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推荐

渥太华游记(英伦风情与北美文化的十字路口)

首次一个人去加拿大游玩,加上又不会开车,所以就买了一张十天的火车通票。正好东部的几座城市距离都不算太远,乘坐火车几个小时就到了,很是方便安全。没有想到的是,多伦多,蒙特利尔,魁北克市,尼亚加拉瀑布的火车站都是在市中心或是距离市中心不太远,渥太华的火车站却离市区有一段距离的。虽然有出租车在站前等候,看看前面有公共交通的标志,我便拖著行李过了天桥,原来是个公共汽车站。
去到一个不熟悉的地方,我还是觉得坐地铁比较有信心。公共汽车感觉更本地化一些,不象地铁有清楚的路线图,甚至事先就可以在google map上研究哪里的地铁站最近。还好,因为火车站算是在郊区,经过这里的车大多都去渥太华市中心,找到去议会大厦方向的车还不算难,而且发现有一站就在预定的酒店所在的街上。
等了一会儿,公车终於来了,车票还不算贵,而且很快就到了市中心。摁了铃通知司机要下车,但是停车后车门仍然紧闭,我无奈之下只好喊司机开门。结果旁边的几个乘客告诉我推一下门把手,门就打开了。第二天坐汽车回火车站的时候,我在下车的时候推了一下门把手,心想这回你可要开门了,可是居然又打不开。这次还是旁边的乘客告诉我,要踩到最下面的踏板上,门就开了。这加拿大首都的公共汽车也太欺负外地人了。不过我倒是想起来,在英国和欧洲大陆旅行的时候,有些火车或地铁也是要乘客自己开门的。
我在渥太华定的酒店位置挺好,离议会大厦走路只需十分钟。黄昏时在议会大厦前面有换岗仪式,气氛挺庄严,不少人围在那里看。议会大厦前行不远是 Fairmont Chateau Laurier Hotel,是加拿大铁路公司在20世纪早期按照法国城堡的样子修建的豪华酒店,是加拿大最著名的酒店之一。
应该说,游览渥太华一年四季都是好季节。春天,这里有郁金香节。夏天,气候温和,有许多免费的户外项目,如晚上的灯光音乐表演,白天的换岗仪式。秋天,是看红叶的好时节。冬天呢,不怕冷的话,有许多的冰雪娱乐活动。
夏天晚上九点和九点半在议会大厦前有声光音乐表演,各持续30分钟。不到九点,议会大厦前已经站满了人,更有人有备而来,支好了三角架,安上了摄像机。看看我的装备,我还是老老实实把相机装到包里,就安心看节目吧。30分钟的灯光音乐秀还是很好看的,用英法双语解说,从各个方面介绍了加拿大的历史和发展,现状与未来,科技,文化,体育,艺术等等各个方面的成就。不同颜色的光照到议会大厦上,一会儿是满天红叶,一会儿是雪花纷飞。议会大厦据说和伦敦的西敏寺教堂同属维多利亚时代新哥特式建筑风格,被灯光映的煞是好看。
第二天早晨醒来,发现自己的左上臂多了一个大红包,原来是前一天晚上看灯光秀在草地上惨被毒虫叮了一口。据说加拿大北部的荒地,夏天臭名昭著的就是凶恶的蚊虫了。
在夏天的时候,每天上午10点钟国会大厦前还有士兵换岗仪式,这可不能错过。不到十点,国会大厦前面便围满了游客,等待著看换岗仪式。记得以前在伦敦游玩的时候,在白金汉宫之前也有类似的仪式。不过白金汉宫之前没有这麽大一块草坪,士兵们都是沿著马路走的,来往的汽车便不得不耐心的等候。这片大草坪好在十分广阔,虽然游客不少,大部分人还是可以看得到换岗的过程。
渥太华的感觉,和美国首都华盛顿有些象。不是经济中心,但是有国会大厦,政府机构,和不少首都必有的博物馆。这里也有一座国家美术馆,是加拿大最好的美术馆,也是加拿大最大的三座博物馆之一。博物馆的建筑,便完全是简洁通透的现代风格。
国家美术馆照例是可以免费参观的,不过现在有一个关於雷诺阿风景画的特别展出,门票是15加币。我喜欢雷诺阿的人物画,但是对他的风景画却没有太多留心过,这可能也是一般人对雷诺阿的印象,提起印象派的风景画更多的人首先想到的可能是莫奈,凡高或者是塞尚。租了一部讲解机,一幅幅慢慢的看他的画,大多都是明艳单纯的颜色,带著孩童般的天真愉快,如同他的人物画。为了这个展览,大部分的画都从各国著名的博物馆画廊中调来,如伦敦和华盛顿的国家美术馆,巴黎的奥尔塞博物馆,费城艺术博物馆,波士顿的艺术博物馆。有些画是雷诺阿与莫奈同时创作的,能看出来也带有一些莫奈的风格。到了艺术生涯的晚期,雷诺阿对自己的能力却产生了怀疑,甚至装作和塞尚不期而遇,期望从塞尚的风景画技法中获取灵感。
美术馆的建筑风格是现代的玻璃与花岗岩结构,石块棱角分明的线条和玻璃的光影流动很好的结合在一起。馆藏的作品,以近现代的为多。现代艺术占了很大一块展厅。
现代艺术大多非常个人化,反映了作者本身的诉求,我看了却没有多少共鸣。另外这里有不少加拿大艺术家特别是the Group of Seven七人画派的作品。The Group of Seven指的是上个世纪二十年代的一群加拿大风景画家,最早由Franklin Carmichael, Lawren Harris, A. Y. Jackson, Frank Johnston, Arthur Lismer, J. E. H. MacDonald, and Frederick Varley组成。Tom Thomson与此画派有密切的联系,但在此画派组成之前便辞世了。在七人画派之前,很多画家都认为加拿大本身的风景没有什麽可画的。七人画派的宗旨是发扬加拿大的本土艺术,描绘加拿大当地的风景,因此每位画家都会选择最能激发他们灵感的一片地区作画。他们是第一批描绘北极圈的具有欧洲血统的画家,也颇受十九世纪晚期法国印象派艺术的影响。Emily Carr,另一位加拿大女画家,虽然不是七人画派的成员,但也被邀请参加他们的展出,这在当时的年代视为激进的举动。七人画派每年展出他们的新作,但是当他们在加拿大的影响越来越大,更多的画家加入进来之后,他们认为七人画派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所以此画派后来更名为加拿大画家联盟(Canadian Group of Painters)。(上面大多来自维基百科的英文条目。)因为他们浓浓的爱国情怀,他们笔下的加拿大风光也奇幻瑰丽,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风格,我喜欢。
根据网上查到的节目表,夏季下午2点到3点在国会大厦前面还有免费的音乐会,不过等我从美术馆出来便已经是下午了,而且蓝天白云不知道什麽时候已经被滚滚而来气势狰狞的乌云取代了。本是计划4点的火车,但是在美术馆中流连时间太长,又已经来不及了,索性再推迟一次行程,便到旁边Byward市场的露天小咖啡店要了个三明治加沙拉果腹,出来看市场上的水果特别新鲜,又忍不住诱惑,买了当地的草莓,红莓和野兰莓。
加拿大别看物产和水资源非常丰富,还是很注意环保的,酒店的房间里还都有个小篮筐,专装可回收垃圾。公共洗手间里也多用干手机,不装擦手纸卷。比较起欧洲和其他一些发达国家,有时觉得美国这个国家非常浪费而且挺没有责任感的。同样是北美大国,美国和加拿大乍看起来似乎没有分别。如果问我短短几天在加拿大旅行的感受,美国是典型的egocentric(以自我为中心),加拿大则不是。美国人觉得他们的国家最好,因为他们最强大,最富有。加拿大人觉得他们的国家最好,因为他们的国家最和平,最有包容性。同是移民国家,美国和加拿大对外来移民带来的本土文化态度是非常不同的,这一点需要慢慢来体会。
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在去多伦多的火车上,看到窗外美得让人窒息的彩虹。
在风雨交加之后,西边的天际突然跳出了夕阳,金亮的光线投射在远处的农场上。树林,草垛,木屋,无不被它照亮,背景是依旧乌云腾腾的天空。
那是一种奇特的景色,只有在北方一望无际的平原上才可以见到的景色。被阳光照亮的木屋在田野上是那样的孤寂,又是那样的美,让人震撼。
而窗外,是清晰的大大的彩虹,而且还是两个。
那种美丽的彩虹,是很难在城市中看到的。我想如果我们是在公路上,一定会找个很好的地点,把这永生难忘的一幕拍下来。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华人旅行社 【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温哥华旅游网 美国接驳车服务 免费领取折扣券 

上一篇:渥太华周末游 下一篇:渥太华---冬季最具魅力之城市

相关文章:您可能还对以下内容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