我立即解读为他们用的仪器可能会伤及我的人体,我当然是一口拒绝了。我一拒绝,他就立即宣布我不能离境,把我扣在机场。他没有事先告诉我拒绝受检会导致不能上飞机的后果…
 
他们没预先告诉你进一步检查的方式也不预告你拒检的可能的后果吗?
 
绝对没有。
 
看来这个公司的安检人员还欠缺训练,安检程序也应该改进。下星期你尽快写份书面报告给我,可能我还需要你的口叙录音。我的责任是保护公司的雇员在当地法律 条规许可的范围内获得公正和尊严的待遇。你的遭遇可以作为一个事例。我一定尽我的全力还你一个公道。
 
谢谢。
 
今天我借了你的光。飞美国不知多少次了,今天还是第一次坐到了商务舱。我得谢谢你呢。
 
不必谢我。要谢那条“雌狗”。以后你专门挑她作安检,保证你次次有商务舱坐。如果你不系裤带,不穿内裤,你还能坐到头等舱呢。
 
“现在的安检也真是,弄得草木皆兵似的。看来,要不了多久,我们个个得剥得精精光光地全裸地过安检口了”,K又感慨地自言自语。
 
现在坐飞机旅行已经是一无乐趣可言。安检越来越不是个道理。航空公司提供给乘客的东西是越来越少,而收费的项目是越来越多,越来越高。
 
没错,是这样的。
 
还没走到行李转盘处,就见到W小姐和往常在旧金山机场接送我的礼车司机C小姐站在转盘处向我招手。C是出生在美国的日本人,一个ABJ。
 
难道W小姐也是奉命来护送我回家的吗?
 
对不起,我的老板。等我知道你的情况,你已经关掉你的黑莓,准备死在温哥华了。我和C来接你是要保证你活着回家,with one piece。
 
C也轻笑了起来。显然,她已经从W那里知道了发生的事情。
 
“有没有兴趣告诉我们你是怎么被性骚扰的吗?” 礼车一开动,W就开口相问。
 
平日里坐礼车,除了司机C,就是我一个人。除了上下车时的礼节性的交谈,我和C都格守各自的本分,一路沉默无言。今天塞进了三个人,又有难得的性骚扰的话题,欢声笑语也随之飞满了车…
 
C主动为我作证。“他是个真人君子 He is a good man”。她知道我容易晕车。 数次建议我坐到前面的位子上。而我每次都坚持坐在后座,不越规矩半步。“我想骚扰他一次的机会都不给我。”真没想到,平日里沉默寡言的C还会幽默幽默我。
 
“My boss,don’t you know you are a good-looking man?”W接上一句。
 
W是想幽我? 还是想吃我一记老豆腐? 还是二者兼有?
 
“W,你现在可是在上班时间哦。”我笑着回幽她。
 
“如果有个男的安检员要我松开裤腰带,我就立即打911。我不会打算死在机场的。要死就让他先死在我的裤腰带前面。”W接着表态。
 
“Same here” ,C小姐附和。
 
“旦愿你到时能如愿以偿。”K友好又不无幽默地递上他的“祝愿”。
 
我的孩子很惊伢。
 
今天是怎么啦,怎么会有这么多人送爸爸回家?连素不进门的C小姐也破例地进屋小坐了…
 
……
 
“我们回去了。好好照顾你父亲。可能他还惊魂未散呢!”W小姐致告别词。
 
结 局
 
 
1) 三个多月后,K发来该安检公司的正式复函的副本。函称(1)为不当的安检程序和内容对贵公司员工所造成的困扰表示诚挚的歉意。(2)本公司会立即采取措施会同机场对安检方法作出检讨和改进,并对第一线的员工加强培训。(3)本公司已将该名女员工调离了岗位。
 
[后来,K在电话里告诉我,据他所知,她被解雇了。我很可惜地对K说,我们今后没有商务舱坐了]
 
2) 在K的建议下,我在随后七月八月九月二次去德州农工大学,十月去俄州,都避坐联合航空的航班。一直到十一月去德州的圣娜托尼奥,才恢复搭乘联航。
 
3) 公司内部认定菲女对我的言行有性骚扰的嫌疑,已将这一事件作为反性骚扰教育的实例之一。
 
“顶头”曰,怎么你每次说要死,每次活得反倒比谁都好呢?下次你再叫要死,没人再会理你了!
 
那我就只有解下裤带吊死了!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华人旅行社 【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上一篇:一个人的温哥华游记 下一篇:温哥华游记攻略 (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