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天环游美国(六十七)


当我开始走在隐性谷内铺着细沙的窄窄小路上、享受着两侧峭壁合作出一线天般的幽长静谥时,我几乎就要骄傲起自己刚才的从容和镇定了。我以为,我刚才经历了全部风雨,现在可以闲庭信步地欣赏彩虹了。我以为,我刚才奋力唱了红歌,现在可以小依鸟人地享受唱出来的幸福生活或幸福感觉了。我以为,这条峡谷小路会一直平坦下去。但我错了。没走多远,小路正中赫然一巨石拦路。石头几乎是为这峡谷和小径量身定制的,放在这里阻路绝对是物尽其用、恰到好处。好在还有几块小弟石紧密地围绕在大哥石周围。稍做努力攀援而上,越过阻路石后又是坦途一条。



 

一两百米后,道路完全被大小石块封死。小径上的杂沓脚印一直通到死胡同前,然后是左侧石壁上残留的细沙痕迹--那里光滑的波浪状石纹勉强可成为踏足处,虽然难度相当大,但显然有很多人成功地借此通过。




 

我喜欢山路,喜欢这种带些难度的山路。童年时的山村生活给了我太多美好记忆。山村里的男孩子好玩好动,总是乐于窜高纵低地挑战孩子们眼中的极限运动。那些和玩伴们纵情山岭的天真时光早已远去迷糊,但我对曾经长出过美好时光的山岭总是一往情深。现在,在三十多年后、几万里外,在一个初次踏足的狭窄山谷内,面对眼前这个近3米高的石壁时,孩提时的无知无畏和跃跃欲试突地洋溢起来,我几乎没有丝毫迟疑地开始了攀爬。将身体重心尽可能地向石壁方倾斜,慢慢稳稳地侧踩在石壁的层层斜坡上,不时用脚拂去石纹上的细沙,手足并用地一步步地越过。站在关口上,眼前依旧是铺着细沙的平坦小路。回望刚刚爬上来的石壁,一个问题隐隐地闪了闪--回来时如何下去呢?--来不及仔细思考,又兴冲冲地转身前行。刚入谷时,偶尔还能碰到几个游客,但同行了一段路的两个法国小伙子早已返回,另外几个女生也不知何时听不到动静了。空空的峡谷里只有我脚步的沙沙声和偶尔的幽谷鸟鸣。



当我再次面对横亘眼前阻住去路的嵯峨石墙时,脑海中清晰浮现出了激烈的打斗场面--两个小人,各持一支冲锋枪,一边不断转圈腾身跳起,一边猛烈开火--是的,二十多年前相当爱玩的“魂罗”。轻松痛快地干掉各种小儿科后,总是会碰到一个极难对付的大家伙,这种过关打怪的方式在电脑游戏中司空见惯。显然,我又碰到了一个大家伙。如果上帝搞得到正版的魂斗罗游戏卡,真该送一套给这条峡谷的设计开发人员--几百米后,当我又又一次站在一处貎似无路可走的关卡前,我已经认定这条峡谷与电脑游戏的异曲同工了。


两侧数米高的石壁逐渐收窄,中间最窄处不足一米,一块大石头挤在石壁间,在空中搭出一个简陋的平台。许多树枝同那块石头杂乱地挤在一起,我猜测定是在某次山洪暴发时,和石头一起裹挟至此,生生卡在石壁间后再无动静。右侧石壁不算太陡峭,有似乎可以攀爬的斜坡。尽管那斜坡看起来坡度很大且过于光滑、可资踏足和手攀的借力之处似也不多,但在成功地连闯数关之后,我内心早已先入为主地认定:这条峡谷中所有貎似无路之路,只要勇往直前,总会有路的。我甚至很肯定地畅想,过了这关之后,一定又是一条清幽小径。紧了紧腰包带,欣然扑向石壁。壁附在石壁上,耐心地寻找借力处,慢慢地挪动身体,一步步地奋力向前、向上。石坡越来越陡、越来越滑。一只手勉强地扣在石壁上不明显的凸凹处,另一只手上下前后地探寻下一个可以扣得住的地方。一点点挪动脚步,一点点蹭动身体,想尽办法、尽一切可能地将身体向前移动。终于,距离那块挤在石壁中的石块平台仅一两步之遥,而那石块后面便又是坦途小径!但就在这里,在几乎就要成功越过这道关卡的石壁半空,我再也找不到任何可以借力的地方了!手无石可搭可扣,脚无石可踏可附,我紧紧地贴在石壁上,再也没办法向前挪动哪怕只一公分!而且,也完全没有可能再原路退回!我甚至不敢移动重心、探身观察一下身下地面的情形--只要重心稍作改变,我就将失去平衡而坠落,而此时距离地面已有约四米之高! 身悬半空之中,进无可进,退无可退。我的额头立刻冒出冷汗。几乎不需要思考就可以得出结论,我已无路可走,无力回天。片刻的紧张和绝望后,我忽然想到了金庸老先生笔下的朱九龄--为了抓住钻进洞中的张无忌,这位绰号“惊天一笔”的武林高手不断地压缩自己的骨头,终于成功地将自己卡死在了石洞中。现在,朱前辈的境遇正在我的身上重演。我很奇怪自己在这种紧要关头,居然有时间回忆了一下朱老前辈的故事。好在,我还不至于风干在石壁上。如果不过分紧张,调匀呼吸后,我估计自己可以附在石壁上十分钟。尽管已有半个多小时没见人影未闻人声了,我依然希望有人会在这段时间里出现。如果实在抗不住了,只有两种选择:跳下去或滑坠下去。刚刚爬上来时根本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我甚至完全没注意石壁下的地面情况--是沙土软地?是乱石嶙峋?空中有无突出的石棱石尖?--我对此一无所知。我暗暗祈祷,无论以哪种方式下去,都不要产生太严重的后果。



 

时间一秒一秒一秒过去,一秒一秒一秒过去。。。我对原打算的十分钟等待时间有些动摇了。我担心以这种一动不动的方式再呆上几分钟,身体各部分关节恐怕会变得更僵硬,往下跳时危险性会进一步加大。终于,我基本决定要主动跳离了。我开始在脑海里盘算往下跳的几个要点:1)先要把腰包解开,减轻重量也减少刮蹭可能。里面有相机和这趟旅程的全部影像记录,就算走到这里不得不结束,留个纪念也好。所以,解开腰部的腰包卡带后,最好可以解开背带的一边,拎着背带把腰包滑下去--这样可以降低约一米左右的跌落高度,对相机的冲击会少一点。2)双手推壁,上身先离开,在身体失去平衡前的一点点点时间观察下地面情况,然后利用脚部不太多的蹬踏力量,尽量选择安全点的地点跳下。无论如何,身体在空中都要尽力保住平衡,向左向右的一点点偏差都可能导致灾难。无论如何,头部不要发生碰撞。无论如何,不要出现严重的骨折。我悬在空中、在距离地面四米高的石壁上绝望地琢磨着。几乎就在我准备行动的那个瞬间,小说般的情节突然出现--我突然听到前方有人说话!而且说的是中国话!在此之前,我在游览过的几个国家公园中没见到一个中国人! 绝处逢生,我知道十有八九不用跳下去了。只要有人借我一点力,我只需要一根棍子或一条背包带的帮助,侧过身体,往前一大步就可逃离险境!在户外环境下,帮助他人几乎是所有户外运动爱好者的不二选择。我坚信,突然出现的这哥们一定会出手的,更何况他说中国话!在我如火的目光注视下,说话的那哥们出现了--记不清他的衣着,但大约与我年纪相仿,带着两个同样穿桔红色衣服的十六七岁的男孩子。




“嗨,哥们!过来帮帮忙!”哥们闻言一怔,四面寻找一圈后发现了我。

“你怎么到那儿了?!”他诧异地问道。

我当然知道答案,惯性思维。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十分钟,但前面几关的设置和通过已足以让我形成坚硬的信念:往前走,一定走得通!“我现在动不了了,你得搭把手帮我一下。”

“不行,你那儿太危险,没法帮你!”出乎意料,哥们竟拒绝了我!

“你必须得帮我,要不我就废了。你只要在上面递给我一根棍子就行,搭一把手我就过去了。”我真想告诉他,如果不帮我的话,你为什么要在此时出现?老天让你出现,就是让你帮我啊!”




我右侧的石壁不算高,上面半米左右就是平台,我可以清楚地看到上面的草叶和伸出的小树枝。他只要站在那里,将一个什么东西递给我,不用太大气力就可以救我出苦海。哥们迟疑着,两个小男生一声不吭地看着他和我。十几秒之后,他改变了主意,捡了一根树枝,径直走向我。



“你到我上面那里最好。。。”我的话音未落,那哥们突然脚下一滑,身体忽地向前扑出--他的前方,便是那块挤住了的石头,下面便是四米左右的高度差--他打滑的瞬间,我几乎魂飞魄散!还好,他及时地用手撑住石壁上稳住身体,脚已经踏上那块面积不大的石头上了。我的脑门又是一层冷汗--这哥们如果跌下去,一定比我还惨。



“算了,算了,你小心回去,我自己想办法吧!”尽管我没办法可想,还是不能强求这哥们为我犯险,心里却强烈地希望他继续伸出援手。



好在他成功地退回去后并未放弃,折行到我的上方,将那根美丽的树枝伸向了我。一把抓住,稍用力试了试,转身、抬腿、踏步!终于站到了前方的平地上!我连忙过去跟哥们握手致谢,没想到救了我的哥们依然冷淡,没什么表情地说了句你走错路了便匆匆离去,从石壁一侧的小路绕着走了下去,那才是唯一正确的路径。我,惊魂未定,竟然忘了应该跟那哥们合个影,至少也该拍张他的照片。在拍摄刚刚历险的那处石壁时,顺便拍到了那哥们带着一个小男生。桔红色的上衣,自始至终,未发一言。



 好了,现在我可以继续前进了。



何润宇 《34天环游美国》



相关阅读: 美国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华人旅行社 【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上一篇:34天环游美国(六十八) 下一篇:34天环游美国(六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