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印第安纳州的特色

"主啊,请不要跟我开玩笑!"我对著候机厅外等待出租车的长龙说。据我所知,印第安纳 州位于人烟稀少的美国 中西部,人口才590万,人均占地面积1万6千多平方米,为什么偏偏我刚转学到这儿,立刻就有上万人跟来呢?

流落街头

1小时45分钟以后,我和我的2个大旅行箱、1个小旅行箱总算跌跌撞撞地下了出租车,站在研究生宿舍门前。我环视四周,偌大的草坪上只有一座孤零零的宿舍楼。哈,中西部小城的尾巴终于露出来了,这么大的地皮只诱@幢6层楼——地广人稀可见一斑。转学前我在纽约 大学读生物化学,纽大宿舍区在曼哈顿 14街,从A单元的窗户伸手就可以摸到B单元。

出租车司机大概对小费不满,把我的行李扔在人行道上便扬长而去。车费40美元,我给他7美元小费,还嫌少,真是没天理。骄阳似火,把小旅行箱拖进宿舍楼,我就已经汗流如浆。2个硕大无比的旅行箱还站在门外。空荡荡的宿舍大厅里只有个穿登山靴的老美。大夏天穿棉袜和登山靴,也只有美国人才干得出来。他的脚又特别大,靴子足有10码,活像科幻片里的大脚兽。

大脚兽看见我的狼狈相,马上帮我把其他几件行李搬了进来。听说我是新来的,大脚兽还主动带我找到公寓管理员办公室。但办公室大门紧锁,负责人维拉莉不在,我傻眼了。秋季入学还没开始,学生还都在放假,他们这些行政人员每周只上班10小时,维拉莉说她今天值班会在办公室等我。临走前给维拉莉打电话没人接,我以为她休息,不以为意,现在叫我如何是好。

打了一通电话,总算得到消息,维拉莉去突尼斯度假,原计划昨天返回,但机场工人罢工,班机推迟,她被困在当地。联想到非洲的食人部落、瘟疫和暴乱,我决定原谅维拉莉,她此刻一定比我更潦倒。

大脚兽带我满校园找人,可全校管事的人似乎计划好了今天全部休息。我们只找到了几个爱莫能助的值班秘书。“这几天是印第安那纳州的农场节,印第安那玻利斯是首府,活动很多。学校里估计很难找到能帮你的人。”大脚兽略带歉意地说。

我叹气,真是小地方,一个农场节也会闹翻天,纽约新年夜大苹果降落也没惹这么多麻烦。我又给附近的旅馆打电话,回答千篇一律。“因为是农场节,房间都被预订了,”声音里透著还自得。想必是这里的酒店 常年空置,一朝客满,便是翻身得解放,扬眉吐气了。

我急得要哭,大脚兽倒实在,“要不你先住在我家,我爸爸妈妈一定会欢迎的。”我统共跟大脚兽认识不到2小时,只知道他名叫内森·韦伯斯特,是印第安纳大学电子工程系的研究生,也住在那幢宿舍楼里。不过除了这以外,我还有什么办法呢?于是,我把手机紧紧抓在手里(以便随时报警),坐进了大脚兽的汽车。


相关专题:美国留学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华人旅行社 【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上一篇:美国东部印第安那州“圣诞老人镇”的奇特之处 下一篇:印第安那波里大学的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