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温哥华查户口 (第二十一回)

 

这是一个公寓楼里罕有的双开扇的门,没有门铃,两扇门上各有一个铜门环。轻轻拍动几下门环,等了一会儿,没有动静。试著稍微拍大声一点,还是没有动静。再用一点力继续拍,终于隐约听到里面有一点声音了。

 

门开了,出现在门里面的老太太一头银丝,一袭红花长裙,正是她,那位站在空中花园观海的红衣老太。

 

我刚说声Hi,还没来得及说出身份,老太太已经开口说话了:

 

“亲爱的,终于等到你了,快进来。”

 

我不禁愕然,难道老太太把我当成别人了?

 

随老太太进屋,在餐桌边坐下。老太太说:“你一定想喝我的茶。”“当然了。”我说。

 

老太太蹒跚著去沏茶。我趁机赶紧四下打量这个神秘的Penthouse。

 

我所在的位置是餐厅,西边是客厅和起居室。这一层的空间都是开放的,三面落地窗。坐在餐桌旁,早晨可以看朝阳升上狮门大桥,傍晚可以看暮日落下马蹄湾。南面窗外,正是那个巨大的空中花园。花园里种满了各色奇华异草,中间还有一个月牙型的池塘,水面上飘满了睡莲。

 

室内的装潢并不像以前见过的豪宅里那样奢华,但是每一件家具和陈设都很考究。看得出来,有些家具其实是古董。壁上的几幅油画和楼梯旁的几个雕塑应该都是价值不菲的艺术品。

 

正忙著东张西望呢,老太太把茶端来了,我赶忙起立接过来。老太太在我身边落座,和蔼地微笑著说:“喝吧,我保证你喜欢。”

 

这个茶碗显然也是上好的瓷器。我抿了一口茶,淡淡的清香,不是中国茶,也不是英国红茶,好像是一种花茶。我点点头:“我喜欢这茶。”

 

老太太开心地笑了:“我就知道你会喜欢,这是我丈夫和我喝了一辈子的茶。”然后她说出茶的名字,可惜我没记住,但我知道了那是用一种果实做的茶。

 

 是弄明白那个问题的时候了:“女士,刚才你是说你在等我吗?我想我们以前不认识吧。”

 

老太太依然微笑著:“是的,我是在等你。”她指指我胸前的调查员ID继续说:“我们以前是不认识,但我认识这个。我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人口调查了,我知道这个很重要。自从我丈夫去世以后,每次都是我儿子帮我填表,但今年我儿子在欧洲,我打电话给他,他说:‘妈妈,这次你只能自己帮自己了。’可这次我收到的大表,我自己帮不了自己,只好等你来。我已经等了你两个多月了。”

 

天哪!等我两个多月了。我赶紧拿出一张2B表:“好了,我叫Jason,现在我来了,我们来填表,你准备好了吗?”

 

“当然。”

 

“请问在今年5月16日有几个人住在这里?”

 

“就我一个人。”

 

“请问尊姓?”

 

“......”

 

“请问芳名?”

 

“Ekaterina,家人叫我Katyusha。”

 

Katyusha,好熟悉的名字,是不是就是喀秋莎吗?我问道:“您是俄罗斯人?”

 

老太太点点头:“是,我是俄罗斯人。”

 

“请问您的出生日期?”

 

喀秋莎:“......”

 

“哦,”我一边复述一边写,“1941年......”

 

 喀秋莎:“不,不是1941年,是1914年。”

 

 我擡起头,仔细看了看老太太:高高的个子,腰板挺直,虽然满头银发,脸上虽然刻满了岁月的痕迹,但双眼依然闪出神采,怎麽看都看不出是92岁高龄的老人。

 

我认真地问道:“您确认是1914年,不是1941年?”

 

喀秋莎笑了:“我确认,是1914年。我还没有老糊涂。我记得我一生中的所有重要日子。1938年X月X日结婚;1936年X月X日从中国来到加拿大...”

 

我吃了一惊,打断老太太:“等等,您说您从中国来?我没听错吗?”

 

“没错,我从中国来,中国哈尔滨,那是我的故乡。” 喀秋莎眼中放出光来,“怎麽,我们是老乡吗?”

 

我迟疑地答道:“我想我们是的,我从中国北方来。”

 

喀秋莎立刻拉住我的手:“哦,Jason,我的老乡,真高兴见到你!”

 

我的天!真没想到,在加拿大认了一位92岁的俄罗斯裔中国老乡。

 

强烈的好奇心驱使我问出一连串的问题:“您出生在哈尔滨吗?后来怎麽来的加拿大?您会讲中国话吗?...”

 

“不,我出生在俄国。”

 

随著喀秋莎的讲述,一幅历史长卷在我面前徐徐展开:

 

“我出生那年,发生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我父亲是军人,在欧洲战场上阵亡;当我三岁的时候,俄国又发生了革命......一年后,继父带著母亲和我逃亡到中国,在哈尔滨定居下来。我在哈尔滨长大,在哈尔滨读了全部的小学和中学...”

 

 喀秋莎喝了口茶,继续讲下去:“哈尔滨是个美丽的城市,那里有一条江,江心有个岛,上中学的时候,夏天我经常跟同学一起划船去岛上玩。我还记得我的学校的样子,我还记得那些美丽的教堂,那些繁华的街道......我多想再回去看一看啊!Jason,你去过哈尔滨吗?”

 

“是的,我去过很多次,那个城市现在依然很美。我见过那条江,也去过那个岛,在那些俄罗斯风格的街上走过,也看见过那些美丽的教堂,还吃过那里的俄罗斯黑面包和红肠。”

 

“哦,太好了!我也想吃。”

 

我仍然按捺不住好奇心:“那您后来怎麽又来加拿大了呢?”

 

喀秋莎轻轻叹口气:“正当我在那个天堂一样的地方快乐地成长的时候,日本人来了......当我22岁的时候,继父又带我们全家逃离了哈尔滨......

 

经过很多磨难,我们最终来到了加拿大......我们在这里躲过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在这里,我认识了我的丈夫......

 

讲到这里,喀秋莎的眼睛又亮起来,“他是法国人,我很爱他,他也很爱我......我们一起幸福地生活了50多年。我一直到70岁才退休,在那以前我做社会工作。现在,我仍然能自己照顾自己,我出门不用电动轮椅,我能自己去市场买菜......”

 

 ......

 

分别的时候到了,喀秋莎紧紧抱著我:“Jason,答应我,经常来看我。” 

 

 

  (摘自Jason的唐人故事的博客《我在温哥华查户口——第二十一回》)

 

 

相关阅读: 温哥华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华人旅行社 【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上一篇:我在温哥华查户口 (第二十二回) 下一篇:我在温哥华查户口(第二十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