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雅图的气候

每次想起西雅图 ,闭上眼睛,我脑海里就会浮现出那细细的小雨,那浓郁飘香的咖啡,耳边会响起那绵绵的睡梦歌。

去年夏天,我和家人去西雅图度假,我像是做了一个梦,一个怡然自得的梦。

对我们几个从烤炉般的德州 过去的人来说,西雅图凉冷的气候简直不可思议。七月盛夏,外出需要披一件薄的夹克衫。我们在海边露天曙U用午尴渔□□A穿单衬衫的几个人冷得直打哆嗦。更绝的是当地报纸的报道:今年7月4日独立节那天,晚间气候是华氏79度,是近年来最热的一个独立节。我在心里惊呼,天哪,华氏79度在德州简直就是深秋的气候了!

朋友介绍说,这就是典型的西雅图气候,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二百多天是小雨纷飞的日子。阴雨天最适于睡觉做梦。我一踏上西雅图的土地,马上就感受到了。

西雅图常年多雨,因此绿树成荫。公路两旁整片整片的参天大树,给人超尘出世的冥想。

在西雅图的几天中,我脑子里老是回旋著唐朝诗人王维的一句诗“渭城朝雨□轻尘……”

常年不断的小雨,把西雅图的一切渗泡得柔软:土地、人心……



西雅图因电脑大王比尔·赵而更加举世闻名,赵爲西雅图编织了一个神话故事,而他自己就是神话里的主人公。

周六的早晨,我们去了举世闻名的微软公司,比尔·赵1975年开创的电脑王国。四下一片寂静,绿草坪上跑动著一群踢足球的人,远远地,我听不见他们的声音,似乎那打球的声音也被潮润的空气吸收了。

站在公司总部大楼前,我擡头仰望:线条简洁的方正建筑,与美国任何其他大公司的办公大楼一样,标准得普通,没有特色可言。可是,就是那家外观普通的电脑公司,如今创下了每年八、九十亿美元净收入的神话。更重要的是,微软电脑软件,进入了我们每家每户,进入了我们一天24小时的生活中。就连大洋彼岸的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2006年4月访美时还对赵说:“我们每天都要和微软的作业系统打交道。”

天空飘下断断续续的轻柔小雨,站在细雨中,我怔怔地想:这家巨人般大公司,把世上成万上亿人的生活习惯及通讯方式都改变了……朋友告诉我们:“这地方有很多人,当年在微软电脑公司上班,买下一批前途未卜的公司股票,算是爲自己买个将来。他们如今三十来岁,年纪轻轻就退休了,整天打高尔夫球。”

难怪西雅图是个多富翁的地方!

望著公司大楼简单得近乎呆板的色调,我体会到了单纯的伟大,简洁的高雅,世上深刻的东西,往往是纯化到最简单的。

如果说,站在微软公司大楼前时,我对创造世界财富的人们有几分敬仰的话,翌日傍晚参观新城堡高尔夫球场时,我对那些幸运的富翁们却産生了很大的同情和担忧。新城堡高尔夫球场座落在西雅图东南角郊外的一座山上,山坡底下有一条河,河水在那里静静地凝神屏气,一湾河水,像一面明镜,映出一天云影。那一条小小的普通的河,给该高尔夫球场带来无限灵气。向晚时分,我们走在球场的小径上,恍如漫步在仙境。

球场细细的绿草,青嫩的让人舍不得去触摸。半山腰间,坐著一对年轻恋人。他们紧紧依偎著,面朝著河的方向,咬著耳朵在讲悄悄话。金红的晚霞,映照著两张青春洋溢的脸。山顶的俱乐部里,随风传来悠扬的婚礼进行曲,那音乐就像是天堂里飘下来的仙乐。

我16岁的女儿与朋友家13岁的女孩,拔腿奔向球场中央的黄沙坑,她们各自抓起一个钉耙,开始捣黄沙。

朋友告诉我们,高尔夫球场的一个大股东,八十年代初是球场的一名普通员工。那人有眼力,有胆识,当初买下了大批股份。不久,这个球场蒸蒸日上,该小职员一夜间成了大富翁。

暮色渐浓,此时山脚下的河边风景,比几分钟前更增添了无限的神秘美:天上的星星在河水里闪烁,居民住宅楼里的灯光,爲河面镶上了一颗颗闪亮的珍珠,此景正应了唐代诗人王维所描写的:“灯火万家城四畔,星河一道水中央。”

我们往回走时,看见二个小女孩正张大嘴巴,愣愣地看那对恋人接吻。“不要看人家!”我们四个家长语音未落,那对恋人如惊弓之鸟,马上起身离去,那抱成一个的二个身影很快消失在山坡的另一边。

“看,我们的作品!”二个小女孩骄傲地说。借著天边最后一抹微光,我们隐隐看到黄沙坑里的几个字“I LOVE GOLF”。原来二个孩子还真有创意!高尔夫在美国是一种地位财富的象征。

归途中,我们的汽车路过球场边的一群豪宅,是那批年纪轻轻一夜暴富的人们的家。夜色中,半山坡上那一幢幢大得离谱的房子,似乎建在天堂里,远远地与底下的尘世隔绝。据说,很多那些不需要爲生计奔忙的人,往往内心空虚,经常需要去拜访心理医生。

我突然想起几十年前看过的一部拉美电影《中锋在黎明前死去》,一位富翁把一名优秀中锋球员像古董一样珍藏在自己的宫殿里,供他锦衣玉食,不需要再踢球谋生,那位中锋不久即憋闷而死。

比尔·赵夫妇是一对明智的父母,他们觉得对孩子最有害的,莫过于让他们继承父母所有的遗産。他们希望自己的孩子日后既无温饱之忧,但还是需要工作,爲社会作贡献。至今,夫妇俩尚未决定留给孩子的遗産数目。

暗中,我听见先生在对女儿调侃:“等你以后发了大财,给爸爸在这里买一幢房。”女儿立即回敬道:“干嘛住这种地方?你想要和外面世界完全隔绝吗?那多无聊!”

我心里完全赞同女儿,那批人整天与蓝天白云、高尔夫球场爲伴,不食人间烟火,失去了普通人的生活乐趣。他们整天打高尔夫球,不会打腻吗?我想起比尔·赵送他父亲八十大寿的生日礼物,是以老赵名义设立的三千万美元的奖学基金,捐赠给华盛顿大学的法学院,那笔奖学金能持续八十年。那也闭O世界上绝无仅有的生日礼物!

此时,豪宅前亮起一排门灯,全是方形的乳白灯罩,里面透出桔黄色的光,中国人勤劳致富的人生哲学,此时在那一片豪宅前面,在那梦一般的橘黄灯光里,显得多麽背时。

我们的朋友是波音飞机公司的工程师,如今全家住在价值五十万美元的大房子,在西雅图城不算太奢华。他们另外拥有一套小单元公寓供出租,对房地産他们有著特殊的敏感。

回家路上,朋友的太太给我们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有个国内数学系出身的人,在美国拿了个财经博士学位,那人机关算尽太聪明,当年一幢一百六十万美元的房子,他觉得价钱离谱,自己宁可暂时租房子,每月四千美金。没多久,原来一百六十万美元的房子继续价钱猛涨,他想买也买不起了。

我不禁陷入沈思:时也,运也,命也,财富如流水,潮涨潮落,光靠人们的努力如何掌控得了?离开那一大片豪宅时,天已经黑透,夜色如一条巨大的毯子,把我们身后的球场以及大片豪宅一古脑儿地统统包裹起来。那豪富的气焰,仿佛顷刻间也被夜色消融殆尽了。


在西雅图的几天里,我们老是听到同一种特别的音乐,参观了农贸市场之后,我突然体会到当地的音乐很有与衆不同的魅力。从朋友的儿子那里,我获悉那一类歌曲被称爲“睡梦音乐”。

我们又参观了据说是独居文化韵味的农贸市场。粗粗一看,那里和当年上海的马路小菜场一样,一大片蔬菜瓜果,弥漫著鱼腥味,人挤人,摊贩的叫卖声是农贸市场的音乐。我正在诧异哪里是真正的文化味道时,耳边传来一阵低调的歌声,寻声望去,不远处,有四五个黑人在进行小组唱,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歌声,有哀婉,但没有凄凉,隐隐的悲思中透露著博大宽怀。那歌声使我想起厚重的俄罗斯音乐,与俄罗斯音乐不同的是它带有轻灵飘逸,却又深厚凝重,仿佛是一个老祖父在徐徐讲述久远的往事。

屋檐下,我同时发现了好几个小乐队,其中一个乐队有手风琴,大提琴,还有类似俄罗斯的曼陀铃,那三个人拉得好带劲,好投入,非常自我陶醉。他们唱的正是西雅图的特産:睡梦音乐,那音乐犹如西雅图绵绵不断的小雨,深深地渗透到人们的心底。我闭上眼睛,细细品味,那歌声淡泊轻远,好像是一个人经历了人生大苦大难之后的超脱和宁静。

那天听饱了睡梦音乐之后,我问朋友的儿子:“你喜欢西雅图的什麽方面?”17岁的大男孩,不假思索即回答,“我喜欢这里的人,他们很友善。”

我想起到达的时候,行李姗姗来迟,西雅图人也没有过分的焦躁不安。只听见与我们同飞机来的当地居民正款款道来,向他的朋友解释飞机迟到的原因:驾驶员结婚二十周年,本来打算和太太共同庆祝,临时改变主意,还是以乘客利益爲重,将我们这批旅客载到西雅图。所有的机组人员,也全是自愿加班。

等行李的时候,我观察了一下西雅图人的脸,大都是表情淡然,娴静平和,没有纽约人的紧张疲惫,也没有德州人那种手舞足蹈的热情。西雅图的白人,颇像欧洲人,淡淡的自足,脸上没有夸张的表情,他们的衣服也大都是素色的。

短短的几天里,我充分领略了西雅图的色调:简单、平和、清新自然,不夸张,不造作,不炫耀。在不露声色间散发出潇洒自如的大气。粗粗一看该城市的色彩似乎过于单调:黑的灰的白的,但细细品味,简单的色调里透著不屑媚俗的清高。

我观察了街上的人,穿著大都是黑色和米色搭配,优雅中透著精干。在市中心一家大型商场里,我看到一对东方人夫妇,面对面坐在那里静静享用午嚏A他们一个是上身米色,下身是黑色,另一位是上身黑色,下身米色,看上去像一幅精心绘制的画。那天我穿著粉红色的长袖T恤,整天有不协调的别扭感。

等终于见到了心仪已久的班那若雅音乐厅,我更是大吃一惊。那著名的音乐厅,座落在海边,方方正正地包裹在灰色的钢筋水泥里,音乐厅从里到外,都是朴实简单的直线条。

问讯处的一位老先生,对我们这些从达拉斯远道而来的参观者格外温和亲切,笑眯眯地告诉我们:“你们知道吗,我们这个音乐厅和你们达拉斯的麦尔逊音乐厅有什麽共同之处?舞台后的那一排管风琴的管子是由同一家公司制造的。”

然而,班那若雅音乐厅的建筑根本不带任何花哨的装饰,它没有达拉斯麦尔逊音乐厅的富丽优雅,它像是一个深沈的有内涵的谦卑之人,沈默寡言不张狂。班那若雅是一个具有男性特征的音乐厅,它又不爲是电脑王国城的音乐厅,电脑的风格是简洁明了,神通广大,无远弗近,班那若雅音乐厅再一次我向展示了西雅图的风骨:清高!

据说,西雅图是全美国文盲率最低的地方,又是美国富翁荟集的地方,那是一座颇具文明水准的城市。谁能想到,西雅图城市的名字,竟带有传奇色彩,那是一百多年前一位才华出衆的当地土著将领的名字。

西雅图令我陶醉,是那单纯的城市色彩,是那绵绵小雨,是那睡梦音乐,可惜,举世闻名的西雅图咖啡我竟没有在当地品尝……(作者:陶怡,系美国华文女作家)

点击查看更多旅游线路>>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华人旅行社 【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美国接驳车服务 免费领取折扣券 

上一篇:西雅图的主要饮食习惯 下一篇:初次邂逅西雅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