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东大峡谷的迷人风采

在大自然的恢宏制作面前,人,像一粒沙似的渺小。

峡谷尽头,豁然开朗——远眺处,碧水长流青山开阔。

来美国 时间不短了,却无暇一睹传说中的美东大峡谷——Ausable Chasm的风采,心里一直惦念著。

我决定了却了这心愿——去会一会大峡谷。一个周末,我一身休闲打扮,从曼哈顿 搭上旅游大巴,沿87号公路,向北再向北,直扑美加边境。

车行至距美加边境不到30哩的34号出口,右转向东,几分钟后,停靠到Ausable Chasm的入口处,一栋乡村 别墅样的房子进入眼帘。这房子外表古朴,里面礼物店、曙U、展览室、休息室,一应俱全。可别小看了这房子,看看墙上发黄的报纸介绍,它可是1880年就有了的。

穿过这座房子,七转八绕之后,走上了山崖侧壁上的栈道,回首一望,呵,大峡谷,奔来眼底!

峡谷两侧悬崖斧劈一样齐整,排挞而出,直上直下,在阳光下泛著青玉样的色泽。峡谷下,一道清流,率意冲过,了无滞碍。这壮美绮丽的景色,应该只在画里看到过。尽管来时心里有所准备,但我还是被她的气势深深震撼了。放眼望去,远处峡谷侧面的观景台上,似乎有游人在动,但在大自然的恢弘制作面前,人,像一粒沙似的渺小。

据说,这峡谷的石壁,是经历了2至3亿年的风割水击才形成的。“这3亿年来,面对潮涨潮落,峡谷,你是在沉思?还是在沉睡?”我在心里问她。峡谷没有回答我,她沉默著。或部A这峡谷的性格,就是沉静。

但是,峡谷静而不寂。有森林、溪流、云天在陪伴著她。而人,在峡谷、森林、溪流等原始生态的怀抱里,却像是与尘世隔绝了一般,听不到凡间的喧嚣,心灵一片纯净。这里的一切,都呈现自然,让人回归自然。

居高临下,我看到了峡谷中的漂流 者。因为水流舒缓,所以他们完全没有迎战惊涛骇浪、直面生死考验那种紧张刺激,只剩下轻松悠闲的享受。

峡谷其实也不算很长,不觉中,就走到了峡谷的尽头。面对峡谷戛然而止,眼前豁然开朗——远眺处,碧水长流青山开阔。我的思绪,没有因峡尽而中止,反而继续拉得很长很长。

大峡谷,用亿年的积淀凝固了时间,用无边的美景转换了空间。人在此处,何顾千年风烟?何计万里遥远?哪一刻,我心头涌上几句骈体文:“风烟俱净,天山共色。从流飘荡,任意东西……夹峰高山,皆生寒树,负势竞上,互相轩邈,争高直指,千百成峰。泉水激石,泠泠作响;好鸟相鸣,嘤嘤成韵……”这是南朝吴均的《与宋元思书》。我想,尽管这佳篇是描写1500年前中国富春江 沿岸的风光,放在此时此景,也很贴切。而那油然而生的心境,与“鸢飞戾天者,望峰息心,经纶世务者,窥谷忘反”(“反”同“返”)则是完全相同的。(摘自美国《侨报周刊》;山虎)


相关专题:科罗拉多大峡谷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承担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信息(文字或图片),请发送邮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发邮件时请将#替换为@)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链接:美国华人旅行社 【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 

上一篇:大峡谷之行 下一篇:美国大峡谷游记

相关文章:您可能还对以下内容感兴趣...