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天环游美国(六十九)


许多国内赴美旅行团都更关注于那些大都市,纵然壮丽的犹他州有数个极惊艳的国家公园仍难以挤进线路中--错过犹他实在遗憾。到了犹他却错过了锡安,更是遗憾。到了锡安却错过了Angels Landing,那就是实实在在的大憾特憾了。Angels Landing,天使降临的地方。中国的神话传说以及宗教中虽然没有天使,但从不缺少美女,锡安的这处著名景点也就顺理成章地有了个极美丽的译法:仙女下凡峰。仙女下凡峰(Angel’s Landing)是锡安国家公园最著名的、也是号称最险峻的景点。我在几年前的一次网上冲浪时,便被一篇介绍此处的游记折磨得向往不已。对我而言,游锡安而不看仙女,绝对无法原谅。早6:40起床,洗漱,整理帐篷背包,吃早餐。7:30向游客中心出发,那里是公园大巴的起点。 




 

清晨的锡安大气磅礴而又清爽宁静。高大的石峰在朝阳下金光灿灿,混着鸟鸣和阳光的空气将身体和心情冲洗得无挂无碍。天空碧蓝,恋恋不舍的月亮悠悠地悬于半空,与明亮的山峰相映无语。锡安(ZION)是希伯莱语,意为神圣的安详之地。或许,此时此刻,ZION的名字最为贴切。 左顾右盼之中,一同在The Grotto车站下车的几位游客早已不见了踪影。弯弯折折的小路远端,偶尔传来一两句轻轻的谈笑。巨大而安详的锡安,正在阳光下慢慢苏醒。



通往仙女下凡峰的小径安静得出乎意料,远远可见三两位游客的背影。纵然是旅游旺季,纵然是公园内最著名的景点,纵然是通向那景点最舒适的时辰,小径依然游人寥寥。不太清晰的记忆中,那篇游记似乎颇费笔墨地渲染了仙女下凡峰的险峻,但山脚下的小路却丝毫显现不出前方可能的挑战。公园手册上标明这是一条长8.7公里、一般往返耗时4小时的徒步线路,而昨天尝试的隐秘谷仅长3.9公里,一般却要耗时3小时。这个数据对比使我对仙女的地方有了点极错误的轻视。群山耸峙,山谷的园区公路和维珍河蜿蜒远去。小路漫漫,波澜不兴地向山脚延去,然后突然改变节奏,如藤般盘绕在拨地而起的巨大山体上,在陡峭的山壁上划出一个又一个的S型曲线。阳光开始刺目,温度迅速上升。随着山势的走向,我的情绪也一步步地高涨起来,不知不觉间加快了脚步。也许我并不需要官方的4个小时,我对此相当有信心。






 

很快,小路的造型又有了新变化,刚刚还略略舒展的S被压缩得全无空间,梳子一般依附在山腰。我的行进速度立刻缓了下来--这么急的弯道上是不适合快速行走的,否则就算腿脚不会乏力,脑袋也会被转晕的。在经历了两三个弯道后,我曾一度对弯道的个数产生了兴趣,一二三四地企图弄个清楚,但大约数了七八个之后就老老实实地放弃了--并不是数不胜数,而是左转右转左转右转之后,单调密集的折线轻而易举地让我丢失了数量感,脑海里不断出现范伟的招牌式吆喊:拐了拐了!沿途有几位游客满头大汗、满面红光地堆坐在角落里,不知是转累了还是转晕了。每当看到别人的疲惫样子,我的脚步总会变得更有力量,这种心理上的优越感和炫耀欲可以相当有效地转化成生理能量。网上有一名言,“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出来让大家开心开心!”我不认为这是一句笑谈。事实上,也许这正是许多人的生活信念和支柱。当生活本身没办法提供足够数量的纯净快乐时,别人的更加不快乐,就轻易地转化为自己快乐的重要原因。所以,我们常常并不能够看到非朋友的笑脸。所以,我们也基本不向非朋友提供笑脸。

 

如果一直见不到彩虹,那么所经历的无数风雨就是生活本身。一旦彩虹降临,那些风雨立时就会成为彩虹本身。风雨愈大,彩虹愈夺目。晕头转向地爬过这一段拐了拐了之后便是一处地势略有平缓的山脊。临高望远,身若悬空,俯视来途,路细谷深,得意感成就感自豪感蒸腾而至,沛不能止。

 

山脊平台叫做斯考特观景台(Scout Lookout),可以很好地欣赏凌空峭壁下的锡安河谷。经过了一小时左右的徒步登高,绝大多数到达这里的游人都选择了休息观景。 临谷的一侧是刀削斧劈般的万丈悬崖,也是此地俯赏锡安的最佳位置。昨天在隐秘谷见过面的两位法国小伙子正匍匐在崖边,小心翼翼地向外探望着。这样的造型虽略显狼狈,但足够安全。我固作轻松地走了过去,外松内紧地站在悬崖边,清晰地体验着身临深渊时的血流与心跳。此时此刻,我还只是有些紧张而已,和传说中临渊履冰时“战战兢兢”的状态尚有距离。



旁边便是通往仙女下凡峰的小路,路边立着几块牌牌。其一,警告:高强度攀登,路窄谷深,雷雨、夜晚及冰雪天气危险。其二,警告:滑跌路段,恐高莫行。其三,标示:此距峰顶0.5英里 (0.8公里)。我认为我有足够的理由可以得意一下。按照以往的经验与昨天的经历,余下的800米应该在15分钟内搞定,我开始怀疑那些往返4小时的游客们是否在观光赏景方面消耗了太多的时间。我其实应该意识到的:800米的距离足以令仙女下凡峰成名。

 

“小伙子们,出发吧!”虽然只是在两天内的短短两个照面,但同法国少年间已没有陌生感,两位小帅哥麻利地小跑了几步,气宇轩昂地踏上了800米。



小伙子们开了头,大家陆陆续续地开始跟进。从斯考特观景台出发伊始,小路便完全没了之前的模样,不仅险峻陡峭得很难再被定义为小路,且基本只容一人通行。每遇对面有游客,双向游客便需提前选择稍宽处暂停,待对方人马通行过后才能继续。若是以北京市民抢灯闯路口的精神前进,就算安排80个协管员怕也无济于事。依稀在山壁上的“小路”几无立足之处,波状岩体提供的坡面和褶皱便是所谓的路面,虽经百年游人的不懈踩踏与攀附而略显光滑,但总体依旧坚强凌厉,貎不可欺。一条铁链沿壁而上,既标示了极难辨识的小路路径,为勉力攀登的游客提供了可以借力的软扶手,同时也该是相当有效的安全设施。就算无需手扶可以轻身而上,一条伴附在身边的铁链也会提供强大的心理安慰。只可惜,这样的铁链并不是总有的。800米的总距离中,断断续续的铁链子的总长度,应该超不过80米。


 
800米的前几十米似乎是正式的警告,提醒游人要慎重考虑进与退。一位白衫白帽模样可爱的外国小男孩体会到了警告的意义,他停下了脚步,双手牢牢地地抓住链子,再也不肯前进一步。一前一后的两位女子似乎是姐姐和妈妈的样子,两人不断地为小男孩加油鼓劲,希望他能够勇敢起来。  我在不远的旁边观望着,看着小男孩的恐慌、无奈和羞愧,不能自已地笑了又笑。小家伙沉默而坚定地站在那里,半低着头,听任两位女人徒劳地进行思想教育。山松挺立,小男孩的上方,一只黑鹰淡定地盘旋而过。

 
鱼贯而行的队伍高度符合管理领域的木桶理论:行进速度不取决于走得最快的,而是那个最慢的。我静静地站在不远处的后方,耐心而饶有兴致地等待着少年的最后抉择。终于,少年不再沉默--他开始了抽泣,抽泣着抬起头,委屈地冲着姐姐和母亲说,“我不要上去!我不要上去!我不要上去!。。。” 姐姐和母亲又徒劳地劝慰鼓励了几句之后,终于无奈地放弃了,和小男孩一起回撤下来。恐惧是生命的一部分。人生短暂,江湖路远,壮丽的风景和含蓄的目光都可能让我们不寒而栗。少年为了自己的恐惧而羞愧哭泣,长大后他或许会明白,承认自己的恐惧--常常需要巨大的勇气。



很快我就承认了少年和他妈妈姐姐的抉择的正确性。如果他们不是在刚刚开始时就选择了放弃,那么接下来接踵而至的巨大挑战也将轻而易举地摧毁他们的意志,那就更麻烦了。和以后的700多米相比,这里几乎就是可以信步的闲庭。

   



何润宇 《34天环游美国》



相关阅读: 美国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华人旅行社 【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上一篇:34天环游美国(七十) 下一篇:34天环游美国(六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