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百姓故事---银发艾伦

 

    我曾经在加拿大的工厂里打工,其中一个工厂是RIM的试验厂。加拿大名列G8,经常很自卑,因爲这个国家以资源和加工业见长,高科企业如果要说有,只有这个RIM。说RIM知道的国人不多,但如果说这个企业惟一的産品就路人皆知了:黑莓手机。

 

    我在试验厂是最基层的工人,英语叫LABOR。电子厂的LABOR是打工移民梦想的工作,这个原因以后另文介绍。在RIM做工,同事中什麽样人都有,当然,越往基层,移民越多。但这里面,也有一些加拿大本地人。老艾伦就是一个。


    老艾伦满头白发,刚在一起干活儿时,我以爲这个欧裔老头年纪一定很大了。后来一位年轻时从奥地利移民到加拿大的老太太告诉我,“艾伦只有58岁,比我年轻。”我顺口送了一顶中外皆宜的高帽:“不会吧。看起来他比你老多了。”老太太乐得一天没合上嘴。


    我工作的试验厂有不同的工种,相应的工人站在生産线上,实际就是生産线的一部分。富士康连跳事件的相关讨论,我可以说是发表言论最有权威的人——因爲我和那些青年工人做过同样的工作,区别只是他们在中国我在加拿大,一般说RIM的新机型在这个厂中开始量産,投産初期会不断的发现各种问题,等産品彻底成熟稳定了,就移到墨西哥或者匈牙利的基地去。


    生産线上有一些已经过了退休年纪的老工人,加拿大是银发社会,全社会包括政府均鼓励老人坚持工作,企业老板明知这些老工人工作效率有限,被救护车从生産线上运走的事情也难以避免,仍然雇佣他们,企业总要爲社会做些贡献。再说大型企业,是多雇两个闲人提高成本,还是多点利润然后变成税金交给政府,也是无所谓的事情。


    老艾伦性格慈和,一起干活儿,时常和我聊聊天。工友聊天,除了老婆孩子家乡之类,也没什麽太多话题,何况双方语言尚有差距。所谓隐私,不过是理论上存在,或者属于“主流社会”。艾伦是爱尔兰后裔,他的祖先十八世纪时来到美洲。艾伦原先居住在新斯科舍省,“一个非常美丽的地方,旅游的好去处,东西也便宜,十几万加元就能买栋大房子。就是没什麽工作机会。”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当时还年轻力壮的老艾伦领著妻儿举家移民安大略省。花十六万买了栋二千平方英尺(约二百平方米)的房子,现在已经升值到30多万,“非常好的事情。”


    我遇到他是2006年。此前他在一家做汉堡包三明治的食品厂,做工多年,现在企业关门,于是出来寻找新的工作。


    艾伦没有和我讨论,他是否清楚自己失业的直实原因。几年来,加元对美元升值已经超过15%,而加拿大企业,小到两三个车间的食品工厂,大到上千人的大型汽车配件厂,都依靠对美出口。在一个成熟的现代商品社会里,损失15%的利润,没有几个企业承受得起。所谓“加拿大是一个以加工制造业爲主的工业国家”,眞相不过如此。美国人全球打仗,要别的国家支持,结果这个不出兵那个不给钱。老美就显出了自己的神威:我美元贬值。嘿,你们还是出血了。


    同酬就得同工。工厂对工人并不因年纪大小而区别对待。满口标准加拿大英语,那种五个单词混成一个讲,经常缩略得让人听不懂的当地人艾伦,和年轻人做一样的工,拿一样的工资。我和艾伦做一样的包装工,把生産好的黑莓手机裸机加上软件附上配件加上塑料袋啥的装到盒子里,这个过程分解给十几个人,有人灌软件有人装盒子有人质检有人打码,有的工作坐著有的站著,一般说熟练工老工人坐在电脑前的细活儿多一些,新工人站著的粗活儿多一些。艾伦是新工人,一次,他站著干了一天活儿,没有机会坐下。那个奥地利老太太看不过去,找经理告了一状,但情况没有什麽改变。


    在一起干了几星期活儿,艾伦走人了,也不知是被解雇还是自己走的。工厂里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工人,天天走马灯似的没人注意一个老头儿的去留。


    艾伦还得再过些年,到六十五岁时才能拿到政府养老金,这是加拿大的社会福利。养老金每月近两千元,和他在电子厂打临时工差不多。

 

 

    相关阅读: 加拿大全景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华人旅行社 【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上一篇:加国百姓故事---非裔工友 下一篇:洛杉矶自助行-环球片场游玩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