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野美国西部,八千公里征程(九)

8.9 最长的一日 火山湖国家公园


“On the road”--- 这就是我们今天的状态。 “在路上”是美国五六十年代“垮掉的一代”所信奉的生活方式。无拘无束,自由自在,随心所欲,志在四方。忽然想到,这不正和旅行的本义完全一致吗?有人把“the Beat Generation”翻译成“避世青年”。也许旅行本身也就是一种短期“避世”的行为,逃遁世事,净化心灵,让生命恢复它本来的生动和鲜活。


1000公里,10个小时。大早上起来从Twin Falls出发,踏上这漫漫征途。走I-84,沿途经过Idaho的首府Boise,也无暇停车观看,只能在高速上扫上一眼,也算打了个招呼。


长途驾驶难免空洞乏味,我们从家里带来十几张CD,原以为足够用了,现在才知道跑长途高速对音乐CD的消耗量是惊人的,折算起来很可能超过我国一公里5毛钱的高速费标准。


另一个现象是,开起车来仿佛时间变得慢了,跑出去老远一看表才过了5分钟。原来在大学物理课上学过“相对论”,说运动的速度越快时间就越慢,达到光速就时间停止,永驻青春,超过光速就时间倒流,返老还童。当时总是不理解这玄妙的理念。现在坐在车里一想,原来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相对论”还有一个著名的结论叫“动长变短”,说的是物体在运动的方向上长度会变短。不知我在开车时腹部会不会因此而显得苗条一些。


驶过Boise市不久,便下高速换上US-20一路向西,不知不觉已经进入了Oregon境内。虽然路途遥远,但我心里有数,可以争取出1个小时的时间。果然,不久就在路边看到了“太平洋时区”和“山地时区”的提示牌,汽车像旋风一般急驰而过,我悠然自得地将时钟向后调了一小时:15点变成了14点。


到达Riley这个地方后,可以有两条路线选择:继续沿着20号公路向西到Bend,然后换US-97向南;或者是,在Riley换395号公路往南,然后换140号公路向西。两条路都能到达Crater Lake 国家公园。从地图上看,我估计第二条路线更近一些,于是便左转上了395号公路。


这真是一段孤独的旅程。四周是一眼望不到边的荒漠和暗绿色的骆驼草,没有山峰,没有森林,没有湖波,甚至连来往的车辆都没有,我们的车仿佛是行驶在骆驼草海洋里的一叶扁舟,耳边只有发动机单调的轰鸣声。阳光无拘无束地倾泻在大地上,照得路面白花花的有些刺眼。极目远眺,这条路随着丘陵起起伏伏,遥远的地平线处的路面显得影影绰绰,好像有一团蒸汽自地面升腾。中途有一个非常简陋的休息站,在这里终于看到几辆车和三三两两休息的人们。只有我们两个亚洲人,那些老美用惊愕的目光看着我们,仿佛在自家的后院儿发现了火星人一般。


我们足足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才穿过了这片“罗布泊”。后来在地图中发现,这片荒漠叫“Great Sandy Desert”。如果谁想体验一下在沙漠中疯狂飚车的快感,这120哩的柏油路是一个绝佳的去处。


5点左右,我们来到了Klamath Falls,从这里换97号公路向北,不到1小时就可以到达Crater Lake。Klamath的发音总是让我联想起“克拉玛依油田”,但实际上这里山清水秀,草长莺飞。波光粼粼的湖面上荡漾着几只撒网的渔船,路旁的草地上奶牛悠闲地咀嚼着青草,完全是一派美不胜收的湖光山色,好似来到了江南的鱼米之乡。俄勒冈州收起他粗犷不羁的狂野放达,在这里展露出她温柔婉约的似水柔情。望着窗外的美景,我不禁想要引吭高歌:“啊,克拉玛斯,我愿意再见到你!”


经过一整天的长途跋涉,终于在傍晚时来到了火山湖国家公园。此时我虽然说不上筋疲力尽,却毕竟已人困马乏。但山顶那一潭碧水依然召唤着我前行。我知道在中国的新疆,长白山和云南都有这种火山喷发后形成的“天池”,但这一个会有什么不同呢?


盘山公路在原始松林中穿行,眼前看到的始终是密密匝匝的千年古树。接近山顶,车子驶入平台,顿时豁然开朗:一大片湛蓝的湖水,静静地躺在群山的环抱之中。蓝得沉静,蓝得深邃,仿佛它就是海洋的中心,而水面下深藏的是无数晶莹剔透的蓝宝石。湖水中凸起一个小岛,那应该是由当年的火山灰累计而成的吧?阳光照不到的岸边还有积雪的痕迹。四周的山壁上站满高大的松树,好似远古的巨人们忠诚地守候着这一抱圣洁的湖水。记得九寨沟的传说中说,天上的神仙遗落的宝石落在地上,形成了那里色彩绚烂的“海子”。如此说来,这里的景色应该是天神有意镶嵌在大地表面的一块蓝色钻石,而周围的群山就是用来托载钻石的基座。抬头望,天神的目光此时是否正穿过云海,俯视着自己熠熠生辉的杰作呢?


我俩沿着湖边的小径步行,湖面风平浪静,像一块平整的绸缎。这里真安静,只有松林中偶尔传出飞鸟的叫声,回荡在环形的山谷。空气中是清新的松枝的味道,吸一口进去仿佛已荡涤周身,沁入心脾。正对湖面的空地上有一个二层的度假村,木质的房屋,仿古的设计和环境很相宜。二层的露台上,一些游客面对湖面而坐,或轻谈,或沉思,或在微风送来的松香中闭目养神,是体会怡然和惬意的最好方式。


趁着夕阳未尽,我们拍照留念。这个度假村早就没有了空房,而公园内的其他客栈离湖水较远,所以我们决定到公园外去投宿。但我们商量好,如果下次还有机会故地重游,一定事先在这里订房,体验一下那悠闲清爽的感觉。


沿着62号公路走出公园西门,天色已暗,两旁还是幽深的松林,黑黢黢的树林里仿佛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这条路上几乎碰不到车辆,只有我们在暗黑的森林中前行。老婆胆子小,已然面露惶惶之色。我于是顺水推舟,突然把车停到路边,然后面无表情地把头缓慢转向她,目光呆滞而沉默不语。老婆立刻大叫一声,闭上眼把头埋到我腿上。仿佛我的腿是沙丘而她是一头惊恐的鸵鸟。于是我赶紧作罢,因为我担心在这里继续装神弄鬼搞不好把自己也吓昏过去。


天已漆黑,走出不远,发现路旁有一片木屋,像是客栈。下车打听,此处叫“Union Creek”,住宿也不贵。于是开了房间,是个没有空调的小木屋,屋内一切用品几乎都是木质的。这些屋子就建在森林之中,背靠着潺潺的溪水,应该就是那个creek了。没有电视,没有电话,好像是沿着时间隧道来到了另一个年代。晚上我本准备去周围的黑森林探索,却被老婆拉住了,她宁愿在古树下听听溪水的声音,抬头看看灿烂的星光。后来她说这是整个旅程中最浪漫的一晚 --- 我也这样认为。


8.10 Redwood --- 世界最大的原始红杉林


就这样,我们按照计划,游览了8个国家公园中的前7个。今天的目标是最后一个 --- 也是名列世界自然遗产的景观:Redwood National Park Redwood是加州北部的原始红杉林,说是公园,其实并没有边界,这也是我们去过的唯一一个不收门票的国家公园。


早上起来,继续往南走62号公路,白天的森林没有了黑暗的笼罩,显得越发可爱。在Medford上I-5向北走很短,然后换US-199一路南行,进入加州,来到了海滨小城Crescent City。这个小城的风格有点儿像Monterey,在这里又可以感受到加州海边那云山雾罩的氤氲。


从这里再往南,就是能直抵旧金山的101号公路了。路旁的指示牌上写着这段路的别名:“Redwood Highway”,红杉大道,看来红杉林不远了!


然而,随着路程的推进,虽然两旁也都有红杉树,但总也没有我想象中的魁梧和高大。忽然眼前一块牌子一闪而过:“您已进入Redwood国家公园”,我正暗自欣喜终于来到,眼前赫然出现一棵粗壮无比的大树,转眼又被车子落在了身后。我大喜过望,赶忙回头了望,看看有没有可能性把车倒回去。但等我回过头来,眼前是这样的一幅景象:满眼都是奇大无比的参天大树,树干仿佛一堵木墙般宽厚,应该需要几人才能抱拢。我仿佛突然走进了巨人的世界,泰坦的王国,感觉自己顿时渺小下来。


我们赶忙停好车,漫步在红杉林中,完全被这样壮观的场面所震撼。每棵树都极高,需要完全仰起头,才能看到高处那雨伞般的树冠,阳光透过树枝,参差不齐地撒在地面上。每棵树都极粗,其夸张程度使人怀疑自己所在的是否还是人间。此时脑海中浮现的是“王者”,“至尊”之类的词汇,这感觉有点儿类似于在黄石公园碰到那只巨鹿时的情景。仔细看,有些红杉树盘根错节,露在地面上的粗壮的根部纠缠在一起,有的树干似乎也连在了一块儿。如此不分彼此的“树族”显得越发庞大和古老,仿佛那是一段远古时代的姻缘,至今依然向世人们昭示着这段情谊的根深蒂固和海誓山盟。


我俩仿佛是漫游仙境的爱丽斯,惊诧于周围世界的奇异和怪诞。森林中没有别的游客,地面上铺满了厚厚的松枝,腐朽的树干无力地倒在地上,上面布满了绿色的苔藓。如果屏住呼吸,听得到不远处传来的“啪啪”的响声,那应该是树枝折断的天籁之音。在这阴暗幽静的环境中,感受到的就是原始。在人类尚未诞生,文明更未降临的时代,地球就是这个样子吧?这里每一个松枝的飘落,每一寸青苔的滋长,每一缕空气的悸动和每一种声音的鸣响,都是我们这个古老星球最原始的脉搏跳动和精神感应。作为大自然赐予的生命体中的普通一员,我为有机会在这里倾听母亲的私语,感受母亲的心绪而倍感自豪!


我不知道其他地方是否还有这样的景观。但我想说:只有亲眼见到这里的红杉树,你才能够体会生命的形式可以是何等的壮大和伟岸。以前在挂历和明信片中经常看到,一条小路穿梭于参天古树林中,其幽深典雅的意境常使我怀疑世上哪里有这样的地方。现在,如果我再看到,我可以微笑着说:“我到过那个地方”。


101号公路蜿蜒曲折,贯穿整个红杉林。行驶于古老的森林和烟雾缭绕的海滨,在这里自驾车真是一种无上的精神享受。最后一个国家公园渐行渐远,我们的计划是今晚直达旧金山。虽然是想快马加鞭,但也有所顾忌---这条路旁边的牌子上写着“Patrolled by aircraft”。开始我以为只起一个威慑作用,就好比稻草人一般。但在后面的驾驶途中,还真看到天空中悠然滑过的飞机,也不知里面装的是速度表还是农药。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才开了2个小时,居然发现前方高速路被封了。下来一问,原来发生了严重的交通事故,有可能还要5、6个小时才能通行。可巧的是这里没有其他的道路可以绕行。时近傍晚,我们只得听从别人的建议,把车开到最近的一个小镇住下。这个小地方后来在地图上还真能找到,它的名字是Garberville。


我们的旅程已接近尾声,后天,我们即将踏上返回北京的飞机。明天我们将从金门桥的北端重返旧金山。想起18天前是初来乍到,而现在我们已经几乎走完了八千公里的里程。我不禁在心中轻轻呼唤:“久违了,金门桥;久违了,旧金山!”


相关阅读:
美国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华人旅行社 【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美国接驳车服务 免费领取折扣券 

上一篇:狂野美国西部,八千公里征程(十) 下一篇:狂野美国西部,八千公里征程(八)

相关文章:您可能还对以下内容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