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斯加的人文风情

<_script src=/js/ad_728.js>  来美国 快十年了,每年度假一次,去过不少好玩的地方。每次出游之前,必到处打听,唯恐漏掉什么好景。待到去年玩过夏威夷 ,算计该去阿拉斯加 了。照例东问西问,徒劳无央A没有一个朋友去过。不过有一条是肯定的,那就是必须乘游轮。打了几通电话,知道最便宜的是Carnival,且五月和九月最贱。那时已六月底,只剩九月二十四日末班船尚有余票,而且可以把一级票(最差)提升为六级(最高十二级)。实在不知道九月底阿拉斯加有多冷,可是明年还有别的地方要去,就决定豁出去了。后来知道关键不在于温度,而在于是否下雨。那就得碰运气了。大多数游轮都是单程的,阿拉斯加的空中交通又被阿拉斯加航空公司垄断,因此飞机票特贵。据说另一家公司有双程游轮,票价稍贵,但因双程飞机票便宜不少,总价反而低。不过当时该游轮已满,也就未细问。事后想想,双程游轮至少多化两,三天在路上,未必合算。各家旅行社卖的船票价钱都差不多,一般是名义价格的百分之四十左右。例如我们的船票,由1,550美元降为582美元。飞机票倒要679美元。有的再给百分之五折扣,如Travelers Advantage(800-TEL-TRIP)。虽然每年有50美元会费,还是合算的。因为百分之五折扣有效范围很广,机票,船票,租车,旅馆等都适用,另有半价旅馆,租车折扣券等等。港口税不菲,155美元。有一篇文章说游轮公司往往多收,建议查对,想想实在差不了多少,懒得去试了。再想想八天七夜在船上,吃住行全包,一千名旅客配备五百名工作人员,也真不贵。上船后发现工作人员几乎都不是美国人,少数高级船员来自欧洲,其余一半来自亚洲——印度 、印尼 、菲律宾 等,一半来自拉丁美洲——牙买加 、洪都拉斯 等,工资每月550美元。还是有钱可赚。

 

  

   等到船票连同一小册说明到手,又发现游轮公司的另一生财之道。晚上总开船,但有三个半白天靠岸。有很多陆上和直升飞机旅游节目,每天每人再化100美元都不够。出发前几天,遇到几位年前去过阿拉斯加的老华侨,也感叹旅游票太贵,说是凑几人雇辆出租车都会便宜些。本来就喜欢自己开车,这一下大受启发,为什么不自己租辆车。还是打电给Travelers Advantage,除了Skagway,都有车可租,只是不知道从港口到取车处有多远。于是再打电话给当地办公室,Valdez Avis说可以来港口接送,Juno和Ketchikan则都说路远且无人接送,只好作罢。Skagway有几家个体租车户,第一家(907-983-3222)说只有一辆可坐14人的面包车,但可以小车的价钱(50美元)出租,第二家(907-983-2523)倒有小车可租。要了第二家的小车,后来发现他的车很破。其实Skagway也有Avis,只是九月底已开始歇冬。

<_script src=/js/a_336.js>
  

 

    转眼间就到了九月二十四日,大清早就雇辆出租车去纽瓦克 机场。颇担心转机误点。一则不久前听到广播说纽瓦克机场已取代芝加哥 机场成为1996年误点冠军,二则亲身体会,近来乘过的航班有一半误点。最惨的一次是七月份去亚利桑那 凤凰城 ,在Mineapolis附近遇到暴风雨,在一个小场等了四,五个小时。小机场的候车室正好借给当地一个中学开毕业典礼,我们只好在飞机里傻等。实在无聊,空中小姐动员大家猜何时能起飞,猜中有奖。最后总算起飞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领奖的事也没人提起了;这次也要在Mineapolis转机,要是旧事重演,误了船岂不大大扫兴。还好那天无事,准点在Mineapolis转。上后左右环顾,偌大的747珍宝飞机,除了我俩,也就是两,三个亚裔,再加四,五个黑人,这才记起白人在美国是多数民族。平时所见,纽约 满街黑人,中国城多数华人,科技会议上成堆的华裔,印裔,真有点忘记自己是地地道道的少数民族了。上得船来,更加明显,黑人,印度人有几个,华人实在难找,两天后总算遇到从香港 移民 加拿大的一家四口。他们也说找不到华人,大概一千游客中确实只有六名华人。百分之零点六,只略低于全美国人口中人的比例。应该算是正常的,但平时华人随处可见,总觉得这么少华人不正常。

  

    又在西雅图 换机后于下午三点到达安可略奇。出得机场,大为惊讶,到处郁郁葱葱,上好的高速公路,崭新的楼房,与原先想象的荒凉冰天雪地相去十万八千里。去码头还有三小时车程,一路上司机喋喋不休。大部份都是插科打诨,也提供一点知识。例如阿拉斯加西南海滨因受暖流影响,不见得比纽约冷多少,安可略奇还是不冻港,夏天也不热。内陆就不同了,夏天热到华氏一百度,冬天冷到零下五、六十度。途中见到不少沼泽和狡□A那是六十年代一次大地震引起的。阿拉斯加居民每年可从州政府领一、两千元,那时因为七十年代的一位州长有远见,把当时石油公司上缴大量税款中的一部份用来投资。前几年股票暴涨,盈利自然多。写文章之时正值股票暴跌,大概他们明年要少拿些了。原本六十五岁以上老人住满一年每月就可额外领好几百元,后来因好多祖父母闻讯纷纷投奔而来,不胜负担,新来者不再有此福利。

  

   六点左右到达码头,三万七千吨的Tropical像一座十层高楼,确实颇为壮观,妻尤为鼓舞,因为她进入任何会动的东西就担心发晕,车、船、飞机都不例外。她本来乘轿车也晕,现在我开车倒还好,因为她或是注目速度表防备我超速,或是嘟嘟啷啷嫌刹车太猛,转弯太急,顾不上发晕了。偶而坐大客车还是常晕。最怕的当然是晕船。首先是多少年前去宁波 上坟,出长江口就开始发晕,整夜不安宁。然后是九年前乘船去Maine看鲸鱼,一会儿就发晕,躲在舱里不出来。那次船长没找到鲸鱼,下船时一人发一张票,下次可免费乘船再去找鲸鱼,找到为止。她赌咒发誓说再也不去了。只为一张免费票专跑一次我也感觉不值得,票还留著。去年在夏威夷,好不容易动员上船,日落晚埙[观看草裙舞。开始太平无时,快回港时有点小风浪,对座的日本 老太发晕离座外出,她跟去安慰,结果两人相对而吐。不过那些都是几千吨的小船,大游轮确实稳多了。这次几乎全程无事,只在最后进温哥华港之前遇暴风雨,凌晨被摇醒。好在她已吃过晕海宁 ,倒也没吐。以后谈起若有机会再乘游轮去加勒比海,也不那么反感了。其实Tropical是游轮中的小弟弟,七万吨最常见,十万吨乃至十二万吨都大有轮在。

  

  

   上船后即去饭厅吃饭。本来分两批,并指定了桌号,可是第一晚有的人到得晚,采取先到先坐先吃的办法。八人一桌,一大堆刀叉,不知道该怎么用才对。侍者制服笔挺,也很殷勤,只是有几位口音太重,老美也叫听不懂。菜单正规,有开胃菜,汤,色拉,面条(Pasta),正菜和甜食。每道数量不多,但相当可口,饭后还有咖啡或茶。饮料只有冰水和冰茶免费,其余需另付费。七天下来没见同桌有谁另买饮料。午尴漱□迨]差不多,早壑]有一些花样,例如煎鸡蛋,香肠,咸肉之类,不过我们有时起得晚,或是上岸玩回来晚,曙U已关门,便到另一个快懦疯U去吃,也不错。

  

    民以食为先,干脆把有关吃喝的事先讲完。七天半十五顿饭中,我们只吃过一两次小牛肉和猪肉,大约一半都吃大马哈鱼(Salmon),毕竟是当地的土产,新鲜好吃。在纽泽西也吃过几次,贵,而且吃过一、两顿就厌了。大概那不是King Salmon,差一点。其余也多半吃海鲜,别的鱼、虾、蚌、蚝等等。最好吃的是阿拉斯加大蟹,有一天特为等到十一点半吃海鲜夜宵,就是为了吃蟹脚。夜宵仅管夜夜有,也就吃过这一次。老美还是喜欢吃肉,有一天厨房开放参观,介绍说一周航行要备妥六千吨牛肉,两万五千个鸡蛋,三千吨海鲜。厨房当然宽敞、干净,没有什么不放心的。总的说来,船上吃得很好,虽然曙U不是二十四小时开放,但没有哪一次想吃想喝找不到的。更重要的是食物并非油煎的垃圾,比较清淡,有的味道还不错。每晚有一个名堂,意大利 菜,法国 菜,美国菜,甚至还有中国菜,当然不正宗,但是还可口。服务员穿相应的服装,其余不敢妄评,反正中装是一件狠可笑的马甲。有两天是正式的,要穿西服,其余当然都是便服。有游客过生日,服务员送蛋糕唱生日好歌。一千名游客,从统计学讲样本够大了。每天平均三人过生日,不应差很多,可实际上多得多,也钗□漱H把结婚周年之类也算进去了。晚屦□□钓□l兴,例如服务员排著队头上顶著个插蜡烛的蛋糕唱歌跳舞等等。

  

    这艘船共有八层供游客活动和居住,我们的房间在最下层,下面大约还有两层机房。但是有一个小窗,所以是中档价钱。房间不大,两张单人床,衣橱和一个小小的卫生间。肥皂,毛巾是有的,但没有洗头膏,只好后来上岸去买。顺便说一句,船上有好几个洗衣房,两,三个镍币洗或烘一缸,与七,八年前学生宿舍的价钱差不多,比在家洗还便宜。而且不大有人使用,无须等候。我们因还有在温哥华和西雅图逗留几天的打算,早就打听好了,带了一周的换洗衣服。早知如此方便,还可以少带些。

  

  

  第一晚睡得不错,大概也与时差(三小时)有关。早晨醒来,向窗外望去,只见满海冰块,赶快拿了摄像机乘电梯上顶层,已不见多少冰块了。

  

   午屦嵝□FValdez,打电话给Avis,十分钟后一个小青年开了一辆紫色的小车来接我们,这也就是租给我们的车。从来没见过紫色的车,可这会开了大半天。路上很空,除了少数工程车和旅游车,好长一段时间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主要景点是Worthington Gracier。老实说,我原来不认识Gracier(冰川)这个词,只知道Iceberg(冰山),潜意识里还以为两者是一码事,大概是受“冰山上的来客”这部电影的影响。这回才搞清楚,冰川是高山上积雪压实后下滑形成的,而冰山是飘浮在大洋中的大冰块。Worthington Gracier号称是阿拉斯加最容易接近的冰川,确实如此,因为我们一直走到冰川上,妻还躺在上面拍照留念。离冰川不远处有一个小停车场,正好有一辆旅游车同时到达,便随大伙走去。走上一个小山头,冰川就在相隔几十米的后山雄伟壮观,拍照已十分清楚,但总想能否再近些。下山时见有人从旁边一条小路走向后山的冰川,便随他们同去,稍费周折到达冰川,了却一大心愿。本来还有一大心愿是看北极熊,但那还得往北走几千公里,只好留待未来了。

  

    其实去冰川的一路也十分好看。在山谷中穿越,开始时见远处高山白雪顶诮陬L数条白丝向下延伸,不知究竟。慢慢靠近,看出是白雪溶水形成的山涧。真到山脚下,那是一条条瀑布,几分钟车程中至少见到十几条汹涌澎湃的瀑布直泻路边,算得是罕见的佳境了。回程时特为弯过去拟瞻仰当年Exxon油轮出事处,可惜时间不够,只远远张望了一下。近日听到一则新闻,说是Exxon鉴于油轮出事乃船长醺酒所致,决定以后有类似劣迹者不得驾船。不料一公民权利组织拟以歧视罪对簿于法庭。马上想起的是邱吉尔的名言,民主不是一种好制度,不过现时还没有更好的制度。又感慨有些美国人不知是拎不清还是别有用心,对坏人关怀备注,牺牲好人也在所不惜。回到船上正赶上晚嚏A谈起未及去市区有些遗憾。同桌一老头说没什么好看,还不如这个船大。此人说话当然有点夸张,Valdez毕竟有四千人。不过这样一听,感觉很好,没去也不感遗憾。老美从小就学讲好话,只要无利害冲突,讲的都是你爱听的话。邻居四岁的小女孩,有天风大见我就说“Come in. It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华人旅行社 【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美国接驳车服务 免费领取折扣券 

上一篇:海茵斯是北美白头秃鹰(Bald Eagles)的故乡 下一篇:阿拉斯加的夏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